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四十四章 终究还是怕的

3599 2016-08-12 15:59:46

    沈豫郝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事,沈氏即将面临的内忧外患穆墨言不用想都能预见,沈氏那群倚老卖老的顽固股东们比起寰宇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沈氏是沈豫郝一手打造的公司,那群人多少还会卖他个面子,可是对沈妍轩可就不一定了。

    这个时候穆墨言倒是有些后悔了,如果他没有请求沈豫郝多给沈妍轩一些思考的时间,寰宇和沈氏的合作案恐怕早就对外公开了,哪像现在,人人都以为寰宇在恶意收购沈氏,让他就算有心替沈妍轩撑腰,都得顾忌会不会遭到反效果。

    看着一个晚上就憔悴不已的沈妍轩,穆墨言按捺了许久才将合作案的事情吞了回去,这种敏感的时候,他并不想影响沈妍轩的判断,更加不想让她也产生什么误解,哪怕他真的非常想成为沈妍轩的依靠。

    默默叹了口气,穆墨言顺着沈妍轩的问话轻声回道,“这是我成年的时候外公送的贺礼,安全上是没有问题,不过等伯父的伤情稳定了最好还是把他送去帝都疗养,那里有我外公在,无论是设备还是安保都要比这好得多。”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穆墨言谈及他的母家,沈姸轩有些好奇却没有多问。

    穆墨言的父亲风流成性,红颜遍布天下,据说他母亲会早逝也是因为如此,虽然现在听穆墨言的口气好像和外祖家的关系还不错,但是就冲这是她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外公这个词,她就觉得,这事她还是闭嘴别问的好。

    要是因为她的一时好奇戳中了人家伤疤,她岂不是作孽了,自从重生以来,她可已经接连欠了穆墨言好几个大情了,她可不打算人情还没还,就做出什么类似于过河拆桥恩将仇报的举动来。

    至于穆墨言说的去帝都……

    “我相信爸爸不用多久就能醒过来的。”只要安全的度过这一年,去不去帝都就都无所谓了,她不希望将人情越欠越大,更不希望穆墨言为了她欠下什么不想欠也不该欠下的人情。

    这次穆墨言倒是没有看穿沈妍轩的顾虑,听到她这么说只以为她是在为沈豫郝担心,于是很认真的点头附和,“伯父一定会好起来的。”

    事实上沈豫郝现在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植物人状态,按照医生的说法,只要好好疗养,多和他说说话刺激他的大脑,沈豫郝苏醒的可能性还是极高的,因此穆墨言半点不觉得他这话是在安慰人,说的特别特别的理所当然。

    沈妍轩听到他这比自己这个知情人还要笃定的口气,不由一笑,因为事件骤然失控而始终萦绕心尖的不安和惶恐在呼吸间渐渐消散。

    这一世,终究还是有所不同的对吧?至少这个时候她的身边还有个人在真心实意的替她着想,陪伴着她。

    就在两人低声交谈的时候,屋内的医疗团队已经全部准备就绪,原本普普通通的卧室被快速且合理的布置一新,俨然成为了一间设备齐全的VIP护理病房。

    “穆总,沈小姐,沈总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我们会安排人二十四小时看护,一有苏醒的迹象会马上联系你们。”聪明的没有提到病情恶化之类的词眼,作为专业医疗团队的队长,刘一鸣显然对如何安抚家属的情绪很有一套。

    “谢谢。”沈姸轩点点头,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的嘱咐,“除了我们亲自带来的人,任何想见我父亲的都不用放行,如果他们不听劝硬要闯的话,用点非常手段也可以,只要不过火,任何后果我都担着。”

    刘一鸣诧异的扬了扬眉,偷偷看了一旁的穆墨言一眼,没有从他的脸上发现任何不妥之色,心下顿时了然。

    怪不得放着好好的医院不住要特意把人弄进军区照顾,看来这位沈总不是运气不好遇到了天灾,而是得罪了什么人或是碍着了谁的路吧。

    腹诽了一番贵圈真乱,刘一鸣面对着沈妍轩灼灼的目光,一本正经的郑重允诺,“我们一定不会放任何闲杂人等来打扰沈总养伤的,请沈小姐放心。”

    得到保证,沈妍轩松了口气,指了指房内,“我现在可以进去陪陪父亲么?”

    “当然可以。”主动替沈妍轩打开门,刘一鸣飞快给了房内其他人一个眼神,十几号人顿时心领神会的鱼贯而出,偌大的屋内一下空了出来,“有事的话在走廊里喊一声就好,我们就在这层最靠外的房间里。”

    “好。”沈姸轩点点头,目送刘一鸣等人离开,刚抬起脚要进房,身边穆墨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对方微妙的脸色,沈姸轩抿了抿唇,犹豫了片刻还是在穆墨言接通电话的同时抬步走进了屋内,没有去听这电话的具体内容。

    “爸,你会好起来的对吧?这次,会不一样的对吧?”

