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零三章 两难

3111 2016-08-12 14:59:46

    “娘,你说这个夏言羽这么突然过来臭骂我们一顿是怎么回事呢?我们又没有招惹她。不是说最近身子不舒服的吗?看她那个样子哪是不舒服啊?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是不是闲着没事做来找我们茬儿的啊?!”夏言洛被夏言羽这么一通说之后气的坐不住。这些天,夏言洛跟苏倩茹一直都捉摸着怎么去整夏言羽,可是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夏言羽这么威胁。夏言洛越想越生气。

    苏倩茹心里想的可不单单是生气这么简单。夏言羽的一些话苏倩茹还是听进去了的。景亦秋这个人到底怎么想的现在谁都还不知道,如果苏倩茹和夏言洛赌上一切去按照景亦秋说得去做的话,真的能如景亦秋所说什么都能得到吗?苏倩茹看着只顾着生气的夏言洛有些恨铁不成钢。夏言洛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苏倩茹还是很担心的。若是以后苏倩茹不在了,夏言洛的这种沉不住气的脾气肯定是会吃亏的。

    景亦秋已经决定开始动手,所以肯定是已经部署好了一切。连夏言羽身边的小玉都能控制住,区区一个夏言洛府里的丫鬟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今日夏言羽来的事情景亦秋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

    刚送走夏言羽还在惊魂不定,现在景亦秋紧跟着来,这让苏倩茹和夏言洛有些应接不暇,不知所措。

    “不知景姑娘前来,又是所为何事呢?”苏倩茹有些防备的看着景亦秋。看得出来,景亦秋是知道了甘冈太子妃来过的事情,这才来兴师问罪的。

    “夫人,我以为上次把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可是没想到你们还是会被太子妃的几句话弄的摇摆不定。你们可知道后果是什么吗?这些事情做到最后得力的还不是你们母女俩?”一进门景亦秋就直接把话说开,一点余地都不给她们留。这让原本就紧张的母女俩更加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景姑娘,看来你是知道了刚刚太子妃来过的消息了。不是我和言洛不为你做事现在太子妃已经知道我们之间的来往,如果我们一直一意孤行的,后果还是不好看不是吗?如果为了你,我们得罪了太子妃的话,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反倒是景姑娘你,千方百计的想让我们帮你,最后得力的还是我们,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不是吗?”苏倩茹说得还是有些道理的。景亦秋只是强硬的想要让苏倩茹和夏言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并没有说主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屋子里的下人们全都被苏倩茹赶了出去,景亦秋这么登门拜访,也让苏倩茹知道了自己的这间房子里是有景亦秋的眼线的。现在房间里只有她们三个人。夏言洛恨恨的看着景亦秋,刚想说话却被苏倩茹冷厉的眼神给打了回去。

    “夫人,太子妃跟你们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可是你们要明白,不管我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对你们没什么坏处的。太子妃那边可就不一样了,你们如果不听我的,就注定这一辈子都在夏言羽的脚下!夫人,我知道你是个不服输的女人,可是现在这个样子,你难道就心甘情愿被她凌辱吗?就算您愿意,姐姐可不一定愿意啊?太子妃的位置有那么多人都觊觎着,难道你们就不想?”景亦秋的话好像是一把利剑,直接刺进了在一旁不说话的夏言洛的心里。

    她慢慢的走过来坐到景亦秋的身边:“景姑娘,现在你需要我做的就是让我去勾引司尚允吗?”

    夏言洛突如其来的妥协,让苏倩茹有些吃惊。不过,现在陷入两难的苏倩茹也没有想好要怎么做。两边说得都有自己的一番道理。越是这样,苏倩茹就越怕到了最后成为别人的替死鬼,别说是太子妃的位置了,连命都说不准都会丢。

    不管夏言洛怎么表现景亦秋都看不上眼。就夏言洛这样的女人,景亦秋是打心底里嫌弃的。她的名声早就已经臭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若不是主人钦点,景亦秋才不会正眼瞧她她一眼。

    “姐姐,勾引太子爷虽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也并不是一件难事啊!现在太子妃风头正盛,可是在妹妹我看来姐姐以你的姿色不该安于现状啊。这件事情虽然是我让你们去做的,可是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们呢?所以说姐姐你不用这么紧张,好好做就好。至于别的,我会随时通知你们。切记,不要再着了太子妃的道儿,你以为她是为了你们好吗?”景亦秋的语气比刚才的缓和了不少,可是在苏倩茹看来,她们的处境已经很不好了。两边都是不可得罪的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从夏言洛的房间走出来之后,翠儿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姐,你觉得她们真的会按照你说的去做吗?她们毕竟都是夏府的人,难道不会同流合污吗?”

