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六十九章 暗示

3206 2016-08-12 14:59:46

    娇兰不知所措的看着司尚渊,发现他也黑了脸,故作镇定的深呼吸了下,夏言羽等到冷林之脸色稍有缓和后才开口。

    “先生又何须在意这些呢?毕竟你也不喜欢别人拿身份来压你不是?若先生真的不想帮我们,那我们也只能再次拜别了。只是实在没想到冷林之先生如此薄情,实在不明白冷先生你到底是会帮什么人看病?!难道…真如娇兰所说不成?”夏言羽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头是真的生气了的。娇兰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说了自己所想的而已。冷林之竟然如此当真动怒,这看起来跟他的外表实在是不符,也让夏言羽觉得跟着整个环境都是不符的。也是想以此来激一激冷林之。

    夏言羽和司尚允作势想走,冷林之却喊了一声。

    “不如在这住个一两日吧。”

    夏言羽低低笑了出来,朝着冷林之福了下身子,脸上的笑容迷离了司尚允和司尚渊的视线。

    “多谢先生,真是麻烦了。”

    夏言羽一说完,之前退下的书童便弯着腰比了一个请的姿势,夏言羽淡淡一笑,和司尚允一同跟着书童的脚步走,司尚渊刚想跟上来,便被另一个书童给制止了,带着他们去了和夏言羽相反的厢房。惹得司尚渊有些不高兴。他习惯了什么事情都在司尚允的前面,让司尚允别无选择。就算是个破房子司尚渊心里也是在斤斤计较。

    司尚允和夏言羽来到了书童准备好的厢房里,发现里面却像极了一个医馆,有一个类似书架的抽屉,每一个小抽屉外面都贴着药材的名称,一走进这个屋子,便有一股浓浓的药味,夏言羽不以为然的拿着书童递过来的床单铺了起来,司尚允则是欣赏起那些药材来,仿佛一点也不排斥这充满药味的房间。相反,看司尚允的样子好像死很喜欢这里,并且很欣赏。他仔仔细细的看着每一个角落,显示出近来难得的平静。

    相比之下,司尚渊那边可没那么乐观,娇兰用袖子捂着嘴厌恶的看着眼前这个简陋的房间,实际上他们的这个房间比起夏言羽他们的好得多,但是娇兰始终站在门外不敢踏进这房间一步,司尚渊倒没有那么矫情,虽说他贵为王爷,但吃过的苦也不少,所以眼前的这个情况倒让他乐得轻松,不过娇兰的抵触让他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他不会哄人,更不会去哄那些娇滴滴的女子,所以他和娇兰干瞪着眼,就这么僵持不下。何况娇兰进司尚渊的府并没有很长的时间,司尚渊与她根本就还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不过就是整日都带在身边而已。现在娇兰的这个样子,倒是让司尚渊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动。

    “我们只住一两天。”

    终于司尚渊败下阵来,难得的哄了一句,娇兰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看司尚渊,司尚渊冷笑了声,捏着娇兰的下巴冷声道。

    “别忘了你只是个妓,有资格在这和本王爷谈条件?而且,我买下你,你就是我的。本王都不嫌弃这里,你有什么资格嫌弃这个嫌弃那个?有那个闲工夫还是好好嫌弃嫌弃自己吧!别不自量力。”

    这时书童已经退了下去,司尚渊的护卫们也各自站在不同的地方,司尚渊伸出手弹了一下娇兰丰满的双峰,引得她浑身一颤,冷笑一声后便扛着娇兰进了房子。

    不一会儿,紧闭着房门里便传来了女人淫荡的娇喘声和男人粗喘声。

    “怎了?”

    铺好床单的夏言羽被司尚允喊了过去,司尚允看着抽屉里的琳琅满目的药材,脸上出现了兴奋的神色。

    “我刚才粗略看了这些药材,发现大部分都是中药,也就是中草药,难怪冷林之被人称为神医。在众多的药材当中最难的就是中草药了。种类更是数都数不清,冷林之若真是精通这些的话,那可真是当仁不让的神医了!”

