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六十五章 许配

3226 2016-08-12 14:59:46

    小玉看着夏言羽一脸淡笑的模样,突然心里一紧,她这才意识到,夏言羽如果没了她的陪伴,会有多孤单,夏言羽的丈夫太子爷司尚允不像上官石玉那般,会经常有空,而夏言羽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独守空闺,而且现在朝廷上的事不是很理想,夏言羽一边操劳家里的事一边担心着太子爷,难免会有些力不从心。

    她小玉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却对夏言羽的心思了如指掌,她能在夏言羽疲惫的时候送上杯热茶,而夏言羽在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也会放松一些,这种种的事,让她怎么舍得走。正如夏言羽所说两人从小就在一起,什么事情都是一同经历。在小玉的眼里,夏言羽不仅仅是小姐,更是自己的亲人,自己的亲姐姐。现在夏言羽落寞的样子让自己户有些慌了神。甚至有了一种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感觉。

    夏言羽看着小玉脸上那毅然决然的神色,突然知道她在想的事是什么,弹了弹小玉的额头,夏言羽笑得灿烂。

    “我是在担心你嫁的人不好,再说了,这太子府的人这么多,你还怕没人能照顾我?我好歹也是个太子妃啊,以后你若是成家了,我就找一个小丫头在身边就好了。别瞎担心我了。多想想自己,你这丫头从小到大就不懂得怎么照顾自己。一门心思全是在我身上。现在好了,你要有你自己的生活了,我真的恨替你高兴。”

    虽然口头上是怎么说,但夏言羽眼里的不舍愈发浓烈,余光一瞥便看到上官石玉匆匆的赶了回来,深呼吸了几下后便站了起来。

    “怎么样?找到了么?”

    夏言羽略显清冷的声音让小玉也回过神来,茫然的看了上官石玉一眼。

    “这个,是我家医馆的账本。”上官石玉搂过小玉后把手上的账本递到夏言羽面前,夏言羽嗤笑了声,却没有正视上官石玉,上官石玉的底细夏言羽是知道的,也不是她高傲,而是上官石玉拿出的东西。

    “你拿这个给我做甚?”夏言羽用手掌撑住下巴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上官石玉并未答话,小玉扯了扯上官石玉的衣角,把他拖到一边询问,看到小玉彻底无视了自己,夏言羽轻笑了下,果然是有了夫君忘了小姐,也罢,把她嫁出去也好吧。

    小玉皱着眉无声着询问,上官石玉轻轻笑了出来,把刚才和夏言羽说的话转述给她听。

    “你要和我说什么?”

    夏言羽来到一旁,淡淡的看着一脸认真的上官石玉,上官石玉抿着嘴,丝毫不畏惧夏言羽是太子妃。

    “我想跟你要小玉。可能小玉已经跟您说了我们相识并且相爱的过程了。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希望太子妃娘娘能够成全。”

    夏言羽听到这句话后笑了笑,坐在一旁的石椅上,这花园的好处就是椅子多,而且石桌上还有一些不冷不热的茶,夏言羽良久后才说了一句凭什么。

    似乎上官石玉已经猜到她会这么说一般。

    “我想娶她。”

    夏言羽并未答话,前世小玉嫁的人并非上官石玉,但是她又不好拆散她们,而且小玉好像很喜欢他。

    这可让夏言羽犯难了,她要怎么做才能保证两全其美?拆散他们让小玉等前世的那个公子还是就这么顺水推舟让小玉和上官石玉在一起?但是夏言羽并不知道,把小玉这么轻易的嫁过去,她是以后会如何。过得好也就没什么了,若是再收一次伤的话,夏言羽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上官石玉见夏言羽面有难色,也不禁紧张起来,但脸上却没有什么紧张的神色,这点也让夏言羽刮目相看,但也染上了浓浓的担心。

    夏言羽对着上官石玉招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的椅子来。

    “我要怎么相信你不会负她。一辈子那么长,你怎么能保证自己会一直爱着小玉?你们认识的时间不长,怎么就能许下海誓山盟过?“

    夏言羽的问题先是让上官石玉怔了怔,随之轻笑,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小玉放不下眼前的这个女子了,她虽然看起来高傲,但实际上却比任何人还要在意小玉,也难怪小玉每次在提及婚嫁这方面的事时会因为夏言羽而摇摆不定。

