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八十九章 往事

3157 2016-08-12 14:59:46

    夏言羽借着今天出去玩累的借口就早早睡下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今天她和小玉回来以后他就觉得有什么心里不太对劲,但是自己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

    “言羽,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司尚允见夏言羽没有搭理自己却先睡下了,心里有些不痛快,毕竟夜晚床上之事,还是需要满足一下他的。

    “尚允,我今天有点累,早点休息吧!”夏言羽第一次拒绝司尚允,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这样,不就是陪景亦秋出去了吗,就算真的有什么也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太子爷总有一天还是会有很多女人的。现在司尚允是太子爷,哪一天,若是登上了地位,免不了会有佳丽三千。到了那时候,夏言羽还是不得不去接受这个事实。毕竟自己选择了这个人。

    她心里责怪着自己怎么可以如此的小气,可是心还是没有办法听从他的。其实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时,心里无法容忍任何的背叛,爱是自私的,女人永远都不可能心甘星愿的与别的女人分享她的男人。就算是简单的吃个饭,都会觉得是一种威胁。

    司尚允没再说话,今天回来小玉就告诉他夏言羽心情不好,让他小心哄着,虽然司尚允不知道夏言洛所谓何事,可是作为丈夫他知道他是有义务让自己的女人开心。

    可是司尚允见夏言羽确实有一些累的样子就没有再问下去,反而紧紧的抱住了夏言羽,吻了吻他的脸。

    “有我呢。别想太多的事情,好好睡一觉吧。”司尚允的声音很小,只在夏言羽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她知道夏言羽有时过分坚强,在这个时候要是自己就像可怜一个人一般对待他的话,肯定会惹她生气的,所以这样从精神上支持他最好不过了。

    夏言羽感觉到了司尚允的体温,心里一下子舒服了很多,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呢,太子爷还是很喜欢她的。夏言羽转过身来,把自己投进了司尚允的怀里,见到夏言羽这般样子,司尚允不由得动了动嘴,笑开了。

    “你好像已经开始了你的计划?”黑衣人正坐在景亦秋的床上,虽然半脸都被蒙住了,可是那炯炯有神的眼睛还是不放过一点动静,景亦秋都不敢正眼直视他。

    “是的。”景亦秋还是不敢抬头,由于是夜晚,景亦秋那乌黑的头发已经被散开了,要不是这么紧张的气氛,任何人看了都能心动。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必须给我把司尚允死死的掌控在手中,要不然我发誓你永远都见不了他。”黑衣人的声音带着一股杀气,吓得景亦秋赶紧跪下来,她知道黑衣人已经为自己上次的失误而生气了。

    “我会做好的,请你别为难他。”景亦秋的样子像是在恳求这个人,可是声音却带了许多的情绪,让人无法捉摸的透。

    景亦秋抬起头看来一眼眼前这个黑衣人,他真的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在玩弄自己,既然让她遇到了心上人,为什么还用这种方式来折磨他们,早知道会有今天景亦秋宁愿不让他认识自己,这样也许痛苦就能少一些。现在景亦秋不但见不到那个心爱的人,就连自己的性命都有些难保。想要熬出头,就只能在太子府里,不顾一切的替别人做事。

    “这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想要见到他,最好别再让我等了。你不是说你爱他吗?爱他就赶紧吧事情做好,别总是拖拖拉拉的。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黑衣人说话声音有些大,吓的景亦秋连着说了好几个“好”。

    黑衣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像是好有什么事要做一样,东张西望的看着周围,等他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可疑之人是才站起来走到了景亦秋的身边。

    “皇兄好福气,这么个美人还愿意为他卖命。”黑衣人的语气中带有一些讽刺,在他的心里这个被他称为皇兄的人如同废物一般,景亦秋在他看来真的是浪费了。

    黑衣人用手抬起景亦秋的下巴,看着她饱满的红唇有些心动了,他真的恨不得马上就骑在景亦秋的身上给自己解渴。

    “你别忘了,没有我你不可能接近司尚允。你若是敢对我怎么样的话,你觉得你还有别的机会接近太子府接近司尚允吗?现在整个府里全都是人心惶惶,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我既然答应了做事,就肯定会尽心尽力。可若是你先对我不客气的话…人可都是为了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景亦秋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这个人不可能动她的,现在对于这个人来说景亦秋是她唯一的出路,只要景亦秋帮他出掉了司尚允这个人,他就少了一个对手。

