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

3263 2016-08-12 14:59:46

    夏言羽对着慧娘淡淡一笑,脸上的忧郁却没有因为这杯茶而缓和下来,夏言羽抬眸看了慧娘一眼,难得用疑惑的询问了一句。

    “慧娘,你对这几天夏言洛的事和王爷的事有什么看法?这几日府里上下的下人们一直都是议论纷纷的吧?我看你倒是表现的很镇定,我想你肯定有你心里的一套想法吧?!说说吧,我还真是有些烦呢。”

    慧娘怔了怔,随之低下头。

    “太子妃,我只不过是一个丫鬟,哪能说那么多呢?”

    慧娘不卑不亢的态度让夏言羽笑了笑,脸上的抑郁之色稍有缓和,是什么时候,她夏言羽愈发欣赏起这种不卑不亢的人呢。

    “无碍,这儿没别人。这些事情自己想呢,也想不出个什么。若是能听听旁人的意见的话也是好的。慧娘你,跟那些丫头们不一样、”

    夏言羽疲倦的叹了口气,小玉立马站到夏言羽身后帮她捶着肩。

    “行,那就请太子妃饶恕慧娘大胆了,这夏言洛之事很是怪异,咱姑且放在一边,先说说太子爷的事吧,据那天我看到的情况的话。”

    夏言羽和小玉与慧娘出了夏言洛的房门后外头便传来了问好的声音,夏言羽眨眨眼,立马明白是司尚允回来了,加快了脚步就往庭院走,只见司尚允皱起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血迹,夏言羽暗叫糟糕,本来司尚允心情就不好,而且他看到满屋子的状况后心情肯定变差,沉吟了一会儿后夏言羽才缓缓走到司尚允身边。

    “尚允?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司尚渊不是有事请你去商议么?”

    自从上次夏言羽和司尚渊在御花园见过面后,私下也见过几次,不过都是在这太子府,司尚允也在场,而司尚渊更是毫不介意夏言羽连名带姓的唤他,也因为这件事司尚允生了气,让夏言羽好几天都出不了房门。

    “恩,不过他好像病得很严重,我客套了几句后便回来了。”

    司尚允随着夏言羽一起走进了房间,坐上主位后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外面的血迹,夏言羽用眼神扫了小玉一眼,小玉便会意的去外头张罗着清洗的工作。

    “外面是怎么回事?”

    司尚允收回视线问了一句,夏言羽沉了沉眸色。

    “姨娘说姐姐被首饰砸中了头,而姨娘又找不到大夫,就和姐姐过来这边了,这血迹,便是姐姐流下的。”

    夏言羽简单的给司尚允描述了一下,她可不能详细叙述,作为一个好妻子,便是要处理好家里的事,帮丈夫分担一点。

    “这样么,那她现在如何了?”

    破天荒的,司尚允这是第一次在夏言羽面前提及夏言洛并且关心她,夏言羽也没多想,把之前年轻大夫给她说的话转诉了一遍。

    “恩,那让她好生养着吧。”司尚允说完长腿一迈便进了书房,让夏言羽诧异了一会儿,不过随后便释然,这几天朝廷上的事已经让司尚允操心了很久,此时他心烦意乱也是正常的。

    不过在之后的两天里,夏言羽也没那么容易释然了,司尚允经常在吃饭的时候两眼无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甚至在处理公务的时候也经常呆滞,连睡前都是迷迷糊糊的,让夏言羽担心极了,而司尚允变得反常的时间越久,夏言羽便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但是又找不到什么线索,再加上从颜楚和夏言洛那边陆续传过来的消息,更是让她心烦不已。

    “慧娘觉得,太子爷可能是中了某种巫术。”慧娘的这句话让夏言羽淡淡的扬起了秀眉,巫术,这个也不是不可能。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夏言羽在得到有利的信息后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分。

    “慧娘以前曾在宫中见过这种例子,是某一位大臣用来控制后宫中的妃子然后让那些妃子替他办事的,而那些妃子的症状也和太子爷在的情况相似。太子爷现在的样子的确是有些奇怪。别说是您了,就是我也经常看到太子爷呆滞的样子,看上去两眼无光,好像是在想些什么,可是又像是已经睡着了没有了意识一般。慧娘想了想,可能太子爷真的中了那种巫术也不一定啊。”

    “那这巫术又是从何而来?别人又是利用什么来施法的呢?”

