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一十八章 苏醒

3098 2016-08-12 14:59:46

    自从知道九王爷司尚瑜回宫变成荣景王的消息之后司尚渊和司尚荣兄弟二人就已经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心。这个九王爷分明在十年前就已经中毒身亡,这回突然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

    “十四弟,你说这个九王爷真的是当年那个司尚瑜吗?如果当真是他的话,为何在这十年之间没有回来,非得在这种时候回来呢?他不会是为了皇位才回来的吧?那不是太过于可笑了吗?父皇怎么会把皇位传给一个十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人?”司尚荣咬牙切齿的说这些话的时候,司尚渊却觉得这个司尚荣才是最可笑的。他叹了口气,道:“你只知道司尚瑜是父皇的儿子,难道你忘了司尚瑜还是司尚允的亲生弟弟吗?他这次回来的目的难道你还不清楚?司尚允整日都在皇宫之内守着父皇,说是闭关,我猜很有可能是父皇病重,太后软禁了他。司尚瑜进宫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帮助司尚允。现在不是猜他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七日期限马上就要到了。司尚允到底能不能活马上就要揭晓。至于司尚瑜…我倒要看看他一个已经死了十年的人能折腾出什么来!”

    的确,司尚渊作为摄政王头脑还是比司尚荣要好得多。司尚渊知道靠女人来打垮司尚允是不可能的。即使之前有可能,自从有了夏言羽在太子府中之后司尚渊的所有计划都受到了阻碍。亦或者说,司尚渊也有些嫉妒司尚允,能有如此冰雪聪明的妻子在家中扶持着他。所以,司尚渊已经做好将计就计的准备,既然太后阮籍司尚允,说明自己还是有些机会。哪怕只有一丝,司尚渊也绝不会放过。至于司尚荣和突然出现的司尚瑜,早就已经在自己的生死簿里划上了叉。

    见到冷林之的时候司尚允是不敢相信的。他没想到冷林之真的能如此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更没有想到的是陆云帆真的能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救自己。

    “冷大夫,父皇的身体究竟如何?这几日父皇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前日更是没有了脉息。宫里的太医也说不上究竟是为何。本王能想到的就只有冷大夫您了。”

    冷林之闭着眼睛把着脉,周围安静的每个人的呼吸都清楚不过。陆云帆背着手站在司尚允的身边,一言不发。

    一会子之后,冷林之叹了口气:“想必太子爷也应该知道七七四十九日的期限已到。后日就是最后的期限。太后娘娘能出此招数来对付太子爷您,可真是赶尽杀绝。皇上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甚至可以说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冷大夫,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皇兄不能就这样送了性命啊。”陆云帆的情绪有些激动,他刚刚见到自己的父亲父亲就要离开这个人世。他不能再失去司尚允了。

    反倒是司尚允按住陆云帆抖动的肩膀,问道:“冷大夫,我知道您肯定是有办法的。既然父皇已经不可能痊愈,那我也不会再抱什么希望。可是正如尚瑜所说,我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被太后大到。这个皇宫需要我,父皇打下的江山需要我。冷大夫,请你务必想到一个办法,至少…至少让父皇撑过三日。”

    冷林之用手帕擦了擦手,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三人,加上毫无知觉的皇上。冷林之看着他们兄弟二人说道:“的确是有一个办法,可是…我这里有一种炼制了三年的丹药。此药可以延续人的生命三到五日。这几日中皇上就会像没病的人一样,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将回光返照的时间拉长了而已。到了最后,皇上便会死去。可是…会很痛苦,痛苦的想要撕烂自己的身体一样。太子爷和荣景王,真的想要用这个方式吗?”