    景亦秋低头看着地面,柔声说道:“夏言洛那么争强好胜,苏倩茹又是恨透了夏言羽,她们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同流合污。夏言洛就是个蠢女人,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倒是阿哥苏倩茹不好对付。我看她那思前想后的样子肯定是在犹豫。不过,我相信夏言洛会为了太子妃的位置听我的话的。”景亦秋心里以已经有了对策。只是在等时机的成熟。

    夏言洛并没有跟苏倩茹说太多的话,只是一直在想刚刚景亦秋说过的那些话。夏言洛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一个对付夏言羽的招数,只是苏倩茹还一直没有点头答应。毕竟如果失败的话,很有可能会连累自己。夏言洛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的脸,心里还在想景亦秋的那句不该在夏言羽的脚下的话。不时的撩拨一下头发,脑子里幻想一下自己得到宠爱后的场景,好像一切都已经实现了一般。

    “死丫头,又开始做春梦了!”苏倩茹走过来狠狠的推了一把夏言洛。这才使得夏言洛从自己的遐想当中清醒过来。

    “娘,你这是作甚?”夏言洛撅着嘴不情愿的看了眼苏倩茹。实在不明白苏倩茹为何如此动气。

    “你还不明白吗?景亦秋这是想让借着我们的手除掉夏言羽,好自己登上太子妃的位置!你以为事成时候景亦秋真的会放过我们俩吗?现在我们若是想要保身,就只能按照自己的计划走。决不能着了景亦秋和夏言洛的道儿。这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贱,心中所想肯定不一般。我们决不能便宜了这些想让我们当替罪羊的人。”苏倩茹说着攥紧了手里的手帕,好像是要嵌进肉里一样。

    自打夏言羽去找过苏倩茹母女俩之后,便有好些日子没有动静。苏倩茹准备了几日,这日终于来见夏言羽。

    “太子妃,几日不见,您的身子可好?”苏倩茹的问候不仅没让夏言羽觉得很暖心,相反倒是觉得很让人作呕。

    “姨娘啊,身子早就已经好了。今日姨娘难得来,不知道有什么事呢?”夏言羽懒得跟苏倩茹假模假样的嘘寒问暖。苏倩茹能这么自己找来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又有什么幺蛾子。

    “瞧太子妃您这话说的,我们总归是一家人,多走动走动也是情理之中不是吗?”

    “好了姨娘,这里又没有别人,别如此假模假样了。你我是什么样的,我们心里都清楚。何必如此呢?您装的累,我听着也累啊。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夏言羽的不给面子让苏倩茹顿时觉得很没脸。可是苏倩茹并没有表现出来自己心里的愤怒。强忍下来之后,便笑着说道:“再怎么说我们还都是夏家的人。在这他乡,还是得互相照料着点儿。上次言羽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进去了。你说得对,景亦秋的事情我不想管,也不想管。所以以后我还是会带着言洛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夏言羽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这段话听起来简直是可笑之极。苏倩茹现在的言下之意就是不会和自己作对了。按照苏倩茹的性子,怎么可能会不与自己作对呢!可能现在坐在旁边的苏倩茹,条件允许的话,可能现在就想要拿着刀砍死自己吧。夏言羽冷笑一声,放下茶杯,看着苏倩茹说道:“是吗?就知道姨娘是个聪明人。总之你们适可而止就好。哦对了,最近怎么没见姐姐呢?”

    好像苏倩茹就等着夏言羽这么问一样,立马接过话茬儿说道:“言洛最近终于听我的话去寺庙拜佛了。这不,听说后天有个活佛会来,言洛去集市上准备香火去了。”说着苏倩如偷偷瞄了眼夏言羽继续说道:“听说那个活佛很有名,被他点过的人都能走好运,言洛昨儿个还跟我说想要带着你一同前去呢。只是不知道言羽你后天有没有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