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八十三章 套近乎

3147 2016-08-12 14:59:46

    “你这个女人闭上你的嘴,主人计划有变,让你们尽快除掉夏言羽。让你们做事这么久了,什么长进都没有,真是一群废物!”景亦秋虽然也是派来伺候司尚允的,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在司尚允面前献媚。

    “可是......”苏倩茹想要说什么,却被景亦秋的冷冷的眼神吓到了,景亦秋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苏倩茹和夏言洛.如果不是为了主人,她连看都不想看这两个女人。

    “想要保命,就按主子话去做吧。”景亦秋不再磨蹭了,这两个女人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棋子,如今落在了她主人的手中,必须乖乖的听话。

    苏倩茹和夏言羽不知道景亦秋口中的主人是谁,他们只见过景亦秋一个人,也只从他那里听从所谓主人的指使。

    这一切还是要从司尚允和夏言羽去江南寻医之后开始说起,那次走之前司尚允对夏言洛疼爱有加,就成了大家眼里的眼中钉。

    可是这却对于所谓的主人来说是件非常好的事情,如果这个夏言羽有幸得到司尚允的宠爱,再把夏言洛拉拢过来,也是一件不错的棋子。

    这一日,夏言洛还是跟往常一样在他的屋里,吃着刚刚丫鬟带回来的新鲜果子,虽说府上上上下下的人都看不惯夏言洛的这般嚣张,可是临走时司尚允给他们的错觉,不得不让府里人小心些,万一太子爷真的看上了夏言洛,那大家都没有好下场的。

    “夏姑娘好雅兴。”景亦秋一身的红色长裙,格外的妖娆。平时不见她穿如此艳丽的衣服,夏言洛不由的多看了几眼,还真不知这个看似温顺的景亦秋还有这一面,平时不见她这样穿,怎么司尚允一走便穿的这么艳丽,到底是个狠角色。

    景亦秋像是猜到了夏言洛的心思,微微动了一下嘴唇,似笑非笑的走到了夏言洛的旁边,乌黑的头发,鲜红的嘴唇让人忍不住再多看几眼。

    “你来这里做什么?”夏言洛虽然觉得这个景亦秋有些可疑,可是也没有多想,反是很厌烦景亦秋一样,说话连头都不带抬一下的。

    景亦秋像是已经习惯了这些女人不和谐的语气,一点都不生气,却还微微笑了一下,便一点不拘束的坐在了离夏言洛近点的椅子上,本是不喜欢夏言洛的几个丫鬟看到夏言洛如此嚣张不由得撇了撇嘴。

    “夏姑娘,我只是过来看看你的伤口好点了没,顺便跟你闲聊几句。”景亦秋不急不慢的说道,自大那次夏言洛受伤以后,她有托人给夏言洛带些上等的补品,可是苏倩茹没有让夏言洛吃那些补品,毕竟在这太子府里没有人不把夏言洛当做眼中钉来看,他们肯定事事都要小心点才行呢。

    “别再这里假惺惺的做戏给我看,有话快说!”夏言洛已经受不了景亦秋假惺惺的那双眼睛,虽然看着确实单纯无比,但是,对于夏言洛来说单纯这说法是不存在的,她从来都不会给自己的竞争对手好脸色看。况且景亦秋的姿色没话说,说不准哪一天脑子开窍了勾引起司尚允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

    “夏姑娘,虽跟太子妃有几分相像,但是怎么几日不见苍老了不少。”景亦秋故意的加重了对夏言羽的称呼,也没有直接告诉夏言洛他的来意,而故意的去碰触了夏言洛的痛楚。

    夏言洛和夏言羽虽说现在水火不如,可是毕竟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当然会有些相似之处,可是如今他们的地位大不同,本是愚蠢,无知的夏言羽成了太子妃,夏言洛先是毁了女儿身却没有得到卢浩天,后来还发生那么不堪的事情当然要低人一等。

    可是骄傲跋扈的夏言洛怎能承认此事,他总觉得她落到如此田地都是夏言羽的原因,便对夏言羽的恨更加加深,现在景亦秋这么一说他更是怒火,要不是夏言羽也许她现在已经嫁人,也不会现在这样被任人践踏。

    “你有话直说!别在我这儿引言怪气的说一些摸不着头脑的话。”夏言洛没有否定也没有赞同,虽然这话很伤人,可是景亦秋说的没错,这几日因为额头受了伤也不能沾水,所以自己却没有好好打扮,脸色却是看着有些不佳。再说了,夏言洛一只认为自己比夏言羽漂亮,如今变成这样夏言洛的心里也有些不爽。

