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零四章 密谋陷阱

3140 2016-08-12 14:59:46

    听到苏倩茹的这一番话后,夏言羽不禁哎心里暗自发笑。夏言洛怎么可能会如此好心的想要邀请自己去什么庙会呢。不过庙会这件事情夏言羽还是听说过的,只是从来都没有去过。夏言羽没有表现出自己心里的疑问,反而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看着苏倩茹说道:“姐姐还真是有心,庙会还真是从来都未曾去过呢。不过就是不知道后天太子府里又没事情呢。姨娘你也知道,我作为太子妃,太子爷不在的时候府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得我亲自来,不然我还真是不放心。不过姨娘放心,若是后日,我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再身的话肯定与姐姐一同前去。”

    夏言羽的这番说辞既没有同意要去也没有拒绝,这倒是让苏倩茹心里有些把不准,她起身临走前还是说道:“言羽啊,最近府里实在是不太平,去庙会去去晦气也是挺好的。这种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姨娘慢走。“夏言羽并没有多说什么,苏倩茹越是这样,夏言羽就越是想要吊一吊她们母女俩的胃口。看苏倩茹如此紧张自己不会去的样子,她们已经是做好了准备了。可是这出戏到底看的是谁的洋相还说不一定呢!

    “小玉,你去派人帮我盯着苏倩茹母女,我倒要看看她们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夏言羽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闪过的是意思狠辣。夏言羽觉得,自己已经够给她们俩面子了,可是直到现在她们不但还是不知悔改不说更是要变本加厉,夏言羽觉得是时候好好的给她们一个教训了。

    小玉虽然受了景亦秋的控制,可是白天时候的她还是有些明白的。她听从夏言羽的吩咐,暗中一直盯着苏倩茹母女。夏言羽想的是不错的,后天就是所谓的庙会大典了。虽然今日,苏倩茹并没有从夏言羽的口中得到准确的答复,可是她们却觉得事先准备好还是有必要的。

    夜幕刚刚降临,夏言洛就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偷偷摸摸的出了府。来到一个离太子府很远的小巷子里。天气已经很冷了,夏言洛站在原地跺着脚看上去有些不耐烦的等着一个人。等了好一阵子才看到从不远处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一个人。此人身形高大,满脸胡茬,眉宇之间满是狠戾之气。

    “怎么这么久?“夏言洛很不耐烦的看着那个男人说道:”你知不知道我约你在此见面有多难?若是让别人看到了我可是要小命不保的!“

    粗野男人一把揽过夏言洛的腰,用指尖划过夏言洛的下巴粗声说道:“这不是来了吗?怎么,想我了?“这个粗野男人也不过是再过过嘴瘾而已,夏言洛在京城认识他的时候还是在一个赌坊里。认识这么长时间,见过的面确是极少。夏言洛向来都是喜欢长的好看的男人,这等粗野的难人,夏言洛自然是看不上眼的。若不是这次有事相求,夏言洛这辈子都不想看见这个人。

    夏言洛很不留情面的推开那个男人,语气气愤的道:“卫青,手脚给我放干净一点儿,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么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你觉得你这种人能配得起我吗?”

    她的话对于这个外在跟名字极其不符合的男人来说无疑是把极具侮辱性的利剑。他一把掐住夏言洛的脖子:“你这个贱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别以为自己住进了太子府就是太子爷的人了,就你的那些风流事谁人不知?就你这破烂不堪的身子,还在此出言不逊?我卫青虽然是一介匹夫,可也轮不到你这个贱人来侮辱!”说完卫青就把手放下来,夏言洛一脸通红,差点儿就断气。

    “好你个卫青,别忘了当初你在赌坊欠钱被人打断腿快送命的时候是谁救得你!现在你这条烂命捡回来了,就敢在这儿忘恩负义?实在是欺人太甚!“夏言洛一脸愤怒的凝视着卫青。

    夏言洛的那张脸无疑是她能活到现在的一个重要武器,卫青虽然嘴上说着狠话,可是在心底里却是对夏言洛的喜欢。他这种整日以赌钱为生,什么都没有,甚至要被人打死的时候被这么一个绝世美女相救,谁人不会动心?

