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零八章 自身难保

3136 2016-08-12 14:59:46

    虽说景亦秋的身份在太子府远远不及夏言羽高,可是现在谁都知道景亦秋深得太子爷司尚允的赏识,所以景亦秋的命令,下人们还是不敢违抗的。

    沈长情一脸通红的捂着脖子,很害怕的看着眼前的景亦秋,咬紧了牙关说道:“景亦秋,你若是敢对我动手的话最好要小心后果!我可是…”还没等沈长情说完景亦秋便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什么?你不就是司尚渊派来的人吗?沈长情?长情?哼,你不过是一介歌姬,你凭什么对司尚渊长情有爱?“

    听到这里沈长情不可置信的看着景亦秋:“你是怎么知道的?“

    “就你这种愚蠢的女人,实在是不明白十四爷为什么要派你进府?!你手臂上的”渊“字就不知道弄掉吗?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十四爷的人吗?你也不好好想想,你有如此美貌为何太子爷却对你置之不理?你不要以为太子爷是好糊弄的!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一件事儿都没有做成,还要你何用!“

    “十四爷?难道…“沈长情没有想到景亦秋居然也是司尚渊的人,可是沈长情不理解的是既然景亦秋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为何还要置自己于死地呢?

    景亦秋好像是看透了沈长情的心思一般,用手轻轻滑过沈长情的脸蛋:“你现在心里是不是有很多的疑问?是不是在想既然我们都是十四爷的人,为什么今日,我容不下你对吗?你的名字和你手臂上的字全都告诉我你爱的人时十四爷,很不巧,我爱的人,也是他!沈长情啊沈长情,别怪我,我是一个女人,我不能允许自己深爱的男人有别的女人!再说,你在这里一点作为都没有,到时候只要说你是受不了太子府的重担郁郁而终了,我相信十四爷是不会怀疑我的。“

    景亦秋已经没有很多时间可以浪费,算算时候,司尚允他们也该回来了。她没有兴趣也没必要听沈长情的任何解释。她后退了两步,冷冰冰的下了命令。

    不管沈长情这么呼喊,花园里一个人都没有,景亦秋站在岸边,看着慢慢沉下去的沈长情。冷冷的一笑:“沈长情,这一生,怪就怪你自己爱错了人吧。”

    在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景亦秋竟然不自觉的留下了眼泪。她停下脚步,擦拭了脸上的泪痕。冬天里的冷风划过脸颊,一切的事情好像都已经注定。景亦秋早就已经知道了沈长情的身份,也知道司尚渊爱的人也不可能是她。便一直置之不管,任由她自生自灭。可是沈长情一直以来的无理取闹让景亦秋实在是忍无可忍,加上今天,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自己性命不保。景亦秋就算是死了,也不可能让深爱司尚渊的女人存活在这个世界里。

    景亦秋还没有走到门口的时候便看见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已经进了府。为首的当然就是司尚允和夏言羽。景亦秋看到夏言羽的脸上透着一股神秘而狡黠的微笑。景亦秋肯定,这件事情跟自己是脱不开关系了。

    “太子爷,您回来了。奴婢刚想要去门口迎接您呢,没成想完了几步。”景亦秋毕恭毕敬的行了礼,说话的语气谨慎到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的到。

    司尚允没有接景亦秋的话,而是抬了抬手,道:“来人,把苏倩茹和夏言洛连个不知廉耻的妇人带进来!”

    果然不出景亦秋的所料,苏倩茹母女俩果然已经进入了夏言羽的圈套,可是既然已经抓住了为什么还要带到府里,还是要当着景亦秋的面呢?

    苏倩茹和夏言洛被扔在了众人的面前,景亦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二人,默不作声。

    “景亦秋,难道你就没有想要说的吗?”司尚允看着景亦秋的眼神可怕极了,好像是自己一直以来信任的人突然背叛了他一样。

    她转过头看着夏言羽,果然是她!