    夏言羽一语戳中重点,问题却让慧娘为难的皱起了眉。

    “这个我就不知了,不过太子妃可以去问问八王爷,听说,他的手下也有不少人会这巫术呢。”

    说完慧娘便低下了头,而正在思考的夏言羽和小玉也正好错过了慧娘脸上异常灿烂的笑容。

    夏言羽从主位上站了起来,慧娘抬眸问了一句。

    “太子妃可要去见八王爷?”夏言羽摇了摇头,小玉立马接话。

    “我家小姐现在要去夏言洛的住处看看。”

    小玉的了解让慧娘暗了暗眸色,退后一步后让出了路,夏言羽深呼吸了一下,等脸上的脸色不再那么难看后才开始迈步。

    意外的,慧娘并没有像前几次跟在夏言羽身后,等小玉和夏言羽出了院子后。

    “小玉,你觉得慧娘这人如何。”小玉似乎对夏言羽问的这个问题很是疑惑似的,抬起清澈的眸直盯着夏言羽看。

    “别太多虑,我只是问问。”

    夏言羽在看到小玉那双清澈的眸后怔了怔,怜爱的抚上她清秀的脸庞,曾几何时,自己的眼神也像小玉这般清澈无邪。

    但是,还是惨死在了苏倩茹和夏言洛手里,现如今一切都变了,她成了太子妃,苏倩茹和夏言洛的诡计也逐一被她拆穿,她实在不能想象,如果小玉也像自己一样中了苏倩茹的诡计,那么她是怎样也无法原谅自己的。

    小玉没有想到自家主子正在为她的未来而担忧,自顾自的回答着刚才夏言羽问的问题。

    “慧娘啊,她虽然是个丫鬟,但好像不怕别人一样,但是对我们又没有架子,像个大姐姐般,所以小玉觉得她很好。”

    小玉灿烂的笑了出来,夏言羽在听到她的回答后也轻笑了出来,小玉就是这样,对那些对她好的人,她是怎么和讨厌不起来的。

    “慧娘真有你说的那般好?”

    夏言羽应了一句,立马换来小玉一连串的证明,比如慧娘和她睡一间屋子的时候半夜会醒来给小玉盖好踢掉的被子,在小玉生病的时候会彻夜照顾她,不止对小玉,对其他的丫鬟也是如此。日子久了,府里的人也就对慧娘很是尊敬了。

    夏言羽笑了笑,却没有打断小玉的话,等到走到夏言洛的住处时小玉才自觉的停了下来。

    夏言羽冷眼看着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屋子,在夏言羽面前还有一个丫鬟背对着她们扫着地,嘴里还哼着夏言羽没听过的调子,却悦耳极了,小玉上前一步轻声唤了一句,那个女孩立马转过身来,看到夏言羽后怔了怔,接着便弯腰行礼。

    “不必多礼,你可是伺候我姐姐的?”

    那丫鬟笑盈盈的把手上的扫帚放下,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

    “是啊,奴婢是伺候夏小姐的。”

    夏言羽刚想踏上台阶就被那丫鬟制止了,夏言羽见她面有难色,声音柔和的问了一句怎了,丫鬟立马答道:

    “夏小姐上一次在受伤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把自己的首饰都交给我,让我去拿着首饰换些东西,之后便和苏夫人一直在这房里不肯出门,还扬言说要静养,所以。”

    丫鬟抬头快速的瞄了夏言羽一眼,接着咬着下唇又低下头去,夏言羽笑了笑。

    “现在不是快晌午了么,难道你不用给你主子打饭?”

    丫鬟听到夏言羽突如其来的话后怔了好一会儿,接着脸上逐渐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应了一声便往厨房走去,夏言羽和小玉相视一笑。

    “小姐,那丫头真机灵呢。”

    小玉的话让夏言羽挑了挑眉,右手轻轻摩挲着左手手腕上的铃铛,这铃铛是前几日司尚允送于她的,风一吹便玲玲玲的响,悦耳极了,夏言羽也特别喜爱,都舍不得摘下来,而用右手摩挲铃铛则是成了她的习惯性动作。

    “夏言洛和苏倩茹调教的丫头,也不会差到哪去,不是么。他们母女俩心眼子那么多,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怕别人知道怕别人陷害。所以手底下的人肯定都是精挑细选过的。”

    听到夏言羽的话小玉先是皱了皱眉,接着才不满的撅起嘴。

    “我还以为她是天生机灵的呢,原来是苏倩茹调教的,这么说她是向着苏倩茹那边的?”

    对于小玉来说,苏倩茹身边的人就不能信,这点让夏言羽很是无奈,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至少现在她是听苏倩茹的话,还有你啊,别以为苏倩茹身边的人就和她一样,若是可以,这孩子也能为我所用,只是还不到时候。”

    说罢夏言羽便踏上了楼梯,小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跟着夏言羽的脚步走。

    “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