    听了冷林之的话之后兄弟二人面面相觑,皇上的病已经无药可治,还要在生命的最后让他受这种痛苦,作为他的儿子,他们谁都不愿意做这种决定。

    “冷…冷大夫,就只有这一种办法吗?就不能让父皇安然的走吗?一定要让他如此痛苦吗?“司尚允颤抖的声音让人听得后背都发凉。

    “没有。皇上原本可以像太子您希望的那样安然的死去。可是因为你们紫禁城里的战争,因为你们永无止境的争夺权势,让皇上一直受着本不应该承受的痛苦。就连死去都要背负那么多。当然,我只是个大夫,说的话无足轻重,能做的就是按照你们所说的去做。办法,只有这一个,做还是不做,全在于你们。”冷林之自从跟了紫阳王之后便已经看透了紫禁城。若不是因为紫阳郡主,冷林之才不想卷进这个混乱不堪的地方。

    司尚允虽然早就已经做好了这件事情的心理准备,可还是不能接受要因为保住自己的命而让皇帝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要受这种罪。

    熬制了三年的药果真与众不同。服下不过是两盏茶的时间而已。皇帝的体温便迅速上升,面色终于也有了起色。脉息也迅速恢复了正常,过了这一夜皇帝就能醒过来。可是这在司尚允和陆云帆心里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没什么可高兴的。司尚允也没有因为自己保住了这条命而感到有多庆幸。在他心里,这跟拿父皇的命换自己的命是一个道理。

    “尚瑜,这次多亏了你找来冷大夫,不然…皇兄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这七日期限倒是能混过去了,可是…我们接下来的日子并不会好过。这是父皇给我们的机会,我们决不能倒下。尚瑜,尚渊和尚荣有没有找你的麻烦?他们二人可是难缠的很。不过尚渊可能早就已经猜到了太后的用意,所以这几日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若后日父皇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话,尚渊和尚荣必定不会罢手。他们肯定还会找你的麻烦,你一定要小心。皇兄已经欠了你,不能再让你受任何委屈了。”司尚允已经把冷林之当了自己人,所以说起话来也没有忌讳什么。

    倒是陆云帆深吸了一口气,道:“皇兄,尚瑜知道现在说这个可能有些不合适,可是我不能再辜负她了。后日我想要让父皇给我指婚,我要跟莫雪鸢成亲。冷大夫能来,并不是我的功劳,全都是因为有了莫雪鸢。”

    听了这些感到惊讶的除了司尚允还有另一个人,就是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收拾着东西的冷林之。原本不打算在与这些人打任何交道的冷林之,听了陆云帆的话之后,冷冷的说道:“荣景王已经不情不愿的进了宫,就说明注定已经跟以前的你不一样了。为何还要牵扯无辜的人呢?紫禁城这个地方并不是谁都适合,紫阳郡主生性就野,根本就不适合进宫。荣景王好像有些太过于轻率了。”

    “冷大夫何出此言呢?莫雪鸢对我如何想必你这个专属大夫肯定是知道的。这一次的事情虽说头等功臣是冷大夫您,可是员都是因为有莫雪鸢。她一路跟着我来到了京城,如果我还是不能给莫雪鸢任何的承诺的话,还如此称作是男人?!”陆云帆对冷林之突然间的插嘴有些不满。亦或者说陆云帆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要娶莫雪鸢,可是冷林之这么把实话说出来,陆云帆不想再动摇。

    冷林之听出了陆云帆语气中的不耐烦,没有再说下去。司尚允知道陆云帆这次是铁了心了要娶莫雪鸢,既然他已经决定,司尚允何必苦苦相求呢。车到山前必有路,司尚允相信陆云帆能过得很好,至少跟莫雪鸢在一起能过得很轻松,不用背负太多。虽然进宫重新做回九王爷,对陆云帆来说可能有些不公平,可是司尚允却觉得,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陆云帆注定了就是宫里的人。

    这一夜,司尚允和陆云帆一直都陪在皇帝的身边,看着他的身体越来越暖,心跳越来越强烈。他们兄弟二人一言不发,眼睛都没有闭的过了整整一夜。听着皇帝越来越清晰的呼吸声,他们心中的愧疚感确实越来越强烈。

    太阳刚刚要升起的时候,司尚允和陆云帆突然听道皇帝迷迷糊糊的在说话。看来冷林之说得没错,过了一夜之后皇帝如期的醒了过来。

    慢慢睁开眼的皇帝,看到握着自己的手的司尚允,微微一笑,有气无力的说道:“尚允呐,父皇是不是睡了很久了?看你累的。”说着吃力的抬起手摸了摸司尚允的脸。

    “父皇,孩儿不累。您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吩咐了下人去准备了膳食。过一会儿您就不会像现在一样如此无力了。您再坚持一会儿。”说着司尚允把一直呆立不动的陆云帆拉到皇帝的面前,道:“父皇,您还认得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