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四章 重要的日子

2259 2016-08-12 15:59:46

    对不起三个字在喉咙口反反复复的冒头,却硬是一个音都没能发得出。

    刺骨的冷意从每个毛孔散发而出,沈妍轩原本就苍白的脸色迅速蒙上了一层灰败,看的穆墨言揪心不已。

    “你怎么了?”

    下意识伸出的手在接触到沈妍轩的前一刻蓦然顿住,最后还是还是退缩了回来,垂在身侧紧紧握成了拳。

    明明该是关心的话因为不善言辞变得冷硬平板的好似客套,更因为刻意压抑的情绪导致一张本来就缺少表情的脸更是冷若冰霜,让人看了就不喜,别说是被感动了,不以为他在高高在上的摆谱就不错了。

    而很不幸的,从前的沈姸轩正好就是那群觉得他在摆谱的人之一,只是现在……

    看着对方的眼中实实在在的担忧,以及想询问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焦急,沈妍轩忽然觉得有些鼻头发酸,更有种想再扇自己两个耳光的冲动。

    她到底有多蠢才会去相信那群口腹蜜剑的家伙,而将这个相识多年的好友排斥在外,甚至还将他归类在敌人的范畴里,将他苦心经营的一切毁于一旦?

    “妍轩?!”虽然沈妍轩低头低的快,不过凭借极佳的眼力,穆墨言还是看清楚了她微微泛红的眼眶。

    她这是……哭了?

    穆墨言的心狠狠地一颤。

    他认识沈妍轩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沈妍轩哭过。

    沈妍轩一直都是既高傲又倔强的,从来不肯在外人面前示弱,更何况不用提现在还是在一贯被她讨厌的他的面前了。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沈姸轩不太对劲?

    “没事,我只是有点累了而已。”深吸了口气,再抬头,沈妍轩又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

    虽然她有一堆的话想说,更想好好的对穆墨言说声对不起,但是穆墨言刚刚充满震惊和担忧的一声叫唤让她彻底清醒了过来。

    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穆墨言什么都不知道,她再愧疚,一句干巴巴的对不起也完全起不到道歉的作用。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弥补,就是将未来会发生在穆墨言身上的那些危机一一扼杀,尤其是当初由她亲手壮大的那群人的势力,更是要彻底铲除!

    也许是沈妍轩的敷衍之意太过明显,又或许是从沈妍轩忽然坚定起来的神情中察觉出了什么,穆墨言的眉头虽说又皱紧了几分,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隔着一道门槛的距离,两个人之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穆墨言定定的看着沈妍轩,仿佛想要看穿什么,而沈妍轩则沉浸在刚重生的烦乱思绪中。

    一会觉得这是黄粱一梦,全是假的,一会又开始思考该怎么报复那些害她的人,一会又琢磨起了该怎么帮穆墨言,该怎么振兴沈家,该怎么让爸爸……

    等等!

    该死的!她居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今天是几月几号?”一把拽住穆墨言,沈妍轩慌乱的整个人都开始不自知的颤抖。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沈妍轩不佳的脸色,穆墨言明智的没有多问,直接报出了答案,“12月24。”

    果然!

    沈妍轩眼前一黑,拔腿就想往外冲,却因为用力过猛脚下一软,整个人一歪,直直的向着门口装饰用的水晶圣诞树撞了过去。

    “妍轩!”穆墨言眼明手快的将人一把拽了回来,极其难得的对她沉了脸,“你今天究竟怎么了?!”

    沈妍轩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够呛,不过这个时候她却没有心情管穆墨言生没生气,推开他完全不顾形象的蹲在地上疯狂的翻找着自己的手机。

    拜托,千万要来得及!

    穆墨言看了眼自己的手,再看了眼沈妍轩难得一见的慌乱样子脸色极黑,垂在身侧的手捏的死紧,一言不发的转头给了周围服务员们一个警告的眼神。

    众人浑身一凛,立即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垂头哪来的回了哪里。

    至于今天看到的一切,这自然得互相监督,让它们统统烂在肚子里才行。要是今后流出任何一点不利于沈家大小姐的传言,他们绝对相信,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会倒霉。

    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搅得人心烦气躁,沈妍轩满心焦急的听着手机里悠扬的钢琴声,整根神经都绷到了极致。

    她怎么可以忽略这么重要的日子!两年前的12月24日,平安夜,她爸爸出车祸陷入深度昏迷的日子!

    她毫不怀疑,如果电话一直接不通,或者接电话的是医生或警察之类的人物,她现在一定会崩溃,甚至很有可能会不管不顾的冲出去直接捅死张小沫和齐泯然!

    等待的时间每一秒都像是一个世纪,就在沈妍轩忍不住红了眼圈,已经开始绝望的时候,电话忽然被接通了。

    “妍妍?”

    呼吸一窒,沈妍轩隐忍已久的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

    没事,爸爸真的没事,他还是活生生的,还可以和她聊天,和她打电话,从来没有哪个时刻,沈妍轩这么感谢过老天。

    “妍妍?你怎么了?”半天没有听到宝贝女儿的回应,刚刚发动了车子的沈豫郝停下了动作,“你这是在哭么?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穆墨言那个臭小子欺负你了?你要是真的不喜欢他就算了,爸爸也没逼你非得嫁给他啊。”

    沈妍轩尴尬的看了眼蹲在她身旁正在给她递纸巾的穆墨言,悄悄地悄悄地往旁边挪了挪,低声道,“爸,我没事,他没欺负我。”

    我的好爸爸诶,你想坑死我吗?打个电话喊得这么中气十足干什么?穆墨言那家伙听到了怎么办?

    怎么办?穆大总裁觉得很满意。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有个暗中支持者,虽然这个支持者立场不怎么坚定,不过能得到心上人唯一的亲人的看好,足够十数年没有任何进展的穆大总裁心情飞扬的了。

    完全不知道他们父女的对话已经被穆墨言听了个全,沈妍轩仔仔细细的听了下电话那端的声音,确定没有听到一丝一毫街道上的喧闹声之后松了口气。

    还没出门就好,还没出门就表示她还有机会挽回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