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们成亲吧

3127 2016-08-12 14:59:46

    陆云帆虽然看上去已经破罐子破摔,可是只有他心里清楚,他坚信太后不会再怀疑自己的身世。太后既然能软禁司尚允不让皇帝病重的消息外泄,就说明太后对司尚渊和司尚荣是有防备,不可能会扶持他们当上皇帝的。她软禁司尚允不过是想让司尚允听自己的话,给自己以后的执政铺垫。现在如果陆云帆站出来,太后肯定会对自己感兴趣的。

    太后有些欣赏的看着陆云帆,思忖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让下面的司尚允和陆云帆等的有些紧张。最后,她传来李公公,大声的吩咐道:“传召下去,京城的所有大街小巷张贴上告示,就说十年前离宫的九王爷司尚瑜回宫。本宫替正在闭关的皇帝做决定,特赐九王爷司尚瑜”荣景王“。传下去吧。”

    司尚允和陆云帆着实没有想道太后会如此厚待刚刚还满心怀疑的陆云帆。太后好像也是看出了他们俩的疑问一般。笑了笑说道:“不用觉得很奇怪,宫里所有的皇子本宫都是看着长大的。尚允从小乖巧,不惹事生非,加上容妃的事情之后便更是不问世事。尚允你们俩虽说是一母同胞,可性情却是全然不同。尚瑜从小喜欢调皮捣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你说的对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你身上的血依然是皇室的。本宫难道还看不出来你眉宇之间跟尚允的相似吗?好了,既然已经回家,你就安心的重新适应这个紫禁城吧。”

    不多会儿的功夫,“荣景王”九王爷司尚瑜死而复生回到皇宫的消息传遍了真个紫禁城。对于这个荣景王到底是真是假的舆论一时间议论纷纷。那些皇子们没有一个是欢迎这个皇弟的,反而视他作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将他赶出紫禁城一般。

    司尚允和陆云帆在皇上旁边也已经有一天了。已经有十年没有见到皇帝的陆云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觉得躺在病榻上的这个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却又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现在,他回来了,可是他的父皇已经没有多少时日,甚至可能都已经不记得他了。

    “尚瑜,你不该回来的。你为了她,做这么多真的值得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进宫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有了很多的敌人,而那些敌人全都是想要你命的!尚瑜,你真的太傻了。”司尚允用湿帕子仔仔细细的擦洗着皇帝的手,动作小心的不能再小心,好像稍微一用力,就会弄疼皇上一样。

    陆云帆看到司尚允对皇上如此细心,看得出来司尚允真的已经放下了他们母妃的那道坎儿。他坐到司尚允的身边,拿过湿帕子,道:“值得还是不值得已经不重要了。我陆云帆这辈子能与她相识已经很满足了。而且从我决定进宫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是陆云帆了,我现在是司尚瑜,荣景王司尚瑜!以后我会和皇兄和你一起抗敌。扶持你登上皇位。眼瞎最重要的不是我。今天已经是第五日了,还有两日便是闭关期限。父皇现在连人都认不清,能不能撑得过很难说,若撑不过两日的话…皇兄,我们该怎么办?陆云帆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躺在病榻上的皇帝。他想不到自己刚回家就是在跟司尚允讨论如何安排皇帝去世之后的事情。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苦,可能就是如此吧。

    司尚允摇了摇头:“我何尝不知道这些,可是现在太后不允许我接触任何人,更别说是出这个皇宫了。父皇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昨天差一点就断气,若不是太医及时赶到的话…还有两日,就算是神仙在世….“说到这里司尚允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世间的病痛就算太医医治不了,有他在,就算是治不好,也至少可以延长寿命。之前皇帝病入膏肓时,就是他一挽狂澜的。

    “皇兄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陆云帆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司尚允皱眉不说话的样子分明就是已经想到了什么。

    司尚允好像心里的石头落了一半儿一样,五日以来从来没有如此轻松过,他低头看着陆云帆说道:“冷林之!”

    虽然陆云帆没有见过冷林之,可是冷林之的大名谁诶有听说过呢。再说上一次司尚允和司尚渊一同去请冷林之进宫的事情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可能还真是忙晕了,居然把这么至关重要的人给抛到了脑后。

    “可是皇兄,现在你被软禁在此,冷林之又不知道在哪里,我们该如何将冷林之弄进宫呢?”

