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七十六章 担心成疾

3203 2016-08-12 14:59:46

    “这是什么?”上官石玉愧疚的低下头。

    “很抱歉,我父母擅自给我安排了成亲,我原本是想娶玉儿的。我跟我父母说了,可是他们不同意,我只能按照我父母的安排。”

    上官石玉苍白的解释让小玉摇摇欲坠的走上前,“你若是真的爱我,你就不会娶别人,你若是真的爱我,你就或和你父母反抗,这新娘我是认识的,不就是一个富家千金?你真行,做得真好,娶你的富家千金去吧,我看到你都觉得恶心。上官石玉,若你一开始便是这么想的,你又何必来招惹我呢?你你把我小玉当成什么了?你成亲之前的玩物吗?上官石玉,我今天算是认识你了!你这个骗子,你让我从心底里就看不起你!”

    小玉把请柬扔在上官石玉脸上便转身跑了,管家捧着账本刚想走进外厅便被小玉撞了个满怀,急急忙忙的扶住她后却被甩开,无奈的摇摇头蹲下身子捡起账本后迈步踏了进去。

    “太子妃,这是。”管家的声音在看到上官石玉后嘎然而止,眯起眼打量了下。

    “这不是小玉的未婚夫么。”

    管家是认识上官石玉的,前几日上官石玉和小玉在一起时被他无意中撞见了,只是他不明白为何现在这上官石玉一脸愧疚而夏言羽冷着脸,管家捡起地上的请柬翻开看了看,最后冷哼了声在夏言羽面前放下账本便追了出去。

    夏言羽恢复了冷静后淡淡的看了上官石玉一眼,“上官石玉,本宫之前还真是小瞧了你,为了金钱居然能出卖自己的感情。你这么伤害小玉,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后果吗?难道你不知道我吧小玉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吗?”夏言羽说着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拍,吓得上官石玉后退了两步,刚要说话就被夏言羽呵斥道:“你滚吧!”

    上官石玉不语,只是默默的把请柬放在了夏言羽旁边,转身离去,夏言羽揉了揉发麻的太阳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正在独自伤感时,外边便跑进来一个小厮。

    “太子妃,不好了,又失踪了一个丫鬟了。”夏言羽浑身打了个激灵,连忙起身询问。

    “是谁失踪了?”小厮似乎是没有见到这样的夏言羽,颤着声音回了一句,“是,是您身旁的贴身丫鬟,小玉姑娘。”

    小厮说完后夏言羽忽然觉得世界颠倒了,她感觉到头重脚轻,终于因为承受不住而栽了下去...

    她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上官石玉不是值得小玉托付一生的人;她恐慌的事还是发生了,失踪了十个丫鬟,最后小玉还是不能够逃出这个幕后黑手的手掌,她恨啊!如果今天上官石玉没有抛弃小玉,那么小玉就能和他一起走,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这一次,自己有没有好好保护好小玉,都是自己不好。

    “言羽?言羽?你醒醒。”

    司尚允坐在夏言羽床头不断的摇着她的肩膀,在夏言羽昏厥的这段时间,她一直咬着下唇不肯松开,下唇都被她咬出血了,她还是没有醒来,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司尚允看着夏言羽的脸色从苍白变成死灰,牙齿也松开了她的唇,整个人像是快断气了一般。司尚允害怕极了,从来没有见过夏言羽如此激动,不管司尚允怎么摇,夏言羽还是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躺在床上,紧咬着下唇,眉头紧锁,呼吸急促。看起来下人极了。

    夏言羽此时正在梦里挣扎着,她梦到她的前世,梦到了她被狠狠的羞辱然后被杀害的场景,所有的事都浮现在她眼前,她惊恐的想跑,却又被拉进了一个地方,伸手不见五指,这是夏言羽现在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极了她前世重生前的模样,忽然一声尖锐的尖叫声让夏言羽怔了怔,接着便猛地往那声音的来源奔去。

    那是小玉的叫声,她最熟悉不过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她愈发接近了那声音的来源,在看到小玉那张熟悉的脸后却捂住嘴哭了出来。

    一个男人正骑在小玉身上用他那恶心的东西不停的撞击着小玉,而小玉脸上也有些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夏言羽的心从疼痛到冰冷,最后她像疯了一样跑向小玉的方向,却被一股力道给拉回了原地。

    司尚允见夏言羽清醒后立马拿起一杯水往夏言羽嘴边送,夏言羽像一个布娃娃一样喝水,咽下,接着没有聚焦点的四处看着。

    “言羽你怎么了?别吓我啊言羽。”司尚允搂住夏言羽的身子,用一旁丫鬟递过来的手帕轻轻的擦着夏言羽下唇的血。

    “小玉,小玉。”

    夏言羽一直喊着小玉,司尚允摸了摸夏言羽的脸。

    “没事了没事了,管家把小玉带回来了,她现在安然无恙。”司尚允特意加强了安然无恙这四个字,夏言羽听到司尚允的安慰后逐渐平静了下来,沙哑着嗓子问了一句,“是管家,带回来的?”

