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下马威

3130 2016-08-12 14:59:46

    皇帝看着已经有些泪眼朦胧的陆云帆,虽然是初次相遇,可是却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这…尚允,他是…?”显然,皇帝的询问让陆云帆有些失落。可是谁也没有看出皇帝眼神中的激动。

    司尚允把陆云帆的手递到皇帝的手里,道:“父皇,他是尚瑜啊,我的九弟尚瑜啊。十年前他突然中毒,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可是天无绝人之路,他活了下来。现在他回来了,父皇,你好好看看他,他是尚瑜啊。“

    皇帝的脑子里瞬时出现了十年前的场景。

    中毒之后的司尚瑜一开始口吐白沫,面色青紫。没过一会儿,便停止了呼吸,连脉搏都已经没有。皇帝看着小小年纪便惨遭毒手的司尚瑜,欲哭无泪。只能感叹司尚瑜命不好,出生没多久就没有了娘亲,如今又遭遇横祸。刚外出回来的司尚允看到自己的弟弟死的如此不明不白,凶手仍然逍遥法外至今。便从那之后便变成了沉默寡言的司尚允。直到遇见了夏言羽之后,才慢慢的变成现在的这样。

    如今,难道真的是司尚瑜回来了吗?

    皇帝的握着陆云帆的手:“尚瑜?你真的没死?“

    终于听到皇帝的关切之后,陆云帆彻底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便跪在皇帝的面前,哽咽的说道:“父皇….是我,孩儿没死,原谅尚瑜现在才回来。孩儿不孝。“

    “回来就好,父皇怎么能怪你呢,十年了,父皇没有一刻忘记过你。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是个大人了。看上去一点都不比你皇兄差。尚瑜,宫里跟十年前已经不一样了,父皇不能给你什么,就让你皇兄好好照顾你吧。尚允,这一世,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尚瑜。“皇帝的没有怀疑让司尚允和陆云帆有些许的惊讶。毕竟已经十年了,竟然连一句疑问都没有便容下了陆云帆。

    陆云帆擦了擦眼泪,轻声说道:“父皇,您就不怕我是个骗子吗?现在宫里的所有人都怀疑我的身份,不过尚瑜一点都不怪他们,毕竟已经过去了十年,而且现在宫里…父皇,您为何要如此对我呢?“

    哪知皇帝笑了笑,看着他们兄弟二人,道:“尚瑜啊,这天底下哪有一个父亲是认不得自己的孩儿的呢?尚允今日能带着你来见朕,朕真的很开心。你们俩也不要总是拉着一副脸了。父皇一把年纪能活到现在已经满足了。父皇的身子父皇自己清楚的很,本就已经半个身子进了黄土的人了,能看见你们兄弟二人相亲和睦,父皇也就无憾了。“

    已经过了两盏茶的时间,皇帝的身子果然好久就像是个年轻人一样。等到太阳高照的时候便是上朝的时候了,也是荣景王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了。此时,在寝殿的父子三人一个比一个紧张。可是都没有人表现出来。

    一早,司尚渊和司尚荣就已经带领众皇子和官员来到了皇宫,就等着皇帝出现。

    “摄政王,皇上闭关了七日,这七日发生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啊,居然还来了个荣景王。我看这个荣景王可真是不简单呐,别说是皇帝了,居然连太后娘娘的那一关都过了,不过短短的两日而已,竟然一进宫就当了荣景王。自古以来,“荣”字可都是皇室中最高头衔,只是在太子爷之下而已。看样子,摄政王你以后可是有的忙了。“久违谋面的萧贵成比起往日沧桑了不少,不过骨子里的傲慢依然丝毫未减。

    司尚渊抿着嘴,背着手看着台上空荡荡的龙椅,看都没看萧贵成一眼,便说道:“萧丞相与其现在担心本王,倒不如担心担心自己。十年前司尚瑜中的毒可是萧贵成在背后搞的鬼。现在司尚瑜回来了,萧丞相还能如此谈笑风生,还真是不一般呐。“

    “十年前就已经死去的人,难道真的能活着回来?哈哈“萧贵成能如此坦然的进宫就是因为他丝毫都不相信这个活着回来的司尚瑜就是真的司尚瑜。

    “萧丞相的事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司尚渊没有兴趣知道,请萧丞相你好自为之吧。“司尚渊这个时候必须要跟萧贵成保持距离,先不说这个司尚瑜是不是真的,如果真是九王爷司尚瑜的话,司尚允和皇上是肯定不会放过萧贵成的。如果这时候不跟萧贵成拉开距离的话,迟早会被一起拖下水的。

