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章 担心后路

3133 2016-08-12 14:59:46

    “丫鬟为了她挨打?”夏言羽刚刚因为太累就睡觉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小玉说的时候只是以为她们只是拌嘴而已,没有想到会动手。当然,夏言羽也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子功夫,景亦秋和那两个女人竟然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夏言羽一听到景亦秋跟司尚允挂上联系之后便更加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是呀,沈长情姑娘和柏如沁姑娘打的,如果不是姑爷赶过去,可能景亦秋姑娘也一起挨打。听说姑爷还发了好大的一顿脾气呢。说来也是奇怪了,姑爷好像好久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了。小姐,你说这个景亦秋是不是有意的呀?居然能让太子爷给她出气,还真是不得了。现在府里都在说这件事情了。”小玉眨了眨她的双眼,仔仔细细的把刚才的事情连带动作给夏言羽讲了一遍。说话的时候还会故意看一眼夏言羽的表情,然后一副满意的表情接着说。

    “尚允,怎么会在那儿啊?”夏言羽没有问别的,听完整个故事她只听进去了,司尚允出现的一段,没有想到他还愿意为景亦秋出气,虽然也是在理之中,但是总是觉得这一切都在她的理解之外的事情。难道说刚才那一副李素珍的画真的让司尚允对景亦秋的态度有了转变?虽说这是府里的事情,司尚允管这个理所应当。可是景亦秋的身份现在毕竟还很特殊,这么出手相救的话,难免互让别人觉得景亦秋不同寻常。

    “姑爷怎么到那里的我也不知道,只是那两个女人吓得都不敢说话了!听说,柏如沁都吓得哭出来了呢。可见姑爷有多厉害了。”小玉得意的笑着,像是柏如沁和沈长情挨训她很开心一般。

    平日里沈长情和柏如沁喜欢动不动就拿下人撒气,目中无人,更不会把这些下人放在眼里。甚至有一次,柏如沁还差一点就弄出人命。原因不过就是因为一个丫鬟弄翻了柏如沁的胭脂盒而已。这也是小玉和其他府上的下人觉得她们活该的原因。现在出了事,她们可是高兴坏了。

    “小玉,她们挨训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夏言羽见小玉得意的笑容,虽然她知道小玉不喜欢她们俩,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开心吧。而且按照之前的话,小玉不会表现的如此得意的。

    “小姐,你不知道平时那两个女人是怎么多我们这些下人的,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您最近一门心思全都在太子爷的身上,可能对府里的这些琐碎事情不上心。现在府里的丫头们全都不喜欢沈长情和柏如沁。她们对待下人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小玉说的是实话,虽然她们不敢对小玉怎样,但是府上也有好多根小玉一起的关系好的丫鬟,小玉每次都能听见她们偷偷的哭。

    “那她们这也算是自找的了?没想到这种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女子,内心竟然如此污秽!怎么能这么对待下人呢。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夏言羽见小玉一脸委屈的样子,不由得心疼起来,毕竟小玉就像是自己的亲姐妹一般,她被欺负肯定会心疼。

    小玉使劲点了点头,夏言羽最疼他了,小玉这么一说肯定也知道沈长情和柏如沁确实是有些过分,也该好好教训教训了。

    “小玉,太子爷去哪里了?”夏言羽只才意识到,用过午膳之后就没见司尚允了,难道是又出去了,夏言羽心想。

    “太子爷和管家出去了。”小玉刚刚进来时看到司尚允和万福出去了,但是只是远远的看到,没有问他们去哪里。

    “出去?”夏言羽本想找司尚允聊聊的,几天从夏言洛他们的住处回来时,就像好好找司尚允聊聊的,结果景亦秋也在,也就没聊成,现在又出去了。

    “是呀,我从背后看见的,就没来得及问去哪里?”小玉见一脸失望的夏言羽说道,她也知道今天夏言羽本来心情很不错的,但是见到景亦秋和司尚允在一起,这会儿又有些伤心了的感觉。

    “知道了,小玉我有些累了,你先下去吧。”夏言羽觉得有些困,先要休息休息,这几天因为担心他弟弟,还有府上的事,总是失眠。刚想着府里该消停几天的时候,偏偏又出来一个景亦秋。这让原本就很介意景亦秋的夏言羽,更加的不舒服了。