    司尚允应了一句后便搂紧夏言羽的身子,拍着她的后背安抚。

    “小玉回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没有破吧。”碍于这里的人比较多,所以夏言羽拐了个弯问了一句,司尚允了然的点点头。

    “没有,身上的衣服没有什么裂痕。放心吧。”司尚允再次给夏言羽一颗定心丸,夏言羽点点头,在司尚允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后便软绵绵的倒在了床上,司尚允伸出探了探夏言羽的鼻子,发现夏言羽只是在浅眠这才放心下来。

    “你去给小玉姑娘再请几个大夫,记住,不要请之前来过的上官大夫。”司尚允又看了夏言羽一眼后才拂袖离去,等到夏言羽的呼吸均匀后那些围在夏言羽旁边的丫鬟们才陆续离开。

    司尚允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小玉的房间,先在外边敲了敲门,不一会儿管家便开了门。

    “太子妃醒了?”司尚允看着浑身都是纱布的管家眸色暗了暗,径直的走了进去把手上端着的清粥放在了桌子上。

    “嗯醒了,现在正在休息。”司尚允淡淡的瞥了在床上的小玉一眼。

    “方才大夫给我说了,小玉身上没什么伤,就是一些擦伤,反倒是你。”

    司尚允深深的看了管家一眼,叹了口气后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敬元,你这么拼命做甚?看看你这一身的伤。”

    这是司尚允第一次叫家的名字,温敬元垂下了眼,忍着肩膀上和身体上的疼痛坐在了司尚允身边。

    “你很久没这么叫过我了。”

    温敬元给司尚允递了杯茶,“行了行了,受了伤的人就别那么殷勤了。”

    司尚允接过茶杯凉凉的说了一句。

    “我真的想不到你为什么会对这个丫头那么卖命。”司尚允再次看了眼小玉,语气里多了一些他也没发觉到的埋怨。

    “其实你一直有一个缺点。”温敬元前言不搭后语的应了一句。

    “我说兄弟,知道你疼你女人,但是至少也得喝碗粥?这太子府又不是没有了能给小玉吃的东西,放心,等她醒来后会有东西吃的。一个女人而已,至于你变得跟之前判若两人吗?”司尚允拍了拍温敬元的肩膀,接着递过一碗粥。

    温敬元叹了口气接过粥喝了起来。

    “把那个男的给我留着,等我伤势好一点了,我亲自去看看。”司尚允当然知道温敬元话里的人是谁,司尚允嗤笑了声。

    “放心,给你留下半条命让你折腾几天,行了,珠帘外边也有张床,待会记得休息下,我去看看那个男的怎么样了。”

    司尚允说罢便走出了小玉的房间,不着痕迹的暗了暗眸色后又往另一处方向走去。

    待夏言羽醒来后已是三日后,太子府好像恢复了原样一样,没有了臭味,也没有了惶恐的叫声和脸色,夏言羽这才放下心来,四处张望了下起身穿衣,

    “小姐你醒了?来我帮你穿吧。”推开门进来的小玉急急忙忙的往夏言羽身边走去,帮她穿好衣服后又盖下了外衣,此时已是深秋,天气也微微转凉,怪不得夏言羽刚才感到了一阵冰冷,夏言羽怔怔的看着为自己忙碌的小玉,伸出手拉住了她。

    这三日,昏睡的夏言羽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异样,可是其中的痛苦可能就只有夏言羽自己知道。没日没夜的噩梦一直吞噬着夏言羽的脑子,三天了,夏言羽从来没有觉得时间是如此漫长的。这三日,小玉的一切好的坏的结果全度在夏言羽的脑子里演绎了一遍。现在看到安然无恙的小玉之后,夏言羽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一把就抱住了小玉。

    夏言羽浑身都在颤抖,小玉当然知道夏言羽因为担心自己才变成了这样。她安慰的在夏言羽的背后轻轻的拍着:“小姐放心,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看,不仅好好的回来,还没有受伤!都怪小玉不好,让小姐您担心了。以后小玉再也不会让小姐如此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