    正当下面的皇子官员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皇上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了上面。司尚允和司尚瑜站在皇帝的两侧,就像是左右护法一般,看着下面的这群意图不轨的人们。司尚渊和司尚荣原本以为皇帝是肯定活不过这七日的,可谁知道竟然以如此面貌出现。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司尚渊光顾着感到奇怪,竟忘记了行礼。呆愣了一会儿之后,才有反应过来,跪在地上,说道:“父皇…父皇您终于…终于出现了。这七日以来,我们众皇子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只能等到您闭关出来。看到您龙体无碍,真是我大鸢朝之幸事。“

    重新做回龙椅的感觉比起之前还真是不一样,皇帝摸着两边的龙把,看着站在两侧的孩子。庆幸自己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至少还有他们二人是忠心耿耿的。皇帝,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声音洪亮的说道:“是吗?我还以为朕的安然无恙会让你们失望呢。看来是朕想多了。这七日朕一直闭关,听闻发生了不少事情。不过幸好有太子在,并没有让那些小人得逞。还有,九王爷荣景王能重新回到朕的身边,令朕欣喜之及。传朕的命令下去,今年罢免百姓的苛捐杂税,就当是祝贺荣景王的回家吧。“

    听到这儿,暴脾气的司尚荣怎能罢休,他上前跪在地上说道:“父皇,司尚瑜的身份现在还不能确定,怎么能有如此大的殊荣?请父皇三思啊。“

    哪知皇帝没有听取司尚荣的话,反倒龙颜大怒,拍案而起:“尚荣,你怎么就不能心怀善念?你就只知道怀疑尚瑜的身份,怎么就没有想过要关心关心他?这十年是怎么过的?朕还没死呢,你这惦记皇位惦记的也太明目张胆了!”

    他们显然是没有想到皇帝会如此震怒,便统统跪下来,一言不发。司尚允上前扶住皇帝做回龙椅。而后跟皇帝交换了眼神之后,转身上前,道:“九王爷荣景王现在已经回宫,若是谁再议论此事的话,杀无赦。”司尚允突如其来的下马威让司尚渊和司尚荣很是不爽。不过是个有名无分的太子而已,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未来的新帝不成。

    而后,陆云帆踏前一步,看着司尚渊和司尚荣等人说道:“想必这两位就是八哥尚荣和十四弟尚渊吧?时间没见,两位的风采可是一点都没减呢。我知道,我突然回宫肯定让各位觉得很意外吧?原本呢?我已经决定了怎么来介绍自己,怎么来向各位叙述这十年来我的不幸。可是到了这儿之后我觉得这些简直不值一提。十年来,我经历的的确不少,我的十年跟皇宫里的十年是截然不同的。每时每刻我都在想念着我的哥哥和弟弟们,还有我的父皇跟祖母。可是我没有选择回来,是因为我想要体会一番外面的世界。可谁知…一体验就是十年之久。今天,我回来了。我不再是十年前那个任人摆布,连累我父皇和皇兄伤心的九王爷司尚瑜了。我现在是荣景王,若是谁还敢对我父皇或者皇兄不利,在底下议论我来历不明…本王只能大义灭亲。”陆云帆的突然一变让司尚渊觉得这个人的确是有些司尚允的影子。看来,敌人已经越来越多。

    司尚渊语调一变,对这个重生回来的哥哥说道:“九皇兄能回宫乃是大喜事也。何必把话说得如此之重呢?!九哥突然回宫肯定会遭人非议,这也难免,过一阵子肯定是会消去的,九哥不必放在心上。“

    “八弟说得极是,本王也看得出来今天来的全都是为了父皇的身体和本王来的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可是看到萧丞相还如此精神抖擞,本王还真是有些不舒服。“陆云帆看着跪在地上直发抖的萧贵成说道。

    萧贵成自打刚刚听到司尚允兄弟二人的下马威之后便一直抖的不停。不管这个司尚瑜是不是真的,总之,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荣景王了。如果果真翻起十年前的往事的话,萧贵成恐怕是会姓名难保。

    司尚允适时的走上前,道:“萧贵成在朝里的时间也不短了,父皇也很看中他。不过…却一直没有做过什么好事。怎么,这么多皇子大臣在,九弟为何只提到了萧贵成萧丞相呢?难道说你们二人之间还有什么渊源不成?说来听听吧,正好今儿个乏味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