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六十二章 景小姐

3191 2016-08-12 14:59:46

    苏倩茹这才一脸的恍然大悟,不过夏言洛可没搭理她,夏言洛用手肘撑着后脑,姿势慵懒的靠在床上,一脸的沉思,而门外的丫鬟则是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夏小姐没有因为自己颤自让太子妃进来便处罚她,不过,她好像听到了些什么。

    现如今皇帝的身体是愈发不好了,司尚允和司尚渊还有其他王爷皇子都打着照顾皇帝的幌子来讨皇帝的欢心,而太后也逐渐行动了起来,夏言羽给夏言洛出的这个主意,其实夏言洛只猜对了一半。

    确实,夏言羽原本的心思是想让夏言洛去诱惑司尚渊,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夏言洛虽算不上倾城倾国的女人,但比那些故作贤淑的女人却多了一分韵味。而且夏言洛别的不行,勾引男人的本事确实个一把好手。就凭这一点,就没人能比得上夏言洛了。

    这是夏言羽承认的,而且夏言羽也知道,现在的夏言洛和以前不一样了,心机重了起来,人也比以前好看了,能看得出来是下了血本,但是司尚渊身边怎么可能会缺心机重的女人,所以,把夏言洛送去,一来呢是能通过一些事让夏言洛帮助司尚允取得好的信息,二来呢,也能顺势铲除掉夏言洛,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走出夏言洛住处的夏言羽自然也看到了一直趴在窗口偷听的丫鬟,心里的算盘一个接着一个,脸上也逐渐染上了笑意。

    小玉狐疑的看着自家主子,不禁在心里生起一股佩服感,她的主子就是这般聪明,身上的光芒让别人怎么也移不开眼,也难怪太子爷会紧抓着小姐不放。也就难怪那些挤破了头想往上爬额女人们拿夏言羽束手无策了。这时的夏言羽,看起来更是光芒万丈,小玉在一旁看着夏言羽不由得心里有种的佩服起夏言羽来。

    夏言羽看着小玉不知想到了什么而轻笑出声,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头。

    “你啊,愈发没大没小了,当心我给你安排些苦差事。”小玉吐了吐舌,看到这陌生的地方时不禁一怔。

    “小姐,咱们这是要去哪?”夏言羽淡淡瞥了小玉一眼,伸出手指了指那明显的牌匾。

    “秋心阁。”

    小玉听到这个名后冷了冷脸,一听便知道这是景亦秋的住处,这个名儿是太子爷亲自给命名的,就连夏言羽的住处都没有这种待遇,夏言羽也曾问过司尚允,他只淡淡回了一句。

    “景小姐的父亲要我给一个名分,我不想,就给她题了个名。”

    说罢便自顾自的看书去了,夏言羽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也就只能接受了这个回答。

    这件事小玉是知道的,所以她也特别的讨厌景亦秋,谈不上什么原因,就是单纯的在看到景亦秋后冷了脸,夏言羽对小玉这个表现也颇感无奈,不过也随着她的性子,现在在这太子府就只有司尚允和小玉最为重要了,而前世的时候,小玉遇到的那个人现在也出现了,所以夏言羽也特别疼爱小玉,一些不会对她造成威胁的事便由着她。

    “小姐,我们来这边干嘛?”小玉不满的撅起嘴。

    “来看看她罢了,你啊,就别撅着嘴了,不好。”

    夏言羽瞥了小玉一眼,等到她恢复了之前的神色后才慢悠悠的进了秋心阁。

    “太子妃好。”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景亦秋的贴身丫鬟早早的便在门口等待,而且行的不是大礼,而是微微点头,这可让夏言羽的眉毛挑了挑。

    “看来你家小姐猜到了本宫的行踪了呢。”因为夏言羽在别人很少自称本宫的关系,景亦秋的贴身丫鬟怔了怔,反应过来后便惶恐的跪了一下,连续行了好几个大礼后夏言羽才让她平身。

    “你还没回答本宫的问题。”

    夏言羽见那孩子并没有想让路的意思,淡淡的重复了一句,那孩子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着,过了一会儿后才流利的应了几句。

    “太子妃真是爱说笑,奴婢的主人只是刚才在阁楼上远远的看到了太子妃的身影所以才让奴婢出来迎接。”夏言羽见她答得如此流利,也便没有多做计较,自顾自的进了这阁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张书画和一些乐器,夏言羽看着这屋子的东西不禁有些头疼。

    她最不喜欢看到那些挤得满满的摆设,所以在她的房间里每摆上一件物品都要纠结半天,小玉是知道自家主子这个毛病的,柔柔的问了一句。

    “请问你们家主子在哪?太子妃说许久不见她了,甚是想念,今日特地前来拜访。”

    小玉说话的时候偶尔在几个词上加重语气,脸上还带着笑,却让景亦秋的贴身丫鬟连连后退了几步。

    “怎了?”