    司尚允的笑容让陆云帆有些摸不着头脑,冷林之的确是有延长皇帝寿命的可能,可是现在太子爷都被软禁于宫中,想从宫外调进冷林之的可能几乎是没有。可为何司尚允会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呢?

    司尚允让周围人全都退下之后,便小声的说道:“尚瑜,紫阳王当初离宫之时父皇曾经派宫里的太医一同前去,可是紫阳王却说身边已经有了冷大夫不需要宫里的庸医。他口中的冷大夫可能就是冷林之。这么看来….哈哈,真是天不亡我司尚允!尚瑜,你现在是荣景王虽然身边有很多眼线,可是你仍然可以来去自由。你回太子府询问莫雪鸢。如果当真是冷林之的话,立刻让他进宫,不管用什么办法!如果不是他….以后请好好对待她。”司尚允在说最后一句的时候是颤抖的,生死对于司尚允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现在存活在这世界上的唯一理由就是夏言羽。

    虽说现在已经是荣景王,可是身边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地方全都是太后派的细作。陆云帆以去太子府看望自己未婚妻为由才勉强出了宫。

    看到重新回到太子府的陆云帆,夏言羽顿时泪流满面。昨天九王爷死而复生回到宫中的事情弄的满城风雨,全京城的人都在好奇都在欢喜,都在…怀疑。唯独夏言羽一人闷在被子里哭的昏天黑地,都是因为自己,都怪自己。

    不过是过了一天而已,陆云帆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身边跟着的随从能从街头排到巷尾。陆云帆的眼神中又好像是多了一份惆怅与无奈。到内堂的时候陆云帆呵斥身边的下人都退下去,这才有了跟莫雪鸢和夏言羽谈话的机会。

    “言羽,你看,我现在可是荣景王了。我不是说过吗我这次进宫肯定是会成功的。你不用担心了,太后已经答应我随时都可以和皇兄在一起。皇兄还让我传话给你,他很好,让你不用担心,很快他就可以回来了。”陆云帆强颜欢笑的样子让夏言羽更加的心疼。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现在的陆云帆肯定不用背负这么多的东西,这么累。

    夏言羽强忍住眼泪,道:“那就好。不过进宫一天,怎么会回来呢?”

    陆云帆看着一直站在身边的莫雪鸢,道:“雪鸢,紫阳王身边的冷大夫,是否就是神医冷林之呢?”

    陆云帆跟莫雪鸢说话时的冷漠,让莫雪鸢觉得在夏言羽面前很尴尬。她点了点头:“是啊,冷大夫跟了我父亲快十五年了。对我父亲好得不得了,云帆,你问这个作甚?难道…能帮上你吗?”

    “能不能…立刻把冷大夫叫来呢?皇兄的生死全都在你手里了。拜托你。”陆云帆毫无表情的脸让莫雪鸢觉得很陌生。虽然以前的他也是对自己视而不见,可是从他当了荣景王踏进太子府里之后便觉得跟之前有些不一样。好像已经抛开了一切,什么都不在乎了一样,除了夏言羽。

    “对啊,怎么忘记了冷林之呢?云帆,七日期限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了,还来得及吗?雪鸢姑娘,我求求你,一定要把冷林之唤来,我夏言羽感激不尽。”说罢夏言羽做出要下跪的姿势,被莫雪鸢扶住:“太子妃这是作甚,云帆让我做的事情,我怎么会怠慢呢?请你放心,我马上让手下去找冷林之。最多两盏茶的时间肯定就能到。“

    说着莫雪鸢皱起了眉头,道:“可是云帆,冷大夫毕竟不是宫里人,怎么能进宫呢?是不是你已经有了办法?“

    陆云帆拿出带在身边的太监的衣服:“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这么一个了。只能委屈冷大夫办成太监跟我一同进宫了。还有…雪鸢,等过了后日如果皇兄和父皇全都安然无恙度过此劫的话,我们成亲吧。今日,我出宫之前便已经跟太后说我们的婚事。太后没有反对,不过要恢复你紫阳郡主的身份。如果你不愿意,我会再跟太后说的。这几日,你就准备着把。“

    “成亲?我们…要成亲了?“莫雪鸢之前一直以为自己会很兴奋会高兴的找不到北,可是在听到陆云帆亲口说出要成亲的时候心里却是一阵阵的疼,说不上来时因为什么,只是觉得心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