    “你今日肯现身来见我,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吧?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

    夏言洛逗逗身上的灰尘,鄙夷的看着卫青,道:“后日就是庙会,那天,我会带着一个女人去庙会,我想让你….在路上挟持她,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要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夏言洛的眼睛是放着光的,好像那些场景现在就已经实现了一样。

    卫青倒是有些奇怪,夏言洛的敌人虽然多,可是能狠心下这种毒手应该就是太子妃夏言羽了。他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相信的说道:“你说的是太子妃夏言羽?夏言洛!你疯了!那可是太子妃啊!还是你的亲妹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妹妹?哼!我才不稀罕,就她那种女人,怎么可以当上太子妃,怎么可以踩在我的头上!卫青,你不是一直很缺女人嘛?这回你可是呀好好谢谢我了,夏言羽的姿色还是不错的,后天你若是干得好,虽说是一时之快,那也足够你回味一阵子了。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我能救你第一次,就可以救你第二次!所以,按照我说的做,事成之后我会给你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银子,一辈子都要不完的女人!“夏言洛的话无疑是吸引人的。更何况现在卫青什么都没有,若是真能有花不完的银子的话,这辈子也就不用担心自己的生计了。

    他思忖了一阵子之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看着夏言洛道:“好,既然你让我这么做,我就不推辞了!可是你要答应我连个条件。我想,这件事情除了我,没人能做的好了。“

    虽然有些不耐烦,可是夏言洛还是点了点头:“有什么要求就赶紧说吧、你也真是的,花不完的银子和要不玩的女人还不能满足你?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卫青笑着凑近夏言洛,在她耳边吹了吹风,惹得夏言洛的身子瞬间紧绷了起来。夏言洛这辈子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可以没有男人。卫青如此挑逗自己的行为,虽然自己有些紧张起来,却没有表现出来。卫青笑了笑。接着说道:“第一,你要确保我的安全,毕竟这可是太子妃,我掳走她简单,可是太子府知道了肯定不会罢手,更不会放过我。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我!”

    “那是自然!还有呢?”

    “还有就是…”卫青越来越靠近夏言洛,夏言洛试图推开卫青,可是一个弱小女子哪里敌得过人高马大的糙汉子。卫青的手越加放肆的开始在夏言洛身上游走。惹得夏言洛沦陷在了这个男人霸道的温柔乡里。

    卫青横抱着较小的夏言洛往自己的草窝里走去。因为是傍晚,方圆几里之内是没人的,正是因为这样,夏言洛的呻吟声越发放肆的回荡在山野之中。叫的卫青早就已经把持不住。

    “就只是摸摸你而已,就让你如此受不住吗?”卫青狡猾的笑着,看着身下的夏言洛,喘着粗气,好像恨不得让卫青要了自己一样。

    卫青粗鲁的和夏言洛过了一夜,这一夜夏言洛虽然疼痛,可是却好久都没有如此欢快了。

    “啪!”夏言羽狠狠的拍了桌子,说道:“好一个心狠手辣的放荡女人!我已经对她留有余地了,竟然还如此不知悔改!竟然想出如此不堪的手段来对付我!小玉,这件事情不要张扬,就等着后天吧,我倒要看看夏言洛能怎么对付我!”

    两日的时间过得还是蛮快的,夏言羽早早的起床,等着苏倩茹和夏言洛来接自己去庙会。

    正如夏言羽所料,夏言羽刚准备好没多久,苏倩茹就到这夏言洛来到夏言羽的府上。

    “姨娘和姐姐怎么这么早呢?有什么事吗?“夏言羽故意不提庙会的事情,让她们母女着急。

    苏倩茹瞪了瞪眼睛,道:“言羽怕是忘了吧?今儿个是庙会啊。马车都已经准备好,我和言洛来看看太子妃你有没有时间一同前去。“说着苏倩茹拉了拉夏言洛的袖子,示意她行李劝说。

    她不情不愿的行了一个礼,道:“太子妃,今儿个日头这么好,不出去逛逛实在是可惜。我们姐妹二人已经好久没有一同出去过了,正好趁着今日,去一去庙会,把我们心中的不快全都宣泄出去也是好的。你说呢?言羽?“夏言洛心里已经确定今日就是夏言羽的忌日,便说着最后的好话,让夏言羽上钩。

    夏言羽站起身,扶起夏言洛,温柔的说道:“姐姐说的是,庙会,还是值得一去的。我们之间的确是有些误会,趁这机会能解开心结,也算是好事一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