    “小姐,要不要我给你准备热水,洗个澡再睡,应该会舒服些,看你这些日子消瘦了不少。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能把身子弄垮了呀。”小玉见夏言羽疲惫的脸,有些心疼的说道。

    “没事,我就休息一会,太子爷回来记得叫我。”夏言羽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小玉见夏言羽已经躺下,便关好门走了,屋里就剩下夏言羽一人。

    此时,苏倩茹和夏言洛也已经用过午膳了,这些日子不像往日,他们已经好几日没见司尚允了,别说是过来找她们,所以饭菜也比往日少了不少。

    “洛儿,看到了吧,我让你听我的不要惹事,现在好了,连饭都要看下人的脸色吃。你说说你,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我告诉过你多少回了,要镇定要镇定!这下可好,现在连下人都不听我们的使唤了。我看呐,我们离在太子府里站住脚可是越来越远了。”苏倩茹一脸不满意的说道,这些日子他已经受的够够的了,本以为进了太子府,靠夏言洛能过上好日子,没有想到好日子没过上还被人家管着,算是把这个已经习惯了富裕生活的苏倩茹有些吃不消。整日的饭菜连个荤腥儿都没有。别说是夏言洛,苏倩茹早就已经受不了了。

    “娘,你怎么有怪我了,我不也尽力了吗?都怪那贱女人,谁知她有那么多心机!”夏言洛见苏倩茹又开始唠叨,这几日听得她的耳朵都臭了。

    “以前总说人家不如你,现在看看人家,已经成了太子妃,你怎么不让我省省心啊!以前在青州的时候若不是你非要抢夏言羽的夫君卢浩天的话,能有今天吗?哎,我看这辈子靠你是靠不住了。”苏倩茹像是对夏言洛很有意见的样子,一脸不满意的说道。

    “娘,你怎么总说那贱人的好呀,到底谁才是你的女儿,当初要不是你偏要要夏家家产,我早就跟浩天结婚了。再说了,我跟浩天的事情跟现在有什么关系啊?!娘,现在这样子怎么能只能怪我一个人呢?”被苏倩茹这么一说,夏言洛一肚子的委屈,虽然苏倩茹也是无心的,但是这些日子她也憋了一肚子的话,不知道往哪发。

    “洛儿,不是我说你,要不是那个红景花,你现在有好好打扮自己吗?整天跟那个小贱人赌气有什么用,你要振作起来,你再不让太子爷喜欢上你,我们以后的日子要靠什么呀?我一看到那个夏言羽整天端着太子妃的架子我就受不了。”苏倩茹终于说出了她的担忧,今天被夏言羽说过以后夏言洛一直躺在床上没有起来,这才让苏倩茹不得不说她。

    “娘,不是我不努力,一边是夏言羽那个贱人,一边是景亦秋这个女人,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太子爷有那么听夏言羽的话,你让洛儿怎么办呀?太子爷也不是说接近就能接近的,太子妃这个位置更不是说坐就能坐上的。”夏言洛差一点哭了出来,他从来都没有这样被男人冷落过,想想都觉得心寒。

    “洛儿,不是娘亲说你,只是害怕以后我不在了,你孤苦伶仃的,没有人照顾,你让我怎么放心的下。为娘怎么能让我的宝贝女儿受委屈过日子呢。”苏倩茹终于说了一些让人心疼的话,作为母亲的她,虽然对别人心狠手辣但是对她唯一的女儿还是很爱的。

    “娘,你怎么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呀,你还这么年轻怎么会没有了呢,是我不争气。”夏言洛听到苏倩茹这么说,她也有些感动,还有一点后悔刚刚的冲动。

    “洛儿,我们要想想办法才行,眼看那个司尚允像是指望不上了。”苏倩茹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今天听丫鬟说,司尚允像是看上景亦秋了,这样一来夏言洛肯东没有戏了,这个景亦秋最初想让夏言洛做妃子,但是如今景亦秋改变计划,亲自勾引太子爷,那夏言洛肯定是没有机会了。

    “娘,你放心,我会让夏言羽那个贱人生不如死,到时候她后悔都来不及呢。”夏言洛咬牙切实的说道,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夏言羽一人造成的,夏言洛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过错,当然他是不会觉得自己有错的。

    “但是,你要怎么对付她呀,她现在可是太子妃呀。”苏倩茹看着满脸挂满仇恨的女儿,并没有担心什么,反而有些喜悦。

    夏言洛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凑近苏倩茹的耳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