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吃醋

3126 2016-08-12 14:59:46

    “原来景姑娘的父亲病了,不知现在他老人家怎么样了?之前怎么没听说他老人家有什么不舒服啊?”司尚允没有想到自己还这么问了一句,如果换做是以前可能连坐蔸不让她坐他的旁边了,今天他心情好,也觉得这个景亦秋也没有什么恶意便跟她聊了几句。

    ‘托太子爷的福,已经好多了。家父毕竟已经年迈,有点毛病也属正常了。”景亦秋没有因为自己是太子爷府上的人,而故意太近乎,而很有礼貌的回答着司尚允的问题,这当然也和司尚允的意了。

    司尚允和景亦秋聊的都很开心,司尚允没有想到景亦秋也喜欢李素珍的作品,家中还收藏了不少真迹,这更让司尚允有了兴趣。还记得当初自己对夏言羽真正开始感兴趣就是因为一副李素珍的真迹。

    “原来景姑娘这么喜欢作画,人又聪慧,真的是难得的佳人。”司尚允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景亦秋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有心计,只是一个从小躺着父亲话长大的乖乖女,这一次到他府上也是他父亲的意思。

    只是景亦秋觉得司尚允不喜欢自己便没有过多的争取,只有按照她父亲的意思便在太子府住了下来,可是与世无争的她总是挨父亲责骂。

    “太子爷说笑了,自小受母亲的影响,就闲来无事随便画画的,哪能跟太子妃比。之前就听说太子妃琴棋书画,无论是哪一样都精通的很,只是遗憾一直没有亲眼看到的机会。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太子爷您就别取笑我了。”景亦秋说话很温柔,换做司尚允以外的男人可能已经被景亦秋勾的魂都没了。景亦秋像是无意的提到了夏言羽,并便显出一脸的尊敬。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景亦秋是个尊敬上下的好姑娘。

    司尚允听到景亦秋这么一说,就想起了夏言羽,他们最初的合作也与李素珍的作品有关,夏言羽的聪慧也是当时他要愿意帮她的原因之一。

    司尚允听到景亦秋的赞美,没有回答,只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景亦秋看着司尚允的表情就知道他是真的觉得夏言羽比自己高出一等,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可是景亦秋还是不愿意做这样的比较。

    “小姐我们回去吧。”小玉拉着夏言羽的手,可是不知怎么了岁青年过完的双脚已经不听他使唤了,卖完米糕的夏言羽和小玉当然会到拢月阁坐一坐,但是这一进来就见到了正聊得热火朝天的太子爷和景亦秋。

    夏言羽努力的安慰自己,他们俩应该什么关系都没有的,但是从江南回来一来,夏言羽第一次见司尚允这样的笑容,夏言羽都不记得已经多久没有和司尚允一起出来逛了。加上司尚允近期的状态都让夏言羽觉得司尚允有些不可靠近,仔细想来夏言羽很久一段时间没有跟司尚允如此亲密了。看到司尚允脸上罕见的笑容,夏言羽的心情还是有些无法平静。甚至是在她心里形成了一种威胁,一种从未有过的威胁。

    “小玉,我们去别的地方逛逛吧。”夏言羽没有走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天生就爱吃醋,看到这一幕夏言羽还是觉得很是不舒服。

    夏言羽一路想了很多,不知道司尚允和景亦秋为什么会在那里,今天太子爷说的午饭不会来吃难道是因为景亦秋,但是司尚允不是一向都不喜欢和自己府上的三个女人来往吗?今天怎么会在这里和景亦秋如此的开心。

    小玉知道夏言羽心里是怎么想的,这就是他们计划的第一步了,如果夏言羽能吃醋,那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是怎么让夏言洛让出太子妃的位置了。

    “小姐,太子爷怎么会在那里?难道是跟景亦秋私会?”如果是以前的小玉也许不会这样说,可是如今的小玉已经被景亦秋控制,脑子里都是景亦秋给她布置的任务。

    听到小玉这么一说夏言羽心里更是不舒服,也许换做是别人早就去他们那里闹了,可是夏言羽知道自己不能这样毕竟司尚允是太子爷,他再喜欢别人再娶几个小妾是很正常的,只是现在还是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