    景亦秋看到夏言洛脸上的愤怒,好像是达到了目标一般满意的笑了笑,只是这时一直愤怒的夏言洛没有看到景亦秋脸上的笑,就算看到了现在也应该不会猜透里面的含义。

    “夏姑娘莫急,我只是为你打包不平,虽说你以前做过哪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怎么说也是太子妃的姐姐,如今你和你娘落到这步田地,也是太子妃有些狠心了。如果换做是别人是肯定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姨娘和姐姐的不是吗?”景亦秋的话虽然有些难听,可是却在责怪夏言羽。景亦秋是个心理高手,她很了解夏言洛的脾气。只要自己诋毁夏言羽,夏言洛就肯定会对自己没那么多的怀疑。

    虽然夏言洛听着有些别扭,但是,能听出景亦秋话里有话,也不是光是为了来嘲笑她,这更是让夏言洛对景亦秋另眼相看,没有想到一直与世无争的景亦秋有如此深的心机。

    一直在内屋里听着景亦秋和夏言洛对话的苏倩茹这时好像是明白了过来,这个景亦秋肯定是来拉拢他们的,不过如此一来对她有什么好处呢,这让苏倩茹对景亦秋的下文更感兴趣。

    “哟,是景亦秋姑娘来了呀,你看你洛儿,来了客人也没有叫我出来。”苏倩茹大步的从内屋出来,像是已经错过了什么一般。苏倩茹虽然已经有一把年纪了还是穿的那么的艳丽,走出来时还吩咐下人给景亦秋倒了一杯茶。景亦秋特地抬起头好好的端详了把苏倩茹,从这个女人的眉眼之中就能看得出来是个心机颇深的女人。比起夏言洛简直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景亦秋来了这么久,也算是客人也应该倒杯茶的,可是以夏言洛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这样对这些人客气的,再说了,眼前的景亦秋现在算是她的竞争对手。

    一个穿了淡蓝色裙子的丫鬟,一听到苏倩茹的吩咐赶紧给景亦秋倒了杯上好的茶,苏倩茹便吩咐下人都退下,坐在了主位,毕竟现在年长的就是他一个,主位怎么也该让她坐一坐。

    “夫人越发年轻了。”景亦秋见苏倩茹也过来坐在了主位,便猜到她的心思,景亦秋知道这两个虽然是夏言羽的亲人,可是明显能看出来不是一路人,再加上景亦秋从主人那里也听过夏家的那些事,这样一来利用这两个人来对付太子爷再适合不过了。

    “景姑娘说笑了。”苏倩茹没有因此而开心,谁也能看出来景亦秋的虚心假意,所以自己也大可不必把他的话当真,可是她却对景亦秋的来意感兴趣。

    “哼!”夏言洛见景亦秋假惺惺的巴结苏倩茹更是看不惯,一来就说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真的猜不透到底有何意。在夏言洛的眼里景亦秋就是个装模作样的女人。平时装出一副圣女的样子,谁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呢。

    苏倩茹见夏言洛有些不耐烦了,心底里骂了几句,这个景亦秋明明是有目的的,而且肯定是想让他们做点什么,夏言洛这般的不懂隐藏自己的情绪,苏倩茹真的很担心,她的女儿再次成为别人的笑话。

    苏倩茹如今就这么一个女儿,自己的前途也就看夏言洛的出息了,如果她再让苏倩茹失望,她真的不知道她老去的时候还要依靠谁去。

    景亦秋看出了夏言洛眼中的厌恶,如果不是有事 求这两个人,他才不会在这里受气呢,这样想她便又恢复了往日温顺的性格,红润的皮肤看着格外的诱人。

    “我知道夏姐姐心里委屈,换做是我我早就让夏言羽死翘翘了,也就你姐姐这么善良。”景亦秋一下子换了对夏言洛的称呼,虽然他们年龄相差不多,可是这个时候被称为姐姐,夏言洛应该明白景亦秋的意思了,景亦秋是想要接近夏言洛。

    夏言洛听到景亦秋叫自己姐姐,真是哭笑不得,不过心里还是舒服很,暗自乐开了。本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骄傲的性格已经暴露了夏言洛微微的得意。

    “不知景妹妹这次来,到底为何事,直白的的说了,好让我们商讨。一直这么拐弯抹角的说话我听着也是累得慌。把话拿到台面儿上来说吧,都省事。”夏言洛也不是傻子,她虽然讨厌景亦秋,可是以她们现在的处境,如果不找点依靠,早晚都会被夏言羽赶出太子府的。

    虽然不知道景亦秋到底是什么目的来的,可是这么接近自己肯定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