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九十九章 吃味儿

3143 2016-08-12 14:59:46

    “我倒要看看她能风光多久!”沈长情好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的说道,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阴谋,嘴角上已经挂上了诡异的笑容,沈长情像是看不明白一样,眨了眨她那双眼睛,一脸无辜表情。

    “长情姐姐,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你不是说景亦秋那个贱人不是省油的灯,**不一般吗?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滚出去啊?”柏如沁看到沈长情脸上的笑容,多半也猜到沈长情已经找到对付景亦秋的办法了,可是一向笨拙的柏如沁,当然也猜不到,沈长情到底想的是个什么样的阴谋。

    “如沁妹妹来!”沈长情看着柏如沁格外的温柔,做了一个让她过来的手势,在柏如沁的耳边说了点什么,柏如沁已经笑得像花一样灿烂。

    “哈哈”不知道沈长情到底给柏如沁讲了些什么,但是像是真的是一件能打到演出的办法,要不然沈长情也不会笑的这么开心。

    “姐姐英明,就是不知道到时候那贱人还会不会这么嚣张!”柏如沁嘴巴都已经张的老大,刺耳有讨厌的笑声也响得老高。

    谁也不知道沈长情到底阴谋着什么,但是这个太子府中这些女人之间的争夺才刚刚开始,谁也不知道最终的赢家是谁,但是谁也不想认输,也不会认输。

    “太子妃,好像很乐意让景亦秋做妃子。”沈长情若有所思的说道,沈长情比柏如沁年长几岁,做事虽然也毛毛躁躁,但是她也能看出夏言羽对景亦秋比他们俩好的多。进府的这些女人,各有各的心思,有事没事儿都会观察着府里的事情。尤其是太子妃,夏言羽。今天,太子妃跟景亦秋一起跟司尚允吃午膳的事情府里上下的人全都知道。沈长情这才越来越觉得,这个景亦秋不仅把司尚允给抓牢了,还给太子妃收编了。

    “乐意?那夏言羽脑子坏了吧?太子妃的位置可就这么一个,要是让景亦秋当了妃子的话,那可就离太子妃的位置不远了。这个夏言羽看着挺聪明的,怎么做起事儿了如此愚笨呢?若是真如姐姐你所说的话,那夏言羽这个女人也太让人牵着鼻子走了吧?!”柏如沁还是不明白沈长情说的意思,虽然她知道不能让景亦秋抢了这个位置,但是她觉得,这个位置要做也就是她做,虽说她和沈长情关系不错,但是到了最后谁又管得了姐们情分。

    “当然是谁的危险最小,就会选谁了!”沈长情是司尚渊托了陆雨陆云从她们父亲那里要来的歌姬,虽沈长情是一个小小的歌姬,但是浑身透露着一股子魅惑,很少有男人能抵挡得住她的美貌,这也是司尚渊要选她送于司尚允的原因。进府的时候司尚渊也给沈长情弄了一个大家闺秀的名分。好让她在太子府里不被人看低。司尚渊为了让人接近司尚允,也是费劲了心思了。

    这样一来,司尚渊的人选上妃子的可能性比较大,当然司尚渊对沈长情是很有信心的,沈长情也算是没有丢司尚渊的脸,她的容貌确实很突出,但是司尚渊实在是不太了解司尚允的嗜好。沈长情,当初来到府里之后便决定一定要熬出头,不能像是宫里的妃子一样,一辈子的时间全都浪费在了等待上。

    这也是沈长情这么突出,但还没有得到司尚允的宠爱的原因,司尚允根本不喜欢,而且也不会让沈长情当自己的妃子,这样一来司尚渊所有的信息只能就这么消失。

    而柏如沁是顺天府尹的人,他的义父柏松林看在她也处理过大鸢朝的政事,容貌也没比别人差,才会送到这里来,可是虽说她们招进太子府,目标都是同一个人,但是她们各自都担负着不一样的使命。

    “什么危险?”柏如沁越来越不理解,她不知道自己当上妃子还会给谁带来危险,再说了她危险也不会去害她亲爱的男人,她也是因为义父说司尚允很可能是未来继承皇位的人,所以才答应柏松林,而且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未来能当上皇后后的风光。

    此时沈长情已经把所有事情按自己的意思分析了一般,他是司尚渊专门挑来安插在司尚渊身边的耳朵,虽然最初心里很是不愿意,但是当他来到太子府见过司尚允以后就改变了想法,司尚允英俊潇洒的样子已经深深的吸引了沈长情的眼球。

