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百二十章 尚荣被揭露

3121 2016-08-12 14:59:46

    “那好,正好趁着今儿个父皇出关,各位都在本王就好好讲一个故事。十年前,原本只是个温暖的上午,可是我却没有想到就是因为那个上午,我司尚瑜竟然时隔十年次啊回到这个地方,回到父皇和皇兄的身边。那年我不过是才七岁的孩子,可宫里偏偏就是有连个孩子都不肯放过的人。“说着陆云帆看向萧贵成,邪魅的笑了笑,接着说道。

    “一个七岁的孩子正在房间内睡午觉,当时皇兄不在宫中,怀有歹心的那些人正好瞅准了这个机会便向我下手。在我服用的午膳里放了毒药,紧接着还派了杀手。这个杀手也不是别人,正是萧丞相的干女儿邱月莲。若不是因为邱月莲不像他义父残忍,我司尚瑜肯定已经横死在了宫里。十年了,司尚瑜我回来了,可是看到萧贵成依然当着他的丞相,依然生龙活虎,父皇,皇兄,尚瑜心有不甘。“陆云帆目的性的一番说辞让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冲着萧贵成来的。看来这个仇,陆云帆是不报不快了。

    皇帝的眼神变得异常严厉,他看着底下一直默不作声,暗自发抖的萧贵成说道:“怎么,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吗?萧丞相在朝为官这么多年,做了哪些好事那些坏事朕都因为萧妃的原因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如今,尚瑜既然开口了,朕不能再坐视不管了。这件事情交给太子,尚允啊,你看着办吧。你既然是当朝太子,就是将来大鸢朝的君主,也该学着去处理一些事情了。“

    听到皇帝已然放弃自己的话之后,萧贵成再也沉默不下去了:“皇上,臣….臣…臣知罪。既然九王爷…哦不,既然荣景王吉人天相回来了,就请皇上饶恕臣吧。“

    “好一个吉人天相,好一个饶恕。萧贵成,若不是九弟今日回来,难道你还要继续逍遥法外不成?你做过的那些事,本太子早就有所耳闻,今日本太子不能再让九弟受了委屈。你一个区区丞相竟敢对皇子下毒手,简直是死有余辜!“司尚允说道。

    萧贵成吓得面色苍白,跪在地上直呼:“皇上饶命,请看在萧贵妃的面子上留老臣一条命吧。皇上恕罪啊。”

    “好你个萧贵成,父皇将此事交给了本太子处理,你个狗奴才显然是没把本太子放在眼里。你十年前下毒毒害皇子在先,后在朝内拉帮结伙企图谋反在后。这乃是株连九族的死罪!”

    “太子饶命,太子饶命啊。这….这全是因为八王爷司尚荣指使的呀。老臣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不听八王爷的,老臣会性命不保的呀。请皇上太子荣景王绕老臣一名吧。老臣家中上有老下有小,若是以为我…”还没等萧贵成说完司尚允便狠狠打断:“够了萧贵成,你只知道你自己家中上有老下有小,难道我九弟的命就不是命吗?司尚荣,十年前你也不过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何以如此狠心派人杀害九弟?!“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一开始谁都没有想到十年前的陈年往事竟然牵扯到了八王爷的身上。若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说错一个字的话,丢了性命不说还有可能会连累到全家。司尚荣心底是害怕的,可是他不想被这众人看出来,便强忍着说道:“太子爷怎能仅凭着萧贵成的一番说辞便定本王的罪?!这些事情想必都是萧贵成自己一人所为,临死还想要托本王拉下水!本王也不是个吃素的,如果太子爷您拿不出证据的话,本王是不会甘心的。”

    司尚允好像是早就料到了司尚荣会这么说一样,司尚允就站在龙椅面前,背着手,威严不比身后的皇帝差。他狠戾的表情让一旁的陆云帆看着都心悸。“司尚荣,事到如今你又何必不见棺材不落泪?先不说十年前的事情,单说你亲弟弟司尚轩。你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手刃你的亲弟弟呢?你们科室一母同胞啊!”司尚允说这些话的时候坐在后面的皇帝已经开始微微颤抖,没想到司尚荣能狠心道这个地步。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下得了毒手。

    “太子爷,什么事情都得要有个证据!你先是带着一个不明身份的来冒充九王爷,还欺骗太后和父皇当上了荣景王。又拿着十年前的事情来陷害本王。司尚允你究竟居心何在?我看企图不归的不是别人正是你司尚允!怎么着,你以为现在你身边有了不知是真是假的司尚瑜你就有了千军万马吗?我告诉你,登上帝位的是谁还不一定呢!”司尚荣毕竟聪明不过司尚渊,司尚允不过是激怒了他几句而已,便口出了狂言。

    果不其然,皇帝抚着胸口,怒斥道:“好你个司尚荣,朕还没死呢,你就已经想着登帝位了!你竟敢诅咒朕?!来人,来人!”

