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七十四章 侮辱

3183 2016-08-12 14:59:46

    “怎么,现在快要嫁为人妇了才知道助人为乐么。以前你可就是个只知道跟在我后面的小丫头啊。现在还真是不一样了啊小玉。”

    夏言羽抿了口茶继续调笑,果不其然,小玉在提及这个话题后小脸蹭蹭蹭的红了起来,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等到夏言羽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后才跺了跺脚跑了出去。自从认识上官石玉之后小玉整个人的状态比起之前的确是好了很多。不像是之前那样,眼睛里只有夏言羽一个人了。现在的小玉也知道怎么处理事情,怎么去替别人着想了。小玉觉得自己的这些变化可能真的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夏言羽刚想继续喝茶,娇兰便衣衫不整的走了进来,脸上还有着未散的红晕。

    “怎了,娇兰小姐。就算你是十四王爷的人,可是可别忘记了现在实在太子府啊。如此衣不遮体的在府里跑来跑去让别人看到了成何体统?!好歹也是摄政王身边的人,怎么如此不知规矩?!”

    夏言羽余光一瞥,在看到娇兰的衣着后先是淡淡然的挑了眉头,也没有起身相迎,更没有让娇兰坐下来的意思。言语之中的厌恶娇兰可能也是感觉的到了,脸色更加差的坐在了夏言羽的旁边。

    方才跑出去的小玉端着一碗甜粥进来了,在看到娇兰后厌恶的拧起眉,却不动声响的放下甜粥站在夏言羽旁边。

    “我要换个地方住!那个夏言洛简直就是个疯婆子!太子妃娘娘,既然您知道我是摄政王的人那请您也好好想一想,这么对待我是不是真的合理?我要换地方住!那个疯婆子我再也受不了了!您说我不知规矩,我看您的那个姐姐才是吧!”

    娇兰看到夏言羽后也没有顾及什么礼仪,自顾自的坐在一旁,拿起茶杯就开始喝茶。

    “怎了,本宫觉着那个住处挺好的,再说了,本宫的姐姐也一向好客。还有本宫的姨娘,她们应该对你很好才对啊?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别总是揪住一点点小问题就不放,这样以后还怎么扶持身边的男人呢?娇兰姑娘,我知道你可能现在还住不惯,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夏言羽有意无意的瞥了娇兰身上的衣着一眼,笑着让小玉把刚刚端上来的甜粥拿过来。

    “好客?呵,且不说你那好客的姐姐,再说说你这太子府府里的仆人,一个个都是下流胚子,居然扯我的衣裳。”

    娇兰气急败坏的抖了抖身上破烂不堪的衣裳,却惹得夏言羽讽刺一笑。

    “怎么,这不是你想要的么,男人不正是你渴求的?”

    夏言羽淡淡然的盛了一勺甜粥就往嘴里送,眯着眼讽刺。

    “你个贱女人。”

    娇兰的胸口因为怒气而不断起伏着,夏言羽冷下了脸,她还记得司尚渊把娇兰安置在这太子府时所说的话。

    “随你怎么玩弄她,她也只不过是个青楼的妓女。别真的把她当成是本王的女人,她不过是本王拿来消遣时光的玩物罢了。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这些都与本王无关。”

    夏言羽深呼吸了下,她并不是看不起这些青楼女子,而是娇兰的性子太过高傲,和夏言洛差不到哪儿去,夏言羽也想让娇兰安安分分的在这太子府里生活,却怎料她愈发猖狂。每天都能听到府里的人们议论娇兰这个娇兰那个,简直就是个另一个夏言洛。

    “小玉。”夏言羽轻声唤了一句,小玉立马俯下身子,夏言羽凑近小玉耳边说了一句。

    “送她去一个干净的地方,让她自力更生,等到她不再这么饥渴而且懂得收敛性子后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夏言羽说完嘴角扬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让在一旁的娇兰不由的打了个寒颤,不知道这个夏言羽又在想些什么了。

    小玉听完后便笑着拉着娇兰走了出去,而娇兰好像也听到了夏言羽的话似的,愣了下来,乖乖的任由小玉拉扯。

    待到门口的时候,才挣扎着拜托小玉的牵制,回头瞪着悠然的夏言羽。

    “夏言羽!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你只是害怕太子爷禁不住诱惑被我抢走了罢了!到头来还不是和别的女人一样!还总是在别人面前装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其实你还不是一样!你和你那个姐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知道抢男人。可笑!夏言羽你真可笑!”娇兰冷笑。大喊大叫的样子在夏言羽看来就像是个泼妇一样。

