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八十六章 眉目

3138 2016-08-12 14:59:46

    “怎么回事?”司尚允皱了皱眉,他还真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动他府上的人,要是真的是像他们猜的那样,是苏倩茹和夏言洛搞的鬼的话,他现在就去要了他们的命。

    “我已经亲自审过那天那个人,才知道那几个丫鬟已经被卖给了一些人贩子。那个人死活不讲幕后的人,最后还是咬舌自尽了。”陆萧有些可惜的说道,虽然他们已经按他说的找到了那些人贩子并找回来六个丫鬟,可是剩下的至今还未找到,所以陆萧觉得有必要先来司尚允这里告诉他实情,再做下一步的计划。

    “难道这些人只是为了钱吗?“”司尚允不知道幕后指使为什么会费这么大的劲儿,在他的太子府里要人再去卖呢,如果只是为了钱,那大可可以在外面百姓之中要人,大可不必冒这么大的风险卖他府上的丫鬟,这里面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太子爷,据被卖掉的丫鬟说道,他们被抓以后眼睛都被蒙上了,可是抓去的第一天都被放过血。”陆萧把放血说的很重,毕竟上一次在御花圆他们已经猜到了,如此说来他们的猜测也有可能会成立。

    “如果就像上次说的一样,那他们怎么会卖了他们应该是用他们的血来浇花才对。”司尚允现在更是有些糊涂了,难道真的是苏倩茹她们所为的吗?之前司尚允是听夏言羽说过苏倩茹和夏言洛她们可能会这么做的话。今日看来,还真是有这种可能了。

    可是苏倩茹他们一直在夏言羽的掌控之中,从他们来太子府那一日开始夏言羽在他们的住处附近安插了很多侍卫,他们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抓住丫鬟再卖掉的。这么想的话,肯定是还有别人在帮衬着她们母女俩。

    司尚允的脸色更黑了一些,他没有想到如此狠毒事情是夏言羽的亲人做出来的,他真的不能想象自己前几日见过的那张脸是用那些丫鬟的血来换取的。

    这时夏言羽已经在内屋听的一清二楚,他已经猜到其中的原因了,前世自己经历的悲剧却在这些丫鬟身上重演,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的愚蠢的不能再愚蠢了。

    前世浇花的人便是自己,这一世夏言洛已经没有办法用夏言羽的血来浇灌,那也要找一跟夏言羽一样的女子,也就是用重阴阳女的血来浇灌红颜。

    这些事情是司尚允不知道的,毕竟这样的歪门巫术只有很少人知道,夏言羽也是因为有了前世的教训,之后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而且他能肯定夏言洛和苏倩茹已经服过此花,所以那日见他们就像换了一张皮一般,皮肤变得格外的白嫩。

    夏言羽想到这里心一阵绞痛,想起了那些割腕浇花的日子,夏言羽傻傻的以为这一切就是爱情,他付出了这么多应该会得到回报,可是在她最后奄奄一息快要离开人世时才知道,前世的自己有多么的愚昧,怎能用自己的鲜血来爱一个男人,却这么的不珍惜自己,到头来落到了如此残忍的下场。当时卢浩天和夏言洛得意洋洋的样子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前一世的夏言羽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卢浩天,视夏言洛为自己的亲姐姐。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全都被别人当做是好欺负。现在,前一世的所有教训好像是设计了一般的全都在小玉身上降临。这让夏言羽觉得是不是自己把霉运带到了小玉的身上。

    “也许他们只需要一点血?”陆萧还再猜测凶手的目的,他们从未遇到过如此棘手的事情,但是如果只是一点点血,他们也不必这样把丫鬟全部抓去。

    “咳咳”夏言羽每次想起前世的事情,心就要停止跳动一样会让她很痛苦,现在夏言羽听到红颜花的事情哪能想不起自己悲催的经历。夏言羽本想倒杯水喝的,可是不小心被水抢着所以才会咳嗽。

    “言羽,怎么了?”司尚允听到夏言羽的咳嗽声,担心的问道。现在府里的事情不仅仅让那些小丫头们人心惶惶,也让司尚允隐隐觉得有些没有安全感。这件事情发生在太子府,现在元凶还没有找到,司尚允的心就一刻都放不下来。他实在不敢想象万一哪一天这种事情找到了夏言羽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没事,只是想喝水,不小心呛着了。”夏言羽解释道,由于刚起床的原因还是迷迷糊糊的,虽然没有打扮但是红润的嘴唇还是那么的诱人。