    “我会好好待她,我知道就这么一句话可能不够,但是我会好好待她。”上官石玉脸上逐渐浮起笑意,看起来格外好看。

    “那么,你是想买了她,还是想让我把她许配给你?”夏言羽给上官石玉添了杯茶,动作极其自然,上官石玉不好意思的用双手接过,对着夏言羽腼腆一笑。

    “我不能买下她,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和我之间就有了一层隔阂,所以我想请您把她许配给我。”

    夏言羽满意的点点头,眼珠子转了转,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一点事。

    “小玉不喜欢吃太辣的,而且她喜欢药香,别太浓,她不喜欢别人有事瞒着她,还有,她不懂夫妻之间的事。”

    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言羽有意无意的瞥了瞥上官石玉,发现他脸上出现红晕后才笑着移开视线。

    “那么现在,你把你认为最值钱的东西拿来,我要暂时替你保管。你应该知道小玉在我心中的重要性,我不可能就这么把小玉送给你。她是我的亲妹妹,替你保管一件物品不算过分。”夏言羽说完后上官石玉便匆匆的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所以你就拿来了账本?”

    在上官石玉简单的叙述后,小玉的眉拧了起来,上官石玉点点头以示回答,轻轻的用手指抚平小玉锁起了眉,夏言羽轻咳了一声,上官石玉立马带着小玉走到夏言羽身边。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夏言羽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后便等着上官石玉的下文,还没等上官石玉答话,小玉走到夏言羽身边在夏言羽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夏言羽的眸色明了又暗,始终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在小玉站直身子后夏言羽幽幽叹了一句。

    “那好,这账本我就收下了,但是小玉还不能许配给你,最近太子府的事多,过几日再说吧,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在纪也没有用。正好趁着这些日子你俩好好想想,到底适不适合在一起,适不适合一起携手过完这一生。毕竟是终身大事,马虎不得。”

    说完夏言羽别有深意的看了上官石玉一眼,接着便拿着账本转身离去,留下小玉和上官石玉两人单独相处,那花园本就是只有太子爷和太子妃才能进去的地方,而上官石玉则是误打误撞进了那里,上官石玉交代了一些事后便匆匆的往夏言洛的方向走去,他毕竟是个大夫。

    小玉在花园收拾一下后便往夏言羽的住处走去,她刚才跟夏言羽说的无非是一些缓和的话,她也知道最近太子府里不太太平,就这样突然的嫁出去,难免会有些闲言闲语。

    问题不是这个,她若是走了,夏言羽就只剩下一个人了,若衣和那些太后派来的丫鬟现在是敌是友还分不清,加上太子爷现在中了巫术,整个家里都变得异常奇怪,怎么着她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走。

    “言羽?”司尚允一进门就看见夏言羽心不在焉的在磨墨,夏言羽眨了眨眼,接着才带着笑脸抬起头望向司尚允,司尚允忍着脑袋的疼痛,走到夏言羽身边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怎么如此憔悴?我叫大夫来?”

    夏言羽对着司尚允灿烂一笑,埋进他怀里闷声问道。

    “你的头还疼么?”司尚允摇了摇头,牵着夏言羽坐在椅子上给她递了封信,夏言羽下意识皱起眉,拆开信封念了出来。

    尚允,想起来我们也好多年不曾去京城外看看了,现如今皇帝身子也不怎么好,我听闻江南有一个名医医术了得,只是常年隐居山林,不如我们结伴去江南试着找找那个名医?也好为当今圣上尽点力。

    读完这封信后夏言羽的眉毛都拧了起来,看着司尚允不说话,司尚允暗了暗眸色,又递给夏言羽另一封信,迟疑了一会儿后夏言羽接过信左右翻看了一下。

    “刚才的是司尚渊的,那这一封呢?”

    司尚允抿了口茶后揉了揉发麻的太阳穴,随意的拿出一本书翻看。

    “你自己看完便知道了。”

    说罢便不再理夏言羽。

    夏言羽深知司尚允现在的意识已经逐渐被控制了,今日在景亦秋那儿得知了一些有关于塞外巫术的一些基本的现象,而司尚允和景亦秋说的现象有几分相似,但按照景亦秋的表现来看,景亦秋反倒不像那在司尚允施下巫术的人,为难之际夏言羽只能暂时抛开景亦秋和巫术的事,翻开信封念了起来。

    太子爷,想必你已经忘记我了,八王爷是不是邀你一起去江南寻找名医?太子爷你还是不去的好,八王爷和你一向不合,此次邀你去江南恐怕不安好心,所以属下在这奉劝你一句,千万别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