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六十三章 暧昧

3165 2016-08-12 14:59:46

    夏言羽眯了眯眼不再看她,而景亦秋则是给夏言羽行了个礼,之前脸上的苍白已经变成了红润,看来景亦秋往脸上扑白粉的这个动作是想让夏言羽产生一种这几天她过得很不好的错觉,可惜。自己在太子妃面前装病的事情就这么败露,就苏阿尼恶人不知道,以后在夏言羽眼里景亦秋将不会再值钱。

    “真是不好意思,让姐姐见笑了。耽误了姐姐这么长时间。”景亦秋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那一句姐姐却让夏言羽的视线停留在景亦秋身上,其实按照岁数来算的话,景亦秋比夏言羽还要年长一岁,而这句姐姐,说的似乎是有些不妥了。

    “景小姐真爱说笑,你我并非姐妹,你又为何喊我姐姐?再者说…景小姐还比我年长一岁。唤我姐姐,听起来还实在是有些奇怪呢。”夏言羽淡淡笑了,景亦秋看见夏言羽的茶杯快见底了,立马起身给夏言羽倒了杯茶。动作小心的生怕出了一丁点的差错。

    “妹妹进了太子府,就是太子府的人,当然,也就是太子爷的人,而姐姐你是太子妃,按道理来说喊你这句姐姐并不冲突。皇宫贵族向来都不是用年龄来排辈分的,所以唤太子妃您为姐姐是应该的不是吗?!”景亦秋处变不惊的应了一句,夏言羽捏着茶杯的手有些泛白,果然,这个人可比之前的那两个要难对付。这件事情如果是换成沈长情或者柏如沁的任何一个都不会这么淡然的回答夏言羽。可能立刻就控制不住怒火扑向夏言羽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可说不准,这太子府嘛可不像皇宫,并非进了府里的就都是妃子,所以景小姐还是叫本宫太子妃娘娘吧,毕竟吧,这听惯了,别人也不敢把本宫从这个位置挪走。景小姐一上来就叫我姐姐的话别人听了还以为太子爷立了什么人为侧妃之类的呢。”

    夏言羽轻笑了声,身上的银纹绣百蝶度花裙成功的吸引了景亦秋的目光。

    “太子妃娘娘,这衣裳,可有名称?”

    夏言羽见景亦秋盯着自己的裙子看,而称呼也不知不觉的改了过来,淡淡一笑。

    “这是银纹绣百蝶度花群,怎?景小姐喜欢?”

    夏言羽顺着景亦秋的视线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景亦秋看到这件衣裳会动心也不奇怪,之前她在看到这衣裳时也足足怔了好一会儿呢。

    衣裳的景色是淡绿色的,看到之后却让人产生一种是天空的景色的错觉,但是在这淡绿色中还隐隐带了些白色,看起来更是好看,胸部下面缠上了淡绿色的腰带,看起来有种飘渺的感觉,而夏言羽的脸色本就白皙,穿上这衣裳后极为漂亮,也难怪景亦秋在仔细观察过夏言羽的时候惊讶得移不开眼。进府之前做足了功课的景亦秋当然是知道夏言羽的美貌的,可是今日这么看来,好像有一种越发美丽的感觉。就连景亦秋这么骄傲的女人也会在心中隐隐羡慕起她来。

    “恩,衣裳很精致,不知姐姐是从哪买的?”

    景亦秋本就是爱美之人,她在看到这件衣裳后也忘了刚才自己的目的,和夏言羽探听起这衣裳的来源起来,但夏言羽可没忘记,她一边顺着景亦秋的问题回答,一边又在答案上加一点试探的句子,不知不觉景亦秋就被夏言羽套走了一大半不为人知的事。

    走出颜心阁后夏言羽愉悦的哼着小曲,小玉看着自家主子难得这么孩子气,也笑了出来。

    “小姐,你怎么这般开心?”小玉歪着头问了一句,夏言羽扬起袖子遮住晌午时猛烈的太阳,嘴角的弧度让小玉的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难道你不觉得只靠一件衣服就能得到那么多有用的信息很值得开心么?”

    见夏言羽如此开心,小玉也放开了一些疙瘩在花园里与夏言羽嬉闹起来,没错,小姐才是最重要的,什么大夫什么太子爷都一边去。

    玩累了,夏言羽便坐在石椅上回味着刚才景亦秋不经意透露出的信息,原来,这景亦秋确实在塞外生活过一段时间,因为她父亲家中的生意的缘故,所以景亦秋经常跟着她父亲满世界的跑,有一次去塞外生活了大半年,也学习到了塞外的一些风土人情,当然,巫术也不例外。

    有了线索的夏言羽松了口气,虽然现在景亦秋有可能是在司尚允身上下了巫术的人,但是景亦秋在进了太子府后却不曾和司尚允见过面,而且司尚允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外面度过的。

    回到家后也只在夏言羽身边待着,既然如此,那么景亦秋又是如何在司尚允下了巫术的呢?

