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四十二章 暗中

3754 2016-08-12 15:59:46

    “你们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说,谁的主意?!”一进入张小沫的病房,张玫就锁死了房门,大发雷霆,如果不是医院知道了张小沫和沈家的关系自作主张的将她调到了VIP病房,估计此刻已经惊动了值班的医生护士。

    “妈,你这是在怀疑我们吗?他是我爸啊!”张小沫捂着一阵阵发晕的脑袋,满脸的不敢置信。

    张玫冷哼一声,完全不吃她这套,“别在我面前演什么父女情深,你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德行,你要是真认他是你爸,就不会在私底下一口一声老不死的叫的那么溜了。”

    张小沫一噎,擦了擦眼泪,垂下头,“我是恨他,明明我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可是我却连当众喊他一声爸爸的资格都没有,每次看到他和沈妍轩父女情深,我都恨不得他们一起死了才好,但是这也只是一时气愤啊,他再怎么样也是我爸!”

    “是啊,一个总是谋算着好怎么独占沈家财产的女儿。”张玫嗤笑一声,不耐烦的看了眼张小沫和齐泯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私底下在谋划什么,想要沈家我不管,反正沈姸轩死了这一切都是你们的,但是沈豫郝你们不许动!”

    “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就算不相信我真的没有害爸爸的心,也该看看,你女儿我还浑身是伤的躺在床上呢!我是疯了在害人的时候把自己也卷进去吗?”张小沫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流着,无声的控诉着张玫的无理取闹。

    张玫一顿,看了眼手臂上打着石膏,脑袋上的绷带还晕着血迹,脸色苍白的不像话的女儿,不说话了。

    可是张小沫却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压抑了数年的委屈在这一刻尽数爆发,张玫的质问不过只是个导火索,她恨沈姸轩,恨沈豫郝,也同样的恨着她的母亲――张玫!

    “从小你就这样,你的注意力要留给那个男人要留给弟弟,在你的眼里,那个男人是生活的重心,弟弟是未来的希望,那我呢?我只是个有可无的存在。”

    “你胡说什么?!你是我的女儿!”张玫气急败坏的怒瞪着张小沫,眼中却有着一丝心虚。

    张小沫苦涩的一笑,“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不清楚吗?你敢说如果那天你没有失手害弟弟滚下楼梯摔断了双腿,你这几年会一直躲着他,任由他龟缩在房间里闭门不出,转而一心让我去吸引爸爸的注意力吗?”

    “……闭嘴。”被戳中心思,张玫显得有些难堪,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下来,看向张小沫的眼神甚至都带上了一丝阴霾。

    张小沫好像完全没察觉一般,突兀的痛哭失声,尖声控诉道,“我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存在,既然没有人在乎我,我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一下又怎么了?就因为这样你居然怀疑我弑父?你是我妈吗?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

    张玫脸色铁青的看着趴在床上不断喘着气,好像一番怒吼就用光了所有力气的张小沫,抖索了下唇,许久才丢下一句,“你先休息吧,我晚点再来看你。”就头也不回的转身仓皇逃离了病房。

    从头被两人忽略到底的齐泯然挑了挑眉,默默的走去将房门关上。

    “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你弟弟怕你了,我现在也有点怕你了。”看着惬意的躺在床上,脸上完全不见任何怨恨愤懑的张小沫,齐泯然悠悠道。

    用健全的手揉了揉哭的酸疼的眼睛,张小沫从枕下掏出湿巾纸,艰难的打开抽了一张擦了擦脸才呵呵笑道,“你才不会怕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这回我可是豁出了这张脸,你该怎么谢我?”

    齐泯然一笑,走上前坐到床边倾身给了她一个热吻,“幸好你机灵,我是真没想到你妈会突然发难,差点就露馅了。”

    “我妈那个人眼里心里就只有沈豫郝,她所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能正大光明的被人叫一声沈夫人,什么为我们着想都是假的。”张小沫轻轻靠到齐泯然怀里,“所以我才和你说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她,你还偏偏不信。”

    “是我不好,我看她这么积极的帮我们谋划,还以为她对你爸……对沈豫郝没什么的,没想到她倒是真的情根深种了,看来以后很多事都要瞒着她点了。”见张小沫因为爸爸这个称呼变了脸色,齐泯然从善如流的改了口。

    “其实也不用,只要别被她知道沈豫郝出事与我们有关就没事,我妈那个人其实比我们还要狠,她这么多年都没能被沈豫郝正眼看一眼,你以为她就没有怨没有恨么?她现在不过只是在和那个早就死了的秦妍争一口闲气而已。”

    齐泯然知道秦妍就是沈妍轩早逝的母亲,不过他却不清楚她们之间都发生过什么,问张小沫,张小沫也只知道沈豫郝一直不让他们进沈家门是遵从了秦妍的遗嘱,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张玫绝不会在对秦妍憎恶的同时又那样讳莫如深。

    稍微思索了一下没有想出个所以然,齐泯然索性就将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反正真相左右也逃不过女人间的那点争风吃醋的破事,比起这个,他反倒是对这个一贯小鸟依人的张小沫刮目相看了几分。

