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九十五章 袁佳的心动

3360 2016-08-12 15:59:46

    看着妈妈已经慢慢入睡,袁佳拿起了外套,然后嘱咐了几句护士,就离开了医院。自己被沈妍轩提升为高级助理之后,她的薪水几乎就是翻了一个备,对于一个才出学校的人来说,有这样的薪水,简直就是不可能。所以她对沈妍轩就简直是再造父母。

    当然如果有人说,给钱就可以,那也是绝无可能的,因为像袁佳这样因为家庭问题而被迫结束后期深造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种与人不同的高傲,如果只是给钱,他们的与身居来的高人一等,不允许他们低头。

    所以像沈妍轩的做法,即得到了人,也得到了人心。现在袁佳对沈妍轩也算是一根筋了。

    匆匆夹紧了自己的衣领,袁佳赶上了公车。已经是九点了,周围一片漆黑,偶尔的公车上面也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听听音乐,可以打消自己在路途上面的寂寞。正在这时,突然一个身影嗖的一下子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袁佳一脸不耐,这车子上面那么多的空位置,还有谁那么有空,非常和自己即在一张凳子上?拿下了耳机,然后袁佳回头看着身边那个不速之客,正想要说几句,却是发现一张熟悉的笑脸。

    “你吓我一跳,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缘分啊!”连栾露出一口白牙,看着就是想要被人揍的表情。

    “是吗?”袁佳拿起了自己的包:“请你让开,我下一站就下了。”

    “不!你还有两站呢。”连栾看了看公车前面的显示牌,然后斩钉截铁,摆明了就是不放过袁佳的样子。

    “连栾?你还有完没完?你们富人家就是那么有闲空的吗?可以盯着一个女孩子半天的?堵在家里不算,现在都已经升级到堵公车了吗?”袁佳只觉得胸口熊熊烈火。

    “是啊!”连栾回答地十分彻底,让人气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你给我走开!”

    “不!”

    “让不让开?”

    “绝不!”

    ……

    最后连公车司机也终于忍不住,回头看着身后两个闹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我说姑娘啊,小伙子啊,虽然我们这个车子上面人少,但是也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啊?这叽叽喳喳的,就和我老婆在我耳根边罗嗦一个样子。我这手一哆嗦,车子就出去了,大家都不安全不是?”

    袁佳长到那么大,耳边就只有人家的赞许,还真是听不得公车司机的话,然后顿时更是火大,看着车子停着等红灯,前后也没有别的乘客,所以她猛然从凳子上面站起来,然后想要从后面跨过去。

    结果脚才过去一半,正好车子也是发动了,一个身体不稳,就往连栾的身上扑去。

    连栾正好抱了一个香玉满怀,满脸上都是得逞的笑容:“我说我的佳佳,我知道你喜欢我,也用不着那么激烈的吧?慢慢来,我不着急的。”

    “你……”袁佳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得那么近,更何况还是长相不错的男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的姿势要有多么难看就有多么难看,扒开着脚身体却是靠在了连栾的身上,就差嘴唇没有碰在一起了。

    这下子连公车司机也是从后车镜喜滋滋地偷窥着:“这就对了嘛,这夫妻啊,就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别把事情闹大了就好了。”

    “师傅!我们没有结婚!”袁佳顿时觉得一个头变成两个大。

    “没有啊?迟早的事情,我看你们这甜腻相,估计也快了吧!”公车司机一点都不介意地误会着,这边的袁佳一边要忙着调整自己的姿势,一边还要解释着“被结婚”的事实,顿时觉得有些烦躁。

    看着袁佳的模样,连栾挺身而出:“师傅!您不要误会……”

    袁佳惊愕的看着连栾,这家伙会帮自己澄清?

    “我们虽然有婚约了,但是时间还有点远,当然主要是要她同意,我随时都可以的。而且我们也没有吵架,只是……夫妻情趣而已!”连栾笑脸盈盈。

    袁佳差点没有把他直接给活杀吃了,这家伙果然没有那么好心!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的意思啊?

    而且不等公车司机回话,连栾直接两只手架住了袁佳,然后从凳子上抱了下来。

    “嘿嘿,小伙子,看着你瘦瘦高高的,以为走花美男路线,原来是个霸道总裁啊!”公车司机倒是一点都没有拉下时代啊!

