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六十六章 嫁妆

3193 2016-08-12 14:59:46

    夏言羽合上信纸皱眉思考了下,转头柔声问道。

    “尚允,你打算怎么办?这封信里所说的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司尚允在听到夏言羽唤他的时候先是不着痕迹的皱了眉头,面无表情的翻着书。

    “你怎么说?”

    夏言羽并未注意到司尚允的异样,这两封信的字迹大不相同,所以应该不是出自一人之手,八王爷说的并无道理,江南里辈出人才,有几个名医也正常,但是那第二封信说得更为贴切,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

    八王爷此事一定在私下的时候偷偷告诉过皇帝,否则也不会用写信的方式来告知司尚允,也许,这是个局。

    夏言羽心里所想的事也就这么从口中溢了出来,司尚允听完后挑挑眉,并不答话。

    “既然这是个局,那咱们不如将计就计?这件事情我们既然知道是个局,我们不跳进去的话反而还会有麻烦。如果我们顺着他们走的话,可能还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呢。”夏言羽轻声询问,司尚允也同意的点点头。

    “既然是这样,那么你和我一同前去吧?”夏言羽怔了怔,咬着下唇迟疑不定。

    “这太子府不可一日无主。进来府里上下乱的很,如果我不在的话我怕会出什么不必要的事情。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跟着您去是不是有些不方便?再者…”

    还没登夏言羽说完,司尚允便抢先而道。

    “太子府里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景亦秋会处理好的,现在你就先去准备一下行李吧,我们明天出发。别再耽误了,赶紧去吧。”不等夏言羽反驳,司尚允说完便径直走了出去,留下在原地愣住的夏言羽。

    小玉咬着牙从门外走了进来,给夏言羽倒了杯茶后小玉轻轻搭了下夏言羽的肩膀,夏言羽下意识的抬眸,在看到小玉后自然而然的接过茶,自从这几天司尚允中了巫术开始,她就开始喜欢上喝茶,特别是那种能让神智清醒的茶。

    夏言羽害怕司尚允会出什么事情,更害怕自己也会中了那个所谓的巫术。如果两个人都被别人控制了的话,那可真就是让别人得了逞。端着茶杯的夏言羽闭着眼睛慢慢的品着茶,好像是在提醒着自己一定要清醒一样。

    小玉并未说什么,走到夏言羽房间里无声的帮她准备着打算出远门的包袱,夏言羽喝着茶看着小玉的身影,突然感到一阵欣慰,突然觉得前世和今生不一样。

    前世因为她夏言羽嫁错了人所以才导致小玉遇到前世所嫁的男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夏言羽并没有嫁给之前她所谓的未婚夫,所以小玉也并没有遇到那个男人,所以说小玉今生嫁的不应该是前世所嫁的,而应该嫁上官石玉。看那个上官石玉的样子好像也不是在作假,他看着小玉的眼神里,分明就是一种爱慕和怜惜。夏言羽现在很累,担心的事情越来越多。这些琐碎的事情越来越多,司尚允现在的状态尤其让夏言羽担心,那个样子就像是一具没血没肉的尸体一样。

    可是先放这些事情不说,只要是小玉的事情能顺顺利利的过完这一辈子的话也就可以了。理清了所有后夏言羽忽然觉得豁然开朗,连嘴角也不知不觉的翘起,她终于能放心了,今生小玉嫁的,应该是正确的,但是上官石玉还有缺点,那就是什么都不怕。在这种环境下什么都不惧怕,只会给自己带来无边无尽的灾难。

    上官石玉在面对夏言羽的时候是不惧怕,是平静,这点即让夏言羽感到赞赏,也感到担忧,如果上官石玉不知轻重,不知道怎么进退,那万一他惹上了什么人,那小玉该怎么办?虽然夏言羽贵为太子妃,但她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帮小玉。自己都不知道哪一天会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小人陷害。上官石玉的性格在夏言羽看来是有些缺陷的,可能这也跟夏言羽太过于紧张小玉有关吧。

    看来,她得找个时间和上官石玉好好谈谈了。

    小玉在一切准备就绪后松了口气,看到夏言羽心情略有好转后坐在她身边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怎了?之前上官石玉在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认真的看我?瞧瞧你之前看上官石玉的眼神,那叫一个幸福啊。作为旁人的我都觉得替你幸福了。哈哈,我们的小玉长大了,知道什么叫爱了。”

    一说到上官石玉,小玉的脸就红了起来。

    “小姐,要是你舍不得小玉,我就不嫁了。反正小玉也曾经想过终身不嫁的陪在小姐你的身边。小姐你舍不得我,真的很让我开心。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在小姐您的心里有这么重要的分量。”看到小玉那张异常认真的小脸,夏言羽也就顺着小玉的话应了下来。

    “也行,要不你让上官石玉入赘太子府,然后你和他一起伺候我吧。那也就是一石二鸟两全其美了。这么说的话最后我竟然是左手渔翁之利了是吗?”