    “太子爷的意思…奴婢不懂。“

    “好,既然你不懂就让这两个懂的人告诉你吧!“司尚允用脚才在夏言洛的腰上:”把你刚刚说过的话重新说一遍!“

    夏言洛吓得面色苍白,全身发抖不知道该怎么保住自己的命。她颤颤抖抖的说道:“太…太子爷…今天的事情全都是…全都是景亦秋指使我们干的。还有…之前景亦秋让我和我娘归顺于她,日后好对付妹妹。她还跟我们说若是我能把妹妹扳倒,她就会扶持我坐太子妃。我…我不肯,可是景亦秋却硬逼着我,说如果我和我娘不做的话,后果就是…就是死…太子爷,这些事情与我们无关,都是景亦秋指使的呀!“夏言洛边哭边说,没有看景亦秋一眼。苏倩茹更是装死人,她已经放弃了任何的希望。苏倩茹深知夏言羽对自己和夏言洛的怨恨,到了今天,夏言羽是不可能会放过她们了。再多做什么,也都是徒劳。

    景亦秋努力克制住自己急促的呼吸,夏言洛的话无疑是对景亦秋重大的打击。她不能肯定司尚允到底信了没有,可是看他的样子,肯定是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景亦秋鼓起勇气,抬起头,平静的说道:“太子爷,我不知道夏言洛在说什么。太子爷如果仅凭着夏言洛的一番说辞便想要定我的罪的话,奴婢无话可说。能死在太子爷您的刀下,我也无怨无悔了。“

    还真是不能小看这个女人,夏言羽不禁心里感叹。她走上前走到司尚允的身边,温柔的说道:“尚允,景姑娘说得对,但是凭姐姐一番说辞就要定景姑娘的罪的话的确是有些牵强。事情总归是要讲究证据的。“

    “太子妃的意思是,您的证据是吗?“景亦秋充满了敌意的问道。

    夏言羽转过身子,微笑着看着她,说道:“景姑娘既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冤枉的,那么…就只能本宫拿出证据了。景姑娘这么长日子以来在太子府,无时无刻都想着要对付本宫。本宫一直没说是因为本宫找不到证据。今天姨娘和姐姐受了景姑娘的命布了这个局,实在是让本宫觉得心凉。“

    “太子妃说了这么多,我还是很好奇所为的证据在哪里?“景亦秋已经不管夏言羽是不是太子妃了,她只是觉得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自保才是唯一的出路。

    司尚允也是第一次听夏言羽说这些,他有些怀疑的看着夏言羽,关切的说道:“言羽,你有什么证据?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毕竟景亦秋是…“

    夏言羽按住司尚允的手:“放心。来人,把小玉带上来。“

    这句话无疑是打倒景亦秋的最后一根稻草。景亦秋看着从后面走上来的小玉。她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难道小玉一直以来都是装的?她想开口问又不能开口问,只能被动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不可置信的一幕,任由它继续发展。

    “小玉?言羽啊,小玉是你的贴身丫鬟,她说的话恐怕是不能成为什么有利的证据啊。“司尚允说得是有道理的。小玉是夏言羽从青州夏家带来的心腹,她说得任何话在别人看来不过是护着主子的奉承话而已。在场的人实在是不明白为何夏言羽要找来小玉。其中缘由,可能就只有夏言羽和景亦秋心知肚明了。

    夏言羽拉着小玉的手,向所有人说道:“正因为小玉是我的心腹,我才会一直以来都会紧张小玉。她出什么事情我都知道也能帮着解决。之前府里有丫鬟失踪一案,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怀疑这件事情必定是府里人所为。那段时间姨娘和姐姐的面容跟之前有明显的不一样,经过我多次的试探发现,平时跟她们二人有所来往的就只有景亦秋一人。所以我敢断定,这件事情,肯定与景亦秋拖不来了干系。“

    说道这里夏言羽悠悠的走到景亦秋的面前:“景姑娘是聪明的,她知道别人靠不住,最危险的也就是最安全的。她很早就开始盯上了我身边的小玉,也幸好,我早就有所怀疑,也有所防备。景姑娘第一次给小玉下药的时候便已经被趴在窗口的温敬元看到。回到房间后可怜的小玉浑身发烫,我便找来了京城最好的大夫秘密医治好了小玉。所以,景姑娘一直以来接触的小玉全都是我们一起演的戏!“

    景亦秋恶狠狠的看着小玉,没想到这个小贱蹄子既然如此戏耍自己。她故作淡定的说道:”太子妃说了这么多还不只是说说而已?不管是小玉还是温敬元被太子妃你买通只是一念之间,你说的这些话一点都不值得信。还有,我看心怀不轨的不是我,应该是你夏言羽才对。你仗着自己是太子妃,处处与人作对,想要独自一人霸占着太子爷。你如此针对我,不过是因为我和太子爷一同赏画吃饭被你看到了不是吗?女人之间的事情,何必如此大动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