    小心翼翼的托起沈豫郝挂着点滴的手,沈妍轩这个时候才发现,哪怕她的情绪因为穆墨言的宽慰和陪伴稳定了许多,但是手脚却比她爸爸一直挂着点滴的手还要冷。

    终究,还是怕的吧……

    沈妍轩自嘲的一笑,起身灌了一个小热水袋放在她爸爸的手下替她传递热度,然后就这样坐在床边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者说,是在等待些什么。

    “肇事者已经抓到了。”房门的质量很好,穆墨言推门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所以哪怕他说话的时候刻意把声音压低了,也还是将毫无准备的沈妍轩吓了一跳。

    “抓到了?”沈妍轩收回落在父亲身上的目光,缓缓回过头看向穆墨言,眼神里还带着一丝未散的呆滞和迷茫。

    穆墨言眼神一闪,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沈妍轩这句话其实应该是——为什么人是抓到的?

    皱了皱眉,穆墨言看着沈妍轩的眼睛,补充道,“准确的说他是自首的,酒后驾驶,撞了人之后太过害怕他就跑了,后来酒醒了之后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就在家人的陪同下自首了。”

    “……”没想到居然真的和上辈子完全一样,沈妍轩悄悄的握紧了拳头,拼了命才忍住没让自己再次失控。

    同样的车祸地点,同样的酒后驾驶,同样的自首理由,同样的昏迷不醒,除了时间向后延了几天,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同!前两天她的雀跃简直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什么改变了历史,什么人定胜天,都是狗屁!

    沈妍轩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害怕了,怕怎么都斗不过老天,怕历史还会重演,更怕她豁出所有,也依然无法保全父亲的性命!

    不,不对!

    死命的咬了舌尖一下,剧烈的疼痛唤回了沈妍轩恍惚的神智。

    她怎么可以如此丧气?!现在就示弱了,那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该怎么办?更何况她也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一个和上辈子截然不同的一点!张小沫!上辈子张小沫可并没有和父亲一起出车祸,抓住这一点,她应该能发现什么才对!

    沈妍轩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像是一个以为自己将要葬身荒漠,却在转头间忽然发现了绿洲的旅人,如果不是顾忌到面前还有个穆墨言,她都想抱着父亲大声哭一场。

    深吸了口气,将涌上双眼的泪意压下,沈妍轩替沈豫郝调整了下点滴的速度,转身道,“我们去趟警局吧,我想见见那个肇事者。”

    “好。”深深地看了一眼沈妍轩,穆墨言喊来刘一鸣,没有任何异议的快速安排好了一切,不到半个小时,沈妍轩就已经和肇事者一家坐在了面谈室里。

    虽然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沈妍轩真的再次看到匍匐在她脚下声泪俱下的请求她原谅的落魄男人时,那种即想笑又想哭的矛盾感还是忍不住直犯上心尖。

    “如果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可以忽略你所做的一切,那是不是所有的杀人犯都可以免责?如果我跟你说一百遍求求你,你能不能让我父亲睁开眼,对我笑一下,说一声‘我没事了’?”沈妍轩的声音轻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分量却重如磐石。

    哭天抢地的男人顿时一噎,脸上可见的露出了一丝不服气。

    一直站在他身后抽泣着没有说话的妻子见状赶紧偷偷踹了一脚。

    男人立即反应过来,慌忙垂下了头,却再也说不出什么,只好干巴巴的不断倒着歉,说着讨饶的话。

    见沈妍轩看着他们神色越发冰冷,男人的妻子腿一弯,也拽着女儿跪下了,“沈小姐,我知道他是个混蛋,是他对不起你的父亲,可是他是我家的顶梁柱啊,我女儿才刚上学,如果他蹲了大狱,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啊!”

    “是啊,没了他,你们娘俩怎么活?”沈妍轩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如出一辙的期待表情,嘲讽的一笑,“那我呢?我的父亲就不是我家的顶梁柱?没有了他,我就能够逍遥自在的继续活下去吗?”

    这下连女人也说不出话了,只好偷偷地掐了女儿一下,小女孩也不知道是真的吃痛还是早就已经在家排练过暗号,立即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哭闹声,反反复复只喊一句——爸爸。

    “真是一场闹剧。”摇摇头,沈妍轩毫不动容的转身就走,“一个人要懂得为他所做的事情出代价,既然这条路是你们自己选的,所有的后果,都得自己尝。”

    其实在来之前,沈妍轩本来是打算如果对方是被威胁的,那她就替他们铲除威胁,甚至可以帮他们过上优渥的生活,算是对他们被无辜卷进这件事的补偿。

    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只是被利诱了。

    为了一笔钱,搭上自己甚至是家人的下半辈子,值得吗?

    沈妍轩不知道,也无法理解,只觉得心寒。

    走出警署,看着依靠在车旁背光而立的男人,沈妍轩的心沉甸甸的,嘴巴快于大脑的就把一直想问却没敢问的问题抛了出去。

    “穆墨言,你为什么从来都不问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