    陆云帆立马上前扶住皇帝,小声的在皇帝的耳边说道:“父皇您放心,皇兄会好好处理这些的。今天皇兄做的所有决定都是为了大鸢朝,请父皇一定要相信我们。”

    司尚荣即刻跪在地上,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轻易的掉进司尚允的陷阱里,他慌里慌张的说道:“父…父皇,儿…儿臣不是这个意思。儿…儿臣知罪。”

    司尚允太过了解司尚荣,他自小就是个骄纵跋扈的人,容不得别人蔑视自己一分一毫。他邪笑着看着司尚荣,道:“司尚荣,你想要本太子拿出证据是吗?好,那我便让你好好看看!来人,将六王爷司尚轩请进来。”

    此言一出,便让所有在场的人人心惶惶。已经来了个死而复生的司尚瑜,现在就连司尚轩都能活着回来不成?这到底玩儿的是什么把戏?!

    “什么?司尚轩?司尚允你少在这里耍弄本王!竟敢在父皇面前装神弄鬼的!司尚轩早就已经因为重病不得治而英年早逝。怎还可能死而复生?别仗着你是太子爷就为所欲为!”司尚荣虽然嘴上说着这些,可是心底里面已经开始打鼓,司尚瑜有可能活着回来,这个司尚轩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真的有那么巧吗?

    正当所有人议论纷纷,全都在揣测司尚允的话是真是假的时候司尚轩果然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就连皇帝和陆云帆都吓得目瞪口呆,司尚轩居然真的还活着。

    “尚允,这…”皇帝不可置信的看着司尚轩,说道。

    司尚允跟司尚轩交换了下眼神,司尚轩便娓娓道来:“父皇,请恕儿臣没有告知自己下落。这件事情还得从当日儿臣重病开始说起。”

    当日,司尚荣为了一己之利不惜利用司尚荣,甚至不惜让司尚荣死于非命。万淑妃虽说是司尚荣和司尚轩的生母,可是却早就已经看出了司尚轩跟皇位无缘便早就在心里舍弃了这个儿子。反倒是司尚荣,为了皇位如此积极,这可是让万淑妃心里乐开了花。为了司尚荣前行无碍竟然忍心对付自己的儿子司尚轩。

    当所有人都以为躺在病榻上的司尚轩已经断了气,驾鹤仙去的时候唯独只有司尚允一人知道,司尚轩命不该绝。已经料到司尚荣的手段的他,早就准备好了闭息丸。这个闭息丸的作用就是在七日之内毫无脉搏和呼吸,看得人都会认为这个人已经没救。可在七日之后便会苏醒过来。

    当日司尚轩的尸体被送出宫到皇陵的路上就已经被司尚允的人掉了包。这些天以来,司尚轩一直都住在司尚允在京城郊外的别院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亦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心情出去。自己的亲生母亲和亲生弟弟为了以后的荣华富贵,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生性善良甚至有些呆痴的司尚轩根本就没有恨过他们,他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他整日都闷在房间内,直愣愣的看着窗外,脑子里回想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大事小事。他以为自己不争任何东西便能安然无恙的跟母妃和弟弟度过这一生,可是没想到最后想要害死自己的居然正是自己认为的最亲近的人。

    听到司尚轩断断续续的叙述之后,陆云帆和皇帝的心情变得很是复杂。看惯了宫中生死的皇帝自然是没有感到多么的惊奇。这么多年以来,为了利益而伤害自己至亲的事情发生过太多。可是刚刚回宫的陆云帆却觉得这些实在是太过于残忍。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亲生兄弟啊。

    “司尚荣,看到尚轩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不是很失望?是不是想要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你和万淑妃的勾当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要的证据我也给你拿来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父皇,尚荣所犯的罪实在时令人发指!尚轩虽说天性痴呆,可并没有心身上的不足。司尚荣如此心狠手辣对自己的弟弟下如此毒手,此乃重罪是也。”司尚允转过身俯身向皇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