    “你这个笨蛋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司尚允本以为夏言羽受了风寒才咳嗽呢。没想到喝口水都能呛着,真是可爱极了。

    司尚允不知道夏言羽是因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才会这样被水呛到,毕竟前世的痛苦和仇恨只有夏言羽独自一人承担着。

    “言羽,府上的丫鬟都找到了?”夏言羽知道司尚允的关心自己,可是他却更关心的是那些无辜的丫鬟,夏言羽知道割腕放血的滋味,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怎么能容忍那般的痛苦,难道真的是被爱情洗了脑子。

    “你都听到了?”司尚允本准备告诉夏言羽好让他放心的,不过现在也不用说了那些丫鬟已经找到了,夏言羽应该放心些了,司尚允心里想。

    不过夏言羽那能安心得下,如果事情真的是他们所想的一样的话,那苏倩茹和夏言洛肯定是找到了新的依靠,而且这个人绝对不只是浇灌红颜这么简单。

    司尚允像是猜到了夏言羽的心思,其实他心里也在想这件事情的,也许这件事情还跟继位之事有关联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人绝对不会因此罢休,肯定还会有行动。

    “言羽,今天是不是没有睡好。”司尚允看到夏言羽眼睛周围的黑眼圈,就知道昨晚夏言羽还是没有睡好,肯定又在担心府中的事。

    “太子爷,这些人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继位之事?”夏言羽还是把最担心的话说出来了,虽然现在遗诏已经封存起来了可是也不能保证消息被小人泄露。

    “言羽,这几日操劳府里的事,辛苦你了。”司尚允摸着躺在自己腿上的夏言羽,看着有些消瘦的夏言羽司尚允有些自责,如果自己不是皇亲国戚,还要继承靖安帝的位置,就不会这么多的事情,那夏言羽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累。

    “尚允这都是我该做的,这是我们的家。”夏言羽不觉得苦,因为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再累再苦也苦不过前世的那一切,再说了司尚允这么疼爱夏言羽,她再累也觉得值了。

    “我的言羽真好。”司尚允听到夏言羽的这番话,心里暖暖的,夏言羽第一个让他感觉到家的温暖的人,在他没遇到夏言羽之前对司尚允来说家就是一个住处,而不是该停留的地方。

    “尚允,府里那些丫鬟们真的很可怜,无缘无故就被卷进了这样的事情里。她们肯定是吓坏了!小玉的那个眼神,我怎么样都忘不掉。我不敢想象这么些天这些丫鬟是怎么熬过来的。尚允,都怪我不好,我没有管好府里的事情。”夏言羽越说心里越是觉得很愧疚。如果自己没有执意跟着司尚允去江南的话,可能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想到这儿夏言羽就觉得自己一个人真的不够用。司尚允这边不仅顾不上,还得要顾上小玉和太子府里的上上下下。

    司尚允拍了拍夏言羽的额头:“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如果你这么说的话,那本王的罪不就是更大了吗?太子府里面,不像是我们看到的这样简单。我们还需要慢慢整顿,不能急于一时。这次的事情,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处理。”

    夏言羽的出现让司尚允有了想要有个家的冲动,有了夏言羽他觉得已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他发誓今生只爱夏言羽一人。

    司尚允把这话说的很小声,在夏言羽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下,如此近的距离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他们心里都清楚,两个人永远都要在一起。

    夏言羽和司尚允在床上亲热了一番,然后再依依不舍的起了床,夏言羽虽然在夫妻之事上还是有些保守但是每次完事以后不得不承认都会很开心,所有的烦恼都能跟着消失。

    “小姐看起来心情好好呀?”小玉已经提了一盆洗脸水进来了,今天一大早见到夏言羽他们还没有起床,她便猜到今日夏言羽肯定会心情好。

    毕竟是跟在身边多年的人,一看就能猜出主子的心思,再说了小玉和夏言羽关系这么好,除了司尚允以外最了解夏言羽的就是小玉了。

    夏言羽懒洋洋的趴在床上,看着脸色好了很多的小玉之后心情更是变得极好不过。“小玉啊,现在的这样子我好像是在夏府一样,真好。看你活蹦乱跳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