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三十七章 人心不足蛇吞相

3468 2016-08-12 15:59:46

    “于睿,你姐呢?”居然没有在吃饭时间看见宝贝女儿,忙活了一整天的沈豫郝顿时不平衡了,“这丫头不会还没回来吧?”

    “姐姐早就回来了。”正好下楼的张于睿听言立即道。

    “回来了怎么不下来吃饭?难道没有人去叫她吗?”沈豫郝说着扭头看了眼于妈。

    于妈赶紧解释道,“小姐回来的时候有吩咐我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上去打扰她,包括吃晚饭。”

    沈豫郝皱了皱眉,起身就要亲自上楼喊人,却被张于睿拦了下来。

    “我下来的时候有叫姐姐,她说让我们先吃,她睡醒了会自己下来找吃的。”

    “这个点就已经睡了?”沈豫郝疑惑的看了眼楼上,担忧的问道,“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姐姐一回来就回房了,看起来好像的确很累的样子。”顿了顿,张于睿小心翼翼道,“下午的时候齐少有来拜访过一次,不过姐姐说不见,我就没让他进门。”

    “齐泯然?”沈豫郝眉头又皱紧了几分,望了眼毫无动静的二楼,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们先吃吧,你姐姐也不会饿到自己。”

    “嗯。”张于睿乖巧的点点头,却还是忍不住抬头望了眼楼上。

    姐姐果然已经知道了,就是不知道,她究竟知道了多少。

    “老爷,小沫小姐来了。”

    张于睿入座的动作一愣,下意识的掉头就想走,但是已经晚了。

    “爸,我来看你了。”将带来的袋子放在桌上,张小沫极其自觉地蹭到了沈豫郝的身边,“这两天有点事我都没过来,爸想我了么?”

    “你来的正好,我也有点事想问你。”指了指张于睿对面的座位,沈豫郝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和张小沫说笑一番,只是淡淡的问道,“吃过了吗?还没吃的话坐下一起吧。”

    张小沫一愣,却不好表示什么,只能通过食物来转移注意力,“这是妈特意买了让我带来的,您最爱吃的烤鸭。”

    张于睿垂头讽刺的一笑,“姐说爸最近应酬太多,需要清理清理肠胃,最近家里都吃素,大鱼大肉的东西都不能碰,尤其是烤鸭。”

    张小沫往外取餐盒的动作一僵,如果不是碍于沈豫郝在场且没有任何表示,显然默认了他这种说法,她此刻一定会忍不住将一盒子的烤鸭扔到张于睿脸上。

    姐?究竟谁才是她亲姐啊?这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一顿饭吃得所有人都不怎么自在。

    通常只要有张小沫等人在场的时候,张于睿都不会下楼,今天情况特殊他没法躲,所以只能从头到尾低头扒饭,对张小沫视而不见。

    而一上来就被张于睿堵了一下,张小沫心里也不怎么痛快,再加上沈豫郝异常沉默的态度,她拿捏不准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也不怎么敢吭声。

    虽说食不言寝不语是个良好的习惯,但是这种状况实在是容易让人担忧会不会消化不良。

    “我吃完了。”本来就浑身不自在的张于睿第一个熬不住了,三两口将碗里的白饭吞下肚,也顾不上沈豫郝吃没吃完就想开溜。

    “于睿,我们很久没有好好聊聊了,我送你回房吧,正好给你带了两本书,我想你会感兴趣的。”放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了的饭碗,张小沫笑的那叫一个温柔亲切。

    虽然很想拒绝,但是看这个状况张于睿再傻也明白了,这人今天就是冲着他来的。不过想想也是,现在这种形式下如果她们还坐得住的话,也就不是他认识的那对母女了。

    “那你们就去吧,小沫,和你弟弟谈完了就到书房来找我。”见张于睿没有反对,沈豫郝拍板决定道。

    “好的,爸爸。”张小沫乖巧的点头道。

    “嗯。”张于睿也点了点头,不过在张小沫想要上前帮他推轮椅的时候,自己先一步按下了驱动开关,无声的拒绝了她的示好。

    张小沫恼怒的瞪了眼他的背影,尴尬的收回手跟上。

    “是不是你和她说的?”一进门,张小沫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殆尽,完全被阴狠愤怒所取代。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就知道会这样,张于睿看都没有看她,一把就将手中的书扔进了垃圾箱,“东西我已经收到了,你可以走了。”

    张小沫脸色扭曲了一下,刚想发飙就想起了今天来的目的,只好硬生生忍了下来,“你别给我装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发现我们的事情了。”

    “你们的事情?你的你们是指哪个你们,又是指的哪件事?”张于睿一把扯开窗帘,耀眼的月光照进黑漆漆的室内,也给窗下坐在轮椅上的身影镀上了一层虚幻的荧光,看起来莫名的有些阴森可怖。

    急忙打开屋内的吊灯,张小沫吞了吞口水,这才觉得屋内压抑的气氛好了许多,于是立马又找回了之前的气势。

    “张于睿,你别忘了,我才是你亲姐姐,我们可是同父同母的同胞姐弟,你不帮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害我?”

