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零一章 陪在你身边

3144 2016-08-12 14:59:46

    这么些日子,陆云帆机会是走遍了青州附近的所有地方,这些地方,有的夏言羽来过,有的夏言羽曾经说过。只要是关于夏言羽的,陆云帆全都记在心里。经过这些日子,陆云帆也算是知道了一些道理。司尚允现在的状况,如果自己不去帮他的话,到最后很有可能会剩下司尚允一个人孤军奋战。陆云帆再怎么样,也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是,司尚瑜。

    经过一番考虑之后,陆云帆决定,回到京城。

    “你跟了我走了这么多天,走了这么多路。你不累吗?”陆云帆停下脚步,没有回头的说道。

    此时的莫雪鸢已经疲惫不堪了。毕竟莫雪鸢只是个女子,哪能跟得上陆云帆的脚步呢。“不累,如果我觉得累的话,也不会这么跟着你了。”

    陆云帆看到前面有一家茶馆,便带着跟在后面的莫雪鸢走了进来。

    “莫小姐,你说你只是看过我一眼,难道就这么一眼也值得让你受这种苦?有新鲜劲儿是很正常的,不过,要学会适可而止。我现在要回家了,你不能再跟着我了。”司尚允喝着茶,语气冷的好像是冬日里的冰雪。

    不过这些在莫雪鸢眼里并不算什么,这么多天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陆云帆对自己的视而不见。这次能带着自己进茶馆,已经是对自己很好了。她也学着陆云帆拿起一盏茶,品了一口说道:“你在外面这么多天,是该回家了。不过,能不能。。。”还没等莫雪鸢说完话,就被陆云帆狠狠的打断:“不能。你应该知道我说的家是什么地方。我怎么能带着你回去呢?再者说,你身为一个女子,难道就不能自重一点?这么随便跟着男人回到家,让别人看到了,怎么看你?莫小姐,你要么回到自己的家,要么就回到客满楼去吧。别再跟着我了。”

    莫雪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她知道,现在的陆云帆什么都听不进去。脑子里全都是夏言羽一个人。可是莫雪鸢好不容易等到的陆云帆,怎么能就这么放弃呢?!正当两人出于尴尬的时候,茶馆里的茶客们突然从桌子底下拿出长刀长剑。速度快的,连陆云帆都没有没得及看就已经被包围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动手?”陆云帆手按住桌子上的剑鞘,握得手指头的关节都有些发白。莫雪鸢虽然没见过这种场面,可是自打决定跟着陆云帆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了随时都会有危险的准备。陆云帆的两眼充满杀气的看着这些杀手,从穿着打扮上完全看不出是何人所派,更看不出是哪个门派。可越是这样,就越能证明,这些人肯定是宫中之所派,不然,怎么会害怕陆云帆发现身份呢?

    那些人什么话都没说,拿着剑就冲着陆云帆砍过来。陆云帆拉着莫雪鸢夺过砍过来的刀剑。一把就推开了莫雪鸢。

    受到惊吓的莫雪鸢,看着这些人,每招每势都是下的死手,毫不留情。陆云帆这次出行身边没有带任何人,看着孤军奋战的陆云帆,莫雪鸢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你们可知道我是什么人就敢下死手?你们是什么人派来的?”陆云帆的手已经开始有些发抖,毕竟以一敌多,怎么样都吃亏。何况,这些人全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你是什么人我们不管,我们只为主人做事!主人要你死,你今天就活不了!”领头的一个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接下来的厮杀当中,陆云帆的体力消耗的相当严重。他喘着粗气,看着瘫坐在后面的莫雪鸢,喊道:“赶紧走!”

    莫雪鸢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抛下陆云帆一人逃跑呢。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领头的那人的剑刺向陆云帆的后背,莫雪鸢什么都没有想,便冲到了陆云帆的身边,剑毫不留情的刺进了莫雪鸢的臂膀。顿时血流如注。

    “莫雪鸢?莫雪鸢?你何时做什么?”陆云帆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弱小的女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胆量,来给自己挡这个剑。

    好在剑刺进的不是胸膛,虽然疼痛难忍,可是莫雪鸢还是有知觉的。她看着陆云帆孱弱的说道:“云帆,我求求你,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好不好?我想跟着你,我想要在你身边。你心里有别人我不在乎,可是只要你让我立在你身边就好。”

    “好了别说了。”陆云帆把莫雪鸢轻轻地放在地上,拿起地上的剑就要冲过去的时候便被莫雪鸢拉住。“莫雪鸢!”