    小玉无辜的眨眨眼,看着景亦秋的贴身丫鬟后退担忧的问了一句,那丫鬟反应过来后不自在的拢了拢发,灿烂一笑。

    “无事,我家主子要是知道太子妃如此关心她,肯定会很开心的,太子妃请随我来。”

    夏言羽眯了眯眼,脸上扯出不易察觉的假笑,跟着景亦秋贴身丫鬟的脚步走。

    “小姐,太子妃来看您了。”

    那孩子在景亦秋房前敲了敲门,接着便退在一边,里面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门便开了出来,景亦秋脸色苍白的对着夏言羽淡淡一笑,接着便侧身给夏言羽让了条道。

    夏言羽淡淡的瞥了景亦秋一眼,心里冷笑了声,而小玉也轻哼了一声,看来是发现了夏言羽发现的事,夏言羽随意的找了个座位坐下,景亦秋却不敢坐在主位上,毕竟这里是太子府,最后景亦秋只能脸色苍白的在夏言羽旁边站着,夏言羽抿了口茶后才故作讶异的叫了一声。

    “景小姐脸色怎么如此苍白?是不是这几天没休息好?我姐姐的脸色也和你差不多呢。”

    夏言羽说完便站了起来,先是巡视了一下景亦秋房里的摆设后才牵着景亦秋的手坐在了椅子上。

    “景小姐,每天让你过这种无名无份的日子真是不好意思。本宫近些日也是听说了些府里人对景小姐的一些议论。的确是有些委屈景小姐你了。”景亦秋听到夏言羽这句话后肩膀轻微的颤了颤。没想到夏言羽会这么突然的说起这些事情。

    “无碍的太子妃,是家父把我送过来的,而且我又没能讨太子爷开心。别人说些什么真的没什么,我从小到大就与世无争,这些事情在我眼里看来都是些可有可无的事情。无碍的,太子妃。”

    景亦秋顿了顿,终究没了下文,硬生生挤出来的眼泪反倒把她脸色故意扑上去的白粉给轻微刷没了。生怕接着说下去会越描越黑。夏言羽能这么突然造访,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景亦秋也不是什么蠢笨之人肯定是看得出来的。

    夏言羽淡淡一笑,景亦秋面上的病态苍白,明眼人一瞧就能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且不说味道方面稍稍有些刺鼻,她在涂抹方面都存在各种瑕疵。

    莫说是小玉了,就放任何一个眼睛尖些的,也是能看出来景亦秋的病是装的。

    景亦秋身边的丫鬟似乎发现了这个突发状况,用自己的手肘轻微的撞了撞景亦秋的肩膀,景亦秋反应过来后连忙用手绢擦着泪痕,却不料越擦越严重,夏言羽先是皱了皱眉,接着在景亦秋慌乱的时候凉凉的说了一句。

    “要不你先去内阁整理一下吧。”夏言羽说完便有意无意的瞥向景亦秋的脸,景亦秋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句后便匆匆的进了内阁。

    小玉在景亦秋走远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夏言羽也轻声笑了笑。

    “小姐,这景小姐看来不怎么会伪装啊。”小玉笑得眼睛都蒙起了雾气,等到稍稍缓和过来后才讽刺了一句,夏言羽瞥了小玉一眼,手捏着茶杯就往嘴边送,等到嘴里的茶香逐渐变淡后才咽下去。

    “你可别忘了这儿是秋心阁,怎么着都有一个景字。”

    言下之意小玉听得出来,这儿是景亦秋的地方,而这秋心阁顾名思义就是希望景亦秋能开心,所以要是小玉在这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景亦秋和她父亲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的放给她。景亦秋的父亲能让司尚允给景亦秋赐个名分的事情看来,她和她的父亲肯定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现在司尚允本就已经忙得不行了,如果因为这些事情让司尚允担心的话夏言羽自己也会难过的。

    小玉在听到这句话后立马安静了下来,等到夏言羽手上的茶差不多喝完了之后景亦秋才缓缓而来,景亦秋和夏言羽的视线在半空中相撞。

    夏言羽看着景亦秋的眼神,也看不出什么。并没有景亦秋之前在内阁里的时候担心的那样,嘲笑景亦秋。反倒是温柔的看着自己,让景亦秋有些搞不清楚这个夏言羽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景亦秋在原地顿了顿,抬眸看了看夏言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