    夏言羽诧异的看着司尚允,不禁一阵轻笑。

    “想不到你还喜欢研究这个。这些东西看起来就很繁琐,单单这房间里就好像是有数以千计的药材。”

    司尚允淡淡笑了起来。

    “幼时便喜欢摆弄这些了,你看那个,与其他药材混合起来的话是能治头疼这个毛病的。中药的奇妙之处可能就是在这里了。”

    司尚允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指着某一个抽屉的药材和夏言羽介绍了起来,夏言羽好奇的一边摸索一边听,整个下午都变得异常欢快。司尚允已经很久没有跟自己如此亲近了,像今天这样安安静静的两个人在一起,更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一般。这让此刻的夏言羽觉得这个时刻是这么的难得。

    到了晚饭时,书童只给夏言羽和司尚允拿了一些清淡的小菜和半碗米饭,夏言羽胃口本就不大,司尚允最近被控制后消瘦了许多,胃口也减少了许多,所以这顿饭吃的是刚刚好。

    娇兰愤怒的把筷子摔在地上,颤抖着身子指着书童的鼻子,刚想破口大骂便被司尚渊冷厉的眼光制止了,无奈之下只好捡起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桌上的菜和米饭,和房子一样,司尚渊他们的饭菜比起夏言羽他们还是好得多,只不过心态不同,所以再好的东西在他们面前都显得恶心罢了。娇兰之前虽然说只是个丫头,可是却是从小跟着萧颜,吃香的喝辣的早就已经习惯了。现在这种粗茶淡饭,难以下咽也是可以理解的。加上除了被萧颜教训之外,别的苦还是没有怎么吃过的。

    夏言羽刚想收拾碗筷时冷林之便带着一摞书走了进来,夏言羽反应过来后对着冷林之礼貌一笑,加快了收拾碗筷的速度,司尚允神清气爽的与冷林之打着招呼。

    “先生好,不知用过晚膳了吗?今天真是谢谢款待。”

    冷林之点点头,在司尚允面前摊开一本本关于药材的书。

    夏言羽好奇的看了几眼,冷林之见她这个模样抽出一本递给夏言羽,“谢谢先生,不知,这是何意?”夏言羽左右翻看了书本后狐疑的问了一句。

    “这些都是那抽屉里的药材的说明,你们好好研究一下,过几日我再来看看。”

    说罢不等夏言羽和司尚允说话便径直的走了出去,夏言羽和司尚允对视了一眼,看着手上的书本若有所思。

    “你说。”

    “你说。”

    不一会儿,夏言羽和司尚允极其默契的说了一句,两人相视一笑,司尚允示意夏言羽先说,夏言羽点点头,随意的抽出一本书。

    “你说,他会不会是在暗示着我们什么?我总觉得就这么给我们这么多书,跳出一个让我们看肯定不会是没有原因的吧?若真是那样的话,那这个名医就真是个江湖骗子吧?所以,其中肯定时会有什么!”

    “比如?”

    “比如,让我们把这些药材的作用都背起来,或者了解透彻,接着再用这些医书里面的知识考我们?”

    司尚允搂过夏言羽的肩膀,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聪明如她,夫复何求。

    “娘子果真和为夫的心思契合了。我家娘子这么聪明,你说是不是我前一世做了什么好事才会得到你?”夏言羽灿烂一笑。因为司尚允的这句话夏言羽不禁想起前一世的那些事情。不管是前一世还是现在,自己终归是个司尚允有瓜葛的。看来,这的确是命中注定了的一段姻缘。

    “那我们还等什么?”说罢便和司尚允各坐一个地方,彼此都不打扰谁,自顾自的看起书来,这一看就是一个晚上。

    再说司尚渊和娇兰,他们在看到冷林之带来的书时直接无视了,在床上又欢爱了一场,结束后娇兰睡着了,司尚渊却走下床翻看起医书来,他也不傻,司尚允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只是碍于娇兰娇蛮的性子,她若是知道冷林之的心思,肯定会吵闹不已,娇兰再怎么样在司尚渊的眼里永远都还是那个从青楼里被自己买来的妓女而已,所以司尚渊才会在娇兰累得下不了床,自己翻看起书来。

    次日天才蒙蒙亮,夏言羽便抵不过瞌睡趴在桌子上浅眠了起来,司尚允是习惯整夜不眠的人,轻笑了声,给夏言羽披了件外衣后继续翻看。偶尔抬起头看看熟睡的夏言羽。那副安然的模样,在司尚允看来是那么的美丽,不过是看两眼都会让司尚允瞬间觉得身上充满了力量。

    “想不到你精神如此好。”

    冷林之站在门外淡淡的看着没有一点疲惫神色的司尚允,司尚允笑了笑,放下书本后给冷林之开了门,把夏言羽抱进床上后才走到外厅给冷林之倒了杯茶。

    “我精神如此好还不是多亏了先生?”司尚允笑着喝了一口茶,卷入舌底的茶香让他又精神了几分,冷林之轻笑了下,抿了口茶后顺着他的话问道。

    “此话怎讲?”

    司尚允舒适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