    虽然得到了线索,但夏言羽还是没有急着下定论,她决定明天去拜访另外在府里的两个人,也不能怪她疑心重,而是她太过担心司尚允的安危。经过一世的轮回,夏言羽早就已经知道了有些事情要如何解决如何去平衡。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多了一个司尚允。说什么,也不能让司尚允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如果当真是景亦秋做的手脚的话,夏言羽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就在夏言羽坐在石椅上思考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小玉气喘吁吁的话。

    “小姐啊,慧娘之前不是说八王爷司尚荣的手下会巫术么?怎么小姐不去看看?”夏言羽听完后先是皱了皱眉,没有回答也没有多做表态,眯着眼用手肘撑住后脑,抿着嘴思考着其中的利害关系。

    小玉看着自家小姐昏昏欲睡的神情,走到夏言羽房里拿了一条薄被出来,回到花园时却意外的看见了她不想看见的人——之前的那个年轻大夫,上官石玉。

    上官石玉对着小玉灿烂一笑,小玉努了努嘴,动作轻柔的给夏言羽盖上薄被后走到上官石玉身边,拧眉。

    “你怎么来了?”上官石玉自动无视了小玉不善的语气。

    “前几日我不是说会来给夏小姐换药的么。”小玉听到上官石玉喊夏言洛的名字,心里隐约有些不舒服,语气也染上了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酸气。

    “你啊,看到夏言洛就那么开心?那天夏言洛的样子你又不是没看到,看来上官大夫还是个心宽之人,那样的人都没能吓到你。真是佩服啊。”小玉叉着腰走到上官石玉身前,用手指戳了戳上官石玉的胸口,眼睛微微眯起,引得上官石玉怎么也移不开目光,而本来在浅眠的夏言羽自然也听到了动静,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刚想喊一句小玉时却噎住了。

    她怔怔的看着小玉与上官石玉亲密的动作,心里却有些慌乱,在前世的时候,小玉所遇到的人并不是这个大夫啊!现在看他们互相看着的眼神…完全就不一样。

    这可怎么办?

    小玉和上官石玉并没有注意到夏言羽已经悠悠转醒,还在揪着那个话题不放,小玉鼓起腮帮子不悦的瞪了上官石玉一眼,发现他除了傻笑就没有说过别的话,不禁有些愤怒,撇开头就想走。

    夏言羽看着小玉作势想走的东西不禁觉得好笑,这丫头,居然放下自家小姐就走了,啧啧,真是伤心啊。

    “诶,你要去哪?难道不应该带着我去夏小姐的房间吗?就这么一走了之可不是太子府的规矩啊,我可是你们请过来的。”上官石玉一下子就拉住了小玉的手。

    “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没去过夏言洛的房间,我看就那么一次你就已经知道了大概的位置吧?还用得着我带着你去吗?我除了自己家的小姐别人的事情我可不管。”

    小玉哼了一声,上官石玉轻轻的笑了出来,帮小玉撩开她那遮住眼睛的碎发。

    “不是说好了么?等到你主子心情好起来了,我就娶你。”上官石玉的这句话说到了小玉心坎上,也戳中了夏言羽的心。

    夏言羽没想到之前受过伤害而那么排斥男人的她,现在居然对这个上官石玉敞开了心扉!可是前一世的时候跟小玉在一起的并不是这个上官石玉,还是说自己记错了?夏言羽虽然一直想要给小玉找个好人家,甚至还想让陆云帆去娶她。为了这件事情都跟陆云帆吵了架。可是突然出现的上官石玉…夏言羽别的不怕,就只怕小玉在一次受到伤害。如果真的能幸福的话,就算不是柳桥安,夏言羽也不会在意。只要是小玉过得幸福就好。

    “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那我要做些什么?”

    小玉再次用手戳了戳上官石玉的胸口,仿佛这个动作已经形成自然了。

    “等我娶你。”

    听了这句话之后的小玉就瞬间徜徉在了甜言蜜语的海洋里。小玉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从上一次的伤害中走出来。小玉认为,这个让自己走出阴影的男人,就是自己的命中注定。既然是命中注定的幸福,那么为何要放走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