    第一次谈及婚嫁的小玉有些腼腆,连脑子也忘了转弯,听到夏言羽这句似真似假的话时却慌乱了起来。

    “小姐,石玉他不喜欢受人指使的。那样的话石玉可能会…可能会生气的。”小玉不安的看了夏言羽一眼,似乎是怕她责怪一样快速低下头,夏言羽好笑的摇摇头,前言不搭后语的问了一句。

    “你是喜欢首饰还是喜欢其他东西?我在外面可是说你是我的亲妹妹,你喜欢什么一定要大胆的如实的告诉我。好让我现在就开始准备。看你们俩的样子是有些着急了,那我这个娘家人怎么能不事先准备好呢?!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这个太子妃小气的很呢。”

    小玉茫然的抬起头,却见夏言羽笑眯眯的在纸上写了两个字,嫁妆。

    小玉是识字的,在夏言羽重生后她发觉女生要有文采一点才不会被人看低,所以特意找了一个先生教小玉读书写字,若是小玉换上一副千金小姐的服饰,绝对不比别人差。也正是因为从小夏言羽从小到大给小玉的照顾才会让小玉对夏言羽倍感感激。

    小玉不好意思的看了夏言羽一眼,过了一会儿后却认真的拿起毛笔在纸上写了一句话,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最终司尚允抵不过夏言羽的坚持,只能带她同去江南,太子府的一切事由暂时由司尚允的影卫千鹤接手。

    将答应的消息传给司尚渊之后,他便迅速的回过来消息,说是次日一早出发江南,而第二天天才刚大亮,司尚渊的马车便就在瑞安太子府门口停着了。

    “十四弟久等了。”

    司尚允携着夏言羽出门来,两人身边多多少少也在暗地里跟了几个影卫,毕竟这次是以身探险的事情,不可轻视。司尚渊这个人心狠手辣,还真的是有可能破罐子破摔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呵呵,太子爷的事情自然是刻不容缓的。”司尚渊笑容潇洒,多了几分随意,后瞥见了夏言羽,眸中多了些不明的情绪,笑道:“太子妃也随着尚允同行吗?还真是恩爱啊。。”

    夏言羽莞尔一笑:“是有些唐突了,但是臣妾实属担心相公,所以还是跟着放心些,还请十四哥能够应许。”

    “呵呵,哪里有不应的说,正好,本王也带了一名家眷来,正好可以和太子妃做做伴。不然只看着太子爷恩爱了,我这个摄政王不就跌份儿了吗。”

    司尚渊说着,后面的轿子帘帐便被轻轻的挑开,一张带着些许苍白的清美容颜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看到夏言羽之时露出了一抹虚弱的笑容来,轻声道:“娇兰身子不好,便就不给太子妃行礼了。”

    夏言羽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却又巧笑如嫣回道:“十四王爷既然将你带在身边,身份自是不言而喻的,哪还需要这些虚礼。”

    娇兰笑笑,放在帐子,重新回到了轿子里。

    “一路上还有的是时间说话,现在还是赶紧启程吧。”司尚渊大笑一声,爽朗的勒了勒马鞍,引来一阵马的啼鸣。

    司尚允从管家那里牵来自己的马,利落的骑了上去,夏言羽径直坐上了娇兰的那辆马车,一行人乘风而去,慢慢的消失在街头。

    夏言羽看到娇兰之时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从未听说过有哪个大臣的小姐在司尚渊这里受宠,而现在又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女子,难免会让她心生疑惑罢了。

    娇兰似乎身子受寒,路上偶尔两声咳嗽,有时还会冒出一层虚汗。

    “小姐你还好吧?”夏言羽面上带着刻意的忧色说道。

    娇兰因咳嗽而颤抖的身子僵了僵,马上却又恢复成正常的神色转头笑着看着夏言羽道:“唤我娇兰吧,我这是前阵子风寒烙下的病根,不碍事的,只是有些饶了太子妃歇息,娇兰实在羞愧。”

    娇兰面上出现了一丝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