    莫雪鸢没说什么,发白的嘴唇,看上去格外的惹人怜爱。她拿出随身带着的口哨,用尽了力气一吹。没一会儿,就来了很多的带刀侍卫。

    在场的人全都陷入了一种恐慌。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陆云帆看着这些带刀侍卫之后边问道:“你们什么人?”

    这些人没有理会陆云帆的询问,反而扶起倒在地上的莫雪鸢,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小姐?听到这个词之后陆云帆回过头看着已经晕倒的莫雪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等陆云帆继续追问便听到带刀侍卫说道:“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连紫阳郡主都敢伤?真是不想活了!给我杀!”

    紫阳郡主?难道是退隐多年的紫阳王的女儿?怎么可能呢?陆云帆一瞬间陷入了迷雾之中。这一切就只能等到莫雪鸢醒过来之后才能揭晓了。

    “等等,留个活口!”陆云帆说着走到领头人面前,他已经被砍的奄奄一息了。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陆云帆刚说完,那个领头人便咬舌自尽。这些刺客竟然全都是死士!这回真的能确定是宫里人所为了。可是谁会知道的陆云帆的身份,千里迢迢跟踪过来,动手呢?司尚渊和司尚荣按理来说是不知道才对,可是…现在死士全都死了,这些谜团注定是解不开了。陆云帆看着被抬走的莫雪鸢之后,心里的愧疚油然而生。若不是因为自己的话,莫雪鸢也不会受重伤了。

    那些侍卫把莫雪鸢送到医馆,毕竟全都是一些大老爷们儿,照顾莫雪鸢还是有些碍手碍脚。就只有陆云帆来照顾了。他在莫雪鸢的床边陪了两天两夜,一方面是莫雪鸢的伤跟自己脱不了关系,自己若是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话,还是说不过去的。另一方面陆云帆心里装满了各种疑问,他需要莫雪鸢亲自告诉自己。

    莫雪鸢的伤很重,可是好在没有刺进要害。加上这些日子的劳累,莫雪鸢,彻底垮了。躺了两天之后,莫雪鸢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醒过来的莫雪鸢发现自己只要微微动一下后背就疼的不行,好像还要炸开一样。她看到伏在自己身边的陆云帆之后,欣慰的笑了笑,眼泪也不自觉的顺着脸颊流下。这一刻,莫雪鸢等了好久。虽然现在的陆云帆是因为自责才会陪在自己身边,可是这些在莫雪鸢眼里全都不算什么,只要能看到陆云帆,只要陆云帆没有抛下自己就好。

    陆云帆被莫雪鸢的啜泣声弄醒,看到醒过来的莫雪鸢之后陆云帆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你终于醒了,你昏迷了两天两夜了。”

    “与其说是昏迷,还不如说是睡着了呢。这些日子,一直没有好好休息,正好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倒是麻烦了你,你应该比我还累。”陆云帆两天两夜没有好好休息,蓬头垢面的样子,倒也好笑。

    “这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紫阳郡主!”陆云帆故意把“紫阳郡主”着四个字说得很重。好像是在询问一般。

    莫雪鸢这才想起来前日发生的一切事情。当时的情况,陆云帆一个人根本就顶不住,只能动用跟在自己身边的带刀侍卫。

    “你都知道了。”

    “原来你真的是紫阳王的女儿。”

    “我爹爹说了,紫阳王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了,现在的他不过是个农夫而已。我呢,也只是个农夫的女儿,小农夫而已。所以,我还是那个在客满楼做小工的莫雪鸢。这没什么。”莫雪鸢故作轻松的说道。

    陆云帆冷笑一声:“说得可真是轻松。紫阳王在朝中的影响力谁人不知?他突然隐居山林的事情也在朝中引起不小的争议。你说你是农夫的女儿?可是那些带刀侍卫你又作何解释呢?你见过哪一个农夫的女儿有这么大的权力。连那些死士都能眼睛都不眨的杀掉!”

    莫雪鸢知道这件事情瞒不过去了,又或者说,莫雪鸢根本就没想过要隐瞒自己的身份。紫阳郡主这个身份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去隐瞒。当初也是为了在客满楼当小工,才会对老板谎称自己的身份。现在陆云帆既然已经亲眼看到了,莫雪鸢也就说开了。毕竟,早晚都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