    虽然司尚渊也对沈长情不错,但是沈长情是个聪慧的女人,司尚渊是想要找个机会干掉司尚允的,沈长情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她能看出来靖安帝对司尚允的偏爱,虽说没有表现的很突出,但是她这些日子在太子府的像是看到了未来一般,司尚允很可能是未来的的帝王。

    如果有机会她能坐上太子妃的位置,那也很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后。所以沈长情不管最初以什么目的来到了司尚允的府上,但她明白,现在她想方设法坐上妃子的位子才是最明智的。

    沈长情没有回答柏如沁的问题,她心里很清楚皇后只有一个人,至于柏如沁,沈长情目前还是没有敌意的,不过未来就不能确保亲手除掉柏如沁。

    有时候人心就是这样,永远不能看到是黑是红,至少它在利益面前永远是自私的,所以人力在利益面前应该很少有感情的。

    “小姐,刚刚那两个女人又来惹事!”小玉察言观色的说道,毕竟今日之事夏言羽肯定会有些想法吧,景亦秋都找上门来了,同样是女人肯定会有不舒服的。

    “她们俩惹什么事呀,她们已经知道尚允不喜欢夏言洛了。”夏言羽无所谓的说道,她现在头很疼,夏言羽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这些事情的发生了,以前的事情本就是前世发生过,所以她才能想办法解决,但是现在敌在暗处,她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所以把景亦秋送走便回房休息了。

    “小姐,不是夏言洛,是景亦秋!”小玉怕是被人听到一样,说的很小声,之前让司尚允假装对夏言洛有意思也是因为想要用这两个人折腾折腾夏言洛的,如今夏言洛的情况他们应该是知道的,随意也不会去招惹她。

    夏言羽听到景亦秋两个字,有些心烦,不知道是不是在吃醋,她只是不喜欢司尚允对景亦秋如此友好,也许女人的通病,永远都不希望有第二个女人对自己的亲爱的人走的近。

    “景亦秋姑娘怎么了额?因为她?”夏言羽没有表现出厌恶,反而心平气和的说道,夏言羽老觉得这几日小玉有些不对劲,不想以前那么单纯,感觉心里装着什么事情一样。

    “听翠儿说,她们听说姑爷看上景亦秋姑娘了,所以才......”小玉走到夏言羽的身边,轻轻的帮她捶背,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夏言羽的表情.

    “让她们闹去吧.”夏言羽冷冷的说了一句,虽然心里很难受,但是还是没有表现出来,这一切比起她前世的痛苦,又能算什么,更何况司尚允没有亲口说喜欢景亦秋的,这些谣言,他只要装作没听见就好,说不定有人故意做给她看的呢。

    “小姐,这两个女人真的能闹腾,什么时候能消停呀?府里人现在都在议论她们了,可真是不消停。”小玉嘟嘟嘴说道,样子可爱极了,弄得夏言羽不由的捏了捏她的小脸。

    “你这傻丫头,她们闹她们的,我们只管看戏就是了。”夏言羽笑着说道,毕竟这些人都是各有目的的主,等到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完成自己的使命的时候,自然就消停了。

    “小姐你是好脾气,我看到他们都觉得烦,不知道姑爷他是不是也很难熬。”小玉继续锤着夏言羽的背,脸上充满了对柏如沁和沈长情的厌恶。

    “小玉,你对今天的事怎么看?”夏言羽突然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夏言羽总觉得景亦秋有些不对经,虽然看着就是为了讨好司尚允,但是夏言羽隐隐的感觉景亦秋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她总觉得能在景亦秋的眼中看到一种神秘感。

    “小姐说的是,景亦秋姑娘来找姑爷的事情吗?”小玉没有再帮夏言羽捶背,站起来边说着便拿起茶壶给自己和夏言羽都倒了一杯茶。

    “恩。”夏言羽把茶杯接过来抿了一口茶,若有所思的说道,她虽然对景亦秋有所怀疑但是也不排除因为司尚允的原因才对景亦秋有一些偏见,所以想听听的她最信任的人的想法,那便是小玉了。

    “我觉得吧,那个景亦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着她乖巧,肯定也想做妃子,可是他平时温顺的性格已经赢得了不少人的喜爱,今天就有一个丫鬟为了她挨打了。”小玉很认真的说道,他说的没错,景亦秋的性格确实很多人喜欢,就是岁清完她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跟她相处比起夏言洛都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