    “小玉不要这么说,也许是碰巧遇到了,再说了太子爷真的是喜欢景姑娘我们也不能说什么,太子爷最终还是要娶侧妃的。”夏言羽带着小玉走了好久,其实已经没有先心思在游玩了。整颗心现在都已经飘到了拢月阁里。

    “那景亦秋平时跟与世无争的样子,没想到就这么被太子爷宠上了。要一开始就是这样的话,她还装什么装!装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难道说就是因为这样太子爷才喜欢上她的?真是客气!”小玉火上加油的说着,本来就不确定的事情,已经被小玉说的就是那么回事了。

    夏言羽其实并没有不让太子爷娶别的女人的意思,可是他觉得司尚允完全可以跟自己明说了,夏言羽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人,男人娶小妾本就不是什么错事,再说了司尚允是太子爷,夏言羽更不会阻挡,可是她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司尚允没有告诉自己。夏言羽一直认为自己跟司尚允无话不说,就算是这种事,司尚允也没必要瞒着她。总有一天还是要知道的呀。

    “太子爷,小女先回去了,”景亦秋像是已经完成了任务一样,等到夏言羽走了以后,就没再多留,简单说了几句便离开了。

    景亦秋知道只要让夏言羽看到他和太子爷在一起就好,毕竟在景亦秋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他再也不会对其他男人浪费自己的时间。一个在自己不爱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是景亦秋最不喜欢做的。

    今天在这里与司尚允见面也是为了心里的那个人,景亦秋只希望他能明白自己对他的一片苦心,就算今生不能做他的妻子,希望也能为他做点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景亦秋好像就是个傀儡一样,一心一意的爱着心里的那个人。只要是他说的,景亦秋就会尽心尽力的去做。哪怕是自己遍体鳞伤,哪怕自己可能会性命不保。

    又是一个不安宁的夜晚,夏言羽和司尚允用过晚膳后已经睡下了,只是白天的事谁都没有提起,夏言羽的多么希望司尚允回来之后能告诉自己今天与谁见面,可是司尚允像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

    司尚允并没有发觉夏言羽的心事,只是一直在想白天司尚飞,他不知道司尚飞明明说好的事情为什么突然会变卦呢,难道司尚飞是在给自己暗示什么,还是有什么目的。

    司尚允一向都把七王爷司尚飞当成跟自己比较亲近的王爷,虽然两个人差别很大,可是这么多年来陆云帆一直不在自己身边,这个司尚飞跟陆云帆长得比较相似,便是司尚允的安慰,每每见到司尚飞他就会想到当初自己拿可怜的弟弟,虽然如今已经知道弟弟安然无恙,可是司尚允还是没有能力将他接回来。

    现在宫内这么乱,司尚飞多少也肯定是被人利用了,如果不是那一次偶尔捡到他喝得药,司尚允可能都不知道现在的七王爷也像当年的九王爷陆云帆一般被人下了毒。

    司尚允都不知七王爷从小身子骨就弱,只能靠药物来减少疼痛,也许他都不知道这么多年折磨他的病魔是自己的亲兄弟造成的。

    司尚飞的身体并不是一出生就如此虚弱不堪,他跟这些王爷们一样,活蹦乱跳,到哪儿都能听到司尚飞的声音。可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司尚飞的身子变得很是羸弱。连多走几步都成了一种障碍。司尚允不像是司尚渊和司尚荣那般无情,看到自己的手足变成这样,司尚允的内心是难过的。毕竟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就这么整日靠着药物来维持,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司尚允也担心,会不会哪一天,司尚飞再也起不来。

    夜静的有些恐怖,司尚允像是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杀气在靠近自己,他知道继位之事已经藏不住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感觉到他的敌人已经向他发起了攻击,他现在必须做好准备,绝不可以让那些恶人得逞。皇帝是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来以为内母妃的事情司尚允都没有好好尽孝道,也正好应了那句,子欲养而亲不在。司尚允绝不允许在继承帝位的事情再出现任何差池。这个大鸢朝是皇帝辛辛苦苦守下来的,决不能在他们这一辈垮掉。司尚允的肩上扛着的重担好像越来越重,重的都有些喘不过气。司尚允躺在床上脑子里全都是这些事情。而旁边的夏言羽就只想着今天自己看到的事情。看来这个景亦秋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平时不言不语的,一上来就是冲着太子爷来的。夏言羽这才反应过来,之前是自己情轻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