    却不想,本应该愤怒的夏言羽却笑了起来,带着笑意的眼镜看着娇兰,一步步的向她逼近,直到走到了她的跟前才停了下来,娇兰一直这样看着夏言羽,而夏言羽也亦是如此。

    “你觉得太子爷对你这幅肮脏的身子会有兴趣吗?实不相瞒,当初他亲眼看着你动情的模样都不曾皱皱眉头,更何况是投怀送抱。你这种破烂不堪的女人是永远都不会入太子爷的眼睛的,不过你还真是有勇气,能说出如此不知廉耻的话来。看来,太子爷说得对,你就是个厚颜无耻的女人。”

    夏言羽的话正中了娇兰的红心,一张小脸瞬间变得煞白起来。

    而娇兰现在才知道,萧颜为何那么讨厌夏言羽了,这个女人的确是让人不得不恨得厉害,她现在恨不得上去撕烂她的嘴。夏言羽的脸此刻在娇兰看来就是个杀千刀的嘴脸。若是夏言羽不是太子妃的话,此刻的娇兰可能早就扛起大刀抡向夏言羽了。可是现在这样子,娇兰就只能忍受着。

    却有些可悲的发现,自己曾经最坠落的时候都不曾出卖的贞操,现在却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任人随意唾骂。不仅仅是被唾骂,还要被无穷无尽的侮辱。

    想着想着,她的眼眶不禁红了起来。

    夏言羽皱皱眉头,俨然是没有想到会转变成这样,主仆二人相视一眼,小玉好心的对娇兰说道:“娇兰小姐,我家小姐也都是为你好,一个女子最重要的不是嫁的一个好夫婿,而是能够维护好自己的尊严,娇兰小姐你可懂我家小姐的意思么?”

    这话自然也是对刚才被娇兰耳尖听到的话的解释了。

    娇兰眸中含着水雾看向夏言羽,却一瞬间转变为恶毒,冷冰冰的说道:“我才不需要别人的可怜!我不需要你们这么假惺惺的对我!什么对我好?嘴上面是这样说着,说不定一回头就将我给杀害抛尸荒野了!夏言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你不就是怕我抢了司尚允吗?你不就是借此机会把我赶出去吗?夏言羽,你以为这个太子妃的位置你能一直坐下去吗?早晚有一个天你会像现在的我一样,被人侮辱!我等着那一天!”

    很显然,娇兰的话是有些偏激了,夏言羽最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对娇兰吩咐道:“就按照我刚才跟你说的做。”

    后再次将目光放在了娇兰的身上,却格外的认真。“不管你怎么想,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找一个好归宿,但是现在的你莫说是大官贵族,就是小户人家都不一定要你,所以这次就算是我自作主张了。至于你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对我来说一点儿都不重要,我只想问心无愧罢了,至于你的未来对我没有一点影响。当然,我也用不着你为我操心我的未来。至少,我会过得比你好不是吗?”

    小玉点了点头,在娇兰的愣神下,已经经娇兰往外面拉去,娇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离了老远的距离。

    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夏言羽揉了揉太阳穴,脸上是一览无遗的疲倦,这几天她几乎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不一会儿困意便侵袭着她的意识,夏言羽拍了拍脸,现在还不能睡,离开的这几天太子府里看似平静,实际上却不那么简单。

    夏言羽让一个新来的丫鬟打了盆水,洗完脸后整个人倒是轻松多了,夏言羽对着那丫鬟淡淡一笑,引得她惶恐的连连退后好几步,夏言羽淡挑了眉,缓缓走了出去。

    这府里的空气不比外面差,只是现在倒有些怪味,隐隐闻到一些臭味,夏言羽沉下了脸,刚好管家向她这儿走来,夏言羽唤了一句。

    “管家,过来下,我有话对你说。”管家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夏言羽一眼,接着便不再说话跟在她后面进了房间。

    “最近这府里,可发生了什么事?”夏言羽让人给管家沏了杯茶,自己也拿了一杯,把杯子凑近嘴巴时别有深意的看了管家一眼,管家接过茶后把茶杯放在了一旁。

    “不瞒你说,最近这府里,确实出了点事儿。”管家的话让夏言羽挑起了眉,抿了口茶后双手交叠在一起平放在大腿上等着管家的下文。

    夏言羽当然知道府中怎么可能会平安无事的度过这么些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