    “我害你?”张于睿轻轻一笑,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过双腿,“是啊,我这不就遭到报应了吗?”

    张小沫一僵,脸上立即应景般的布满了沉痛,“我知道当初是姐对不起你,姐姐真的有很认真的反省过,这么多年来怕你不高兴我也不怎么敢来看你,你是我亲弟弟啊,看到你这样,姐姐难道就不心痛的吗?”

    “心痛?”张于睿像是听到了什么超级好笑的笑话一般一下就笑弯了腰,“你当然会心痛了,你怎么可能不心痛呢?如果我没有变成这个样子的话,你现在哪里用得着拐这么大一个弯还看不到目标在哪里,你说你怎么可能不心痛呢?”

    “我不要和你翻旧账,我来就只是想问一句,你是不是对沈妍轩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知道再继续闲扯下去只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张小沫干脆直接问道,反正从那天起她和她这个同胞弟弟就已经永远没有可能和平共处了,她不在乎。

    “我说没有你信吗?”扭头望了眼窗外,张于睿的声音有些飘忽,“我早就告诉过你们,多行不义必自毙,别以为人人都是傻子,纸永远都包不住火,就算我不说你们做的事情也早晚会被越来越多的人察觉到。”

    “那又怎么样?只要在这之前得到我想要的,谁又敢说我什么?这个世界本就是成者为王败者寇的世界,只要有钱、有权,哪怕你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也照样有人前赴后继的追随你。”

    张于睿无奈的摇摇头,“话不投机半句多,反正就算我让你收手你也不会听,不过看在你是我亲姐姐的份上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别把事情做得太绝,到时候反倒把自己的退路都给堵死了。”

    “不劳你操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冷哼一声,张小沫转身就走。

    看张于睿这个样子恐怕他真的没有对沈妍轩说什么不该说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齐泯然推测的那样,是穆墨言说的。

    只为什么沈妍轩会忽然听进穆墨言的话呢?难道说穆墨言捏住了什么铁证?可是这样也不对,如果穆墨言真的给沈妍轩看了证据之类的东西的话,以沈妍轩的性子早就闹翻天了,哪可能和齐泯然说什么好聚好散。

    难道是因为穆墨言的表白?一直和自己处处作对的死对头原来心系自己,而且这人还是个比现任男友更加优秀,条件更是好了千万倍的男人,于是沈妍轩就这样动心了?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按照齐泯然的说法,穆墨言在平安夜的那天就已经告白了,可是那个时候沈妍轩对他的态度可好不到哪里去,很明显是拒绝了,难道是欲拒还迎?

    张小沫觉得自己脑细胞不怎么够用了,或许她该去直接试探一下沈妍轩?只是如果沈妍轩真的已经知道了什么的话,她的这个试探又很容易触怒沈妍轩,真是进退两难。

    “张小沫。”张于睿忽然叫道。

    “你还有什么教训没有说完?”握着门把,张小沫头也不回的问道,口气十分不耐烦。她还有一堆糟心事没有想通呢,这人还想怎么样?千万别又是说什么大道理,她听得都想吐了。

    “值得吗?就为了争那一口根本就没有必要的意气,搭上自己的下半辈子,真的值得吗?”张于睿认真的问道。

    他是真的想不通,难道现在的生活不好吗?这个年代哪里还有什么认祖归宗的说法,不姓沈又能怎么样?爸爸和姐姐难道亏待过他们?

    再说,他们没有办法以沈家子女自居,妈妈这么多年依然无法进门的理由是什么?是沈妍轩母亲遗嘱的阻碍?不!根本就是妈妈自作自受!

    “你懂什么?没有必要的意气?如果没有这口意气,你要我以怎样的动力继续为这不公平的生活打拼?”

    张小沫阴狠的转过身。

    “因为你是男孩子,所以能够在这豪华别墅里生活,而我和妈妈每次登门都只能是做客!因为沈妍轩姓沈,所以她可以是沈大小姐,而我只能是小沫小姐。凭什么?你告诉我凭什么?同样是沈家的子女,为什么我过的谁都不如?”

    张于睿静静的看着拽着他不断低吼的张小沫,最后一丝劝解的想法终于泯灭无踪。

    “我告诉你为什么。”一点一点将张小沫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扒开,张于睿平静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就是你过得比谁都不如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