    “小沫,疼么?”往床里坐了一些,齐泯然半搂住她,温柔的问道。

    张小沫动了动身子,避开了被齐泯然碰到的伤口,委屈的撇了撇嘴,“怎么可能不疼,我都快疼死了,也不知道头上会不会留疤。”

    “呵呵,没事的,就算留疤了以现在的医术也能除疤到完全不留痕迹,放心。”齐泯然安慰道。

    张小沫轻轻点了点头,没让齐泯然看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失望。其实她更希望听到齐泯然能对她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不过终究只是妄想吧,哪个男人不好色,他们重视的不过也就是这幅美丽的皮囊而已。

    见张小沫低垂着头不吭声,齐泯然还以为她还在担心,不由好笑道,“你对自己下手的时候可没见担心这些,现在才顾虑这些是不是有些晚了?”

    张小沫皱了皱眉,有些不喜齐泯然的这个口气,却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

    “如果不是沈妍轩知道我是和沈豫郝一起出的门,我也不会出此下策。”摸了摸打着石膏的手臂,张小沫对沈妍轩的怨恨又多了一层,要不是怕被沈妍轩怀疑,她又何苦把自己也搭上去。

    听出张小沫语气里的怨怼,齐泯然心里极快的划过一丝不满,顿时失去了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的兴趣,转而问起了另一件他很关心的事情。

    “对了,你今天这么和你妈闹翻了没关系么?”虽然张玫一个人翻不出什么浪花,但是他却也不想真的惹毛一个知道那么多内幕的女人。

    “闹翻?”没有察觉到齐泯然在转移话题,张小沫灿烂一笑,“你太不了解我妈了,如果我刚刚没有那样做的话,无论我说什么我妈都不会信,但是现在……呵呵,她恐怕正现在为母不慈的自责里无法自拔呢。”

    “会这样么?”那个自我到了极点的女人居会自责?齐泯然有些想象不能,对方可是害儿子断了双腿都没有任何表示的疯子,

    “如果你是我妈,你会让你的一双儿女都怨恨上自己么?”张小沫没有说的是,她和她妈虽然嘴上没有说,但其实于睿的事情对她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阴影,毕竟,那是她们真正血脉相连朝夕相对相互扶持着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亲人啊。

    齐泯然了然的点了点头,“你有分寸就好了,安心养伤吧,我空了再来看你。”

    “好。”虽然心里有些不舍,不过张小沫也没有纠缠,毕竟现在她可以算是在沈妍轩的眼皮底下,如果齐泯然真的留下来陪她这才叫坏事呢。

    他们可都没有忘记,沈妍轩提出分手的理由很可能就是发现了他们之间有暧昧关系,如果想要复合的话,打消她这个疑虑显然是他们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

    见张小沫如此明事理,齐泯然很满意的一笑,偏头亲了她一口起身就走。

    张小沫嘴角的笑容淡了一些,艰难的挪了挪身子想要躺下休息一会,她刚醒来就被她妈找上门骂了一通,其实应付完她妈她就有些精力不济,如果不是怕扫了齐泯然的兴,她早就睡了,哪可能撑到现在。

    “小沫,你刚刚对你妈说的有多少是真心话?”都已经走到了门口,齐泯然忽然顿住脚步转回身好奇的问道。

    刚要躺下的张小沫愣了愣,莞尔一笑,“谁知道呢?”

    看到张小沫闭上了眼睛,齐泯然低头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快步走出了病房。

    他已经在这里消磨了这么久的时间,想必穆墨言已经离开了,没有人碍事,他才好去试探沈豫郝的伤情,接近沈妍轩。

    他始终相信,沈妍轩之所以会提出分手一定是被穆墨言忽悠了,只要他好好和她解释解释,他们一定还能恢复如初。

    “于,于睿,你说句话啊,别吓我。”两条走廊相交的转角里,林颖声音颤抖的推了推身边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一声不吭的张于睿,眼眶里的泪水打着转,却强忍着没有落下。

    如果不是没有找到沈叔叔,他们也不会到张小沫这里来,可是如果早知道会听到这样的话,她宁可从来没有劝过于睿!

    去他的姐姐,去他的亲人,她就说为什么一贯孝顺的张于睿会忽然对他妈妈和姐姐避之不及,原来他的腿是这样断的,原来竟然是这样!

    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的林颖第一次萌生了恨意,而且还是如此的浓烈。

    “我们走。”张于睿握住林颖的手,声音异常镇定。

    没有察觉到张于睿的异常,林颖听言猛地点头,“对,我们走,我现在就送你回家,这种人,不理也罢。”

    “不,我不是要回沈家。”低头看了眼手机,张于睿犹豫了一瞬,毅然决然的取出电话卡折成了两半,“那里,我已经回不去了。”

    林颖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呆愣一会,隐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再也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这件事要告诉沈小姐么?”

    张于睿咬了咬牙,没有吭声。

    林颖深吸了口气,没有再问,推起张于睿的轮椅从另一条道离开了这一层,“先去我那里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