    “哈哈,不仅漂亮还这么聪慧。我都不舍得把你送给司尚允了。”黑衣人像是被说中了一般收回了他乱动的手,虽然眼前的美人让他有些冲动,可是他不能因为她这个而影响大局。

    “请你回吧!”景亦秋毫不留情,对于这样的好色之徒她早就已经看烦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景亦秋也不会在这里受这种侮辱,但是他是景亦秋的救命恩人,景亦秋又怎么能忘记呢。

    见景亦秋怎么不待见自己,黑衣人便愤怒的离开了,虽然心里有火但是黑衣人知道目前景亦秋是一个重要的棋子,先忍忍再说。

    黑衣人走后,景亦秋独自坐在窗前想起了以前的事,那时景亦秋很小的时候,与她的娘亲一起来京城找他失散多年的父亲,路上遇到了小偷,把它们身上仅有的银两都偷了去了。

    景亦秋不知她和她的娘亲多久没有吃饭了,只知道她已经饿得不能再动了。

    “娘,我饿!”景亦秋眨了眨她那双可爱的大眼睛,肚子饿的已经嘟嘟叫了,不过此时已经这么晚了,估计还是要这样过夜了。

    “亦秋,再忍忍。等找到你爹爹以后就有吃的了。”景亦秋的娘知道孩子很饿,可是现在这么晚了,根本就找不到吃的再说了她一向好强绝对不会乞讨的。

    “爹爹怎么不来接我们啊?”天真的景亦秋以为他的爹爹会来就他们,可是他哪知道此时他的爹爹根本就不知道景亦秋的存在。

    “亦秋,爹爹一时间找不到我们,所以我们一定要挺住,让爹爹见到你好吗?”赵楚莲抱着已经饿得不经事的景亦秋,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自己那么多年不见的相公。

    景亦秋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她也不知道赵楚莲是不是在骗她,可是现在对他来说只能咬着牙忍着,要不然她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的爹爹了。

    太阳慢慢的升起,小景亦秋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的爹爹来接她了,他的爹爹抱着她把抬的很高很高。

    景亦秋醒了,是饿醒了的,饥饿感已经提醒着她,刚刚的一切都是梦,现在她醒了,什么都不见了。景亦秋开始哭开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会落到这般田地,也无法理解他的爹爹为什么不来找他们。已经等这么久了,还是见不到爹爹。景亦秋心里都有些绝望。

    “让开,让来”一群人正在往景亦秋的方向骑着马赶过来了,可是此时的她已经无力动弹,再加上自从自己醒了一来他的娘亲就没有动过,就像是死人一般。

    “娘,你醒醒啊,娘!”景亦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群人越来越近,她和赵楚莲却怎么也动不了,景亦秋试图把赵楚莲抬走,可是小小的她无法把一个大人挪动,再加上这几天的都没有吃饭,连自己的长身体都无法移动。

    马蹄声越来越近,景亦秋只能在心底里祈祷让那些人绕道过去。景亦秋用自己小小的手抱住了她的娘亲,她知道现在做什么也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希望自己的身体能保护她的娘。

    景亦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再挣来眼睛时已经被一个陌生人救下了,景亦秋傻傻的盯着那个人看,景亦秋从来都没有见过长得如此俊俏的男人。

    “你没事吧?”那个人正抱着小小的景亦秋,虽然景亦秋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从他的眼神中能看到无比的温柔,就像她的娘亲看他时一样。

    “给他们一些银两吧,”那个人已经把景亦秋放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只剩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谢谢的景亦秋。

    景亦秋看着远去的那个人,心里居然莫名的钦佩起这个人来。能救别人的人,肯定也坏不到哪儿去。这是赵楚莲从小就跟景亦秋说得话。

    过了一会儿之后景亦秋才反应过来,赵楚莲可能是饥饿过了头,昏昏沉沉的一直不见醒。景亦秋看着手里的一些碎银子,然后又看看已经不见踪影的那群人。

    景亦秋拿着钱去买包子的时候,心里是暖暖的。已经好多天没有见过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