    “我……”袁佳还想要解释一番,但是被连栾直接一只手给拉下了公车。

    “连栾!你太过分了!你说什么呢?以后让我怎么见人啊?我们有什么关系了?”袁佳看着连栾得意洋洋的脸,然后愤怒吼道,“还有,你拉我下来,干什么?我又没有说要下车?你爱咋咋地,别搭上我啊!”

    看着袁佳火冒三丈的样子,连栾依然还是不紧不慢:“我说佳佳,这车子内外就我们三个人,还有谁会知道了?再说,公车司机累了一天,现在好不容易最后一趟车子了,就当作和我们话解解闷也无所谓啊,再说我们两人什么时候没有关系了?就凭着我到站了立刻就拉你下车,以防你多坐了一站,走回来那该有多累啊?再说我也不放心!”

    “连栾!”袁佳转身瞪着连栾,却是犹如一团火直接钻入了冰山,瞬间被他的笑容把身上的火都给浇熄了。

    算了,呆在他身边还不如立马走人好,也不会让自己待会儿气得晚上睡不着,自己回去还得看一次明天一早的会议主题呢!

    “佳佳?佳佳!”连栾在身后立刻跟上,不紧不慢地。

    皎洁的月光将两个人的身影拉得越来越长。

    袁佳低头看着地面上身后的连栾的身影,他没有尝试着靠近一步,只是紧紧地跟在身后,她的租的房子在整片小区的最里面,过去的时候还要通过漫长的几条通道,寂静无声,没有路灯,每天她就好像要走过一条地狱道一般。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连栾开始等候在小区的门口,然后一直跟着自己走到自己的楼下。自己的恐惧也已经慢慢不见了,反而习惯了有他的陪伴。

    想到这里,她猛然回过神来,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甩甩头,然后一如既往没有说再见就直接上了楼。

    只是这一次,她轻轻打开了窗,然后看着楼下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有一丝丝的动容。他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不说再见,从来都是送自己到楼下之后就默默离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飘起了毛毛细雨,袁佳立刻不假思索地拿起了一把伞,然后冲到了楼下。

    “喂!带着伞啦!”袁佳叫住了连栾,然后将伞放在了他的手中。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连栾立刻恢复了一脸痞痞的样子,然后顺势握住了袁佳的手,贴在他的胸口。

    “喂!你有病啊!再见不送!”说完之后,袁佳立刻抽出了自己的手,转身离开了。自己今天是中邪了!一定是!

    穆家。

    穆墨言看着桌前正在看着电脑的沈妍轩,慢慢上前:“怎么还在忙?”

    “是啊,明天一早还有一个会。”沈妍轩头也不抬地说着。

    ”哦!”穆墨言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妍轩用手指轻轻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然后才发现电脑下端已经显示凌晨一点了。原来整理了个资料都那么久了。以前自己总是觉得沈豫郝每天都那么晚,回来还要通电话,自己还曾经因为秦妍的去世而怪罪过沈豫郝。

    到了现在才发现沈豫郝当时已经有多么努力地节省时间,才能和自己妻女相聚在一起。自己却还在因为他的某一次生日宴会迟到而闷闷不乐。现在想起来,自己当时是有多么不懂事。

    合上了电脑,手却是不经意碰到了一个温和的杯子,闻着味道是巧克力奶茶,还带着余温,现在喝正好。

    只是她不记得自己刚刚有泡过奶茶啊?就算是自己一开始带上来的,到现在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怎么可能还保留着温度?

    正在迟疑间,突然门轻轻敲响了,然后就看到穆墨言手中拿着另外一个杯子,隐隐冒着热气,让她微微一怔。

    “那个不要喝了,已经凉了吧?我重新泡了一杯。”穆墨言看着沈妍轩手中的那个杯子,然后拿了过去,换成了另外一杯。

    “这是你泡的?我怎么没有听到你进来?”沈妍轩看着杯子中冒着热气的巧克力,然后轻轻喝了一口。不是那种腻甜的味道。巧克力十分丝滑,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饼干的碎屑,十分好喝。

    “你做事情的时候,有多么认真,你不知道?”穆墨言淡淡一笑,然后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等等!”沈妍轩犹豫了片刻,然后叫住了穆墨言:“我肚子有点饿,不知道还有东西吃吗?”

    “蛋糕?”

    沈妍轩摇摇头。

    “面?”

    沈妍轩还是摇摇头。

    “我有一个建议,我去帮你买来!你想要吃什么?”穆墨言看着沈妍轩一直摇着头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东西。

    沈妍轩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肚子饿,还是纯粹想要看着穆墨言为难,或者只是因为别的什么连自己都猜不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