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一百零三章 刻意车祸

3397 2016-08-12 15:59:46

    沈妍轩看着穆墨言,她没有想到穆墨言却早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要有一个人能够帮得上自己的忙,而那个人就是已经失去消息很久的罗志明,更让她惊讶的是,不仅仅如此,他还已经找到了罗志明,这不得不让她惊叹他的办事能力。

    怪不得当时沈豫郝十分信任他,也夸赞他,看起来并不是没有道理啊!

    “那他在哪里?我们现在就去找他!”沈妍轩瞬间心里面有了底,然后看着穆墨言,有些着急。毕竟时间给她的已经不多了。

    “不着急,现在已经快十点了。就算我们过去也要十一点了,他和你父亲一般大,你难道要把他从被子里面拖出来吗?”穆墨言呵呵一笑,“明天一早,我没有事情,你也暂时停了停,我们一起去拜访他。”

    沈妍轩这才发现的确已经十点了,知道穆墨言说的没错,所以就只能点点头。

    车子开到交叉口,看到前面的红灯,穆墨言停下了车子,然后静静等待着红灯变成绿灯,突然重重的轰隆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感觉地面都有点微微的震动。

    沈妍轩和穆墨言相视一眼,这半夜三更的,怎么会有那么巨大的声响?好在这周围没有什么住户,否则大家意见该有多大啊?

    回头往车后看去,猛然两道灼人的灯光瞬间从身后的庞然大物放射了出来,找的沈妍轩和穆墨言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了起来。

    “不!”穆墨言首先有了反应,身后的车子并没有因为前面有红灯和车子而慢慢停下,反倒是似乎加快了速度,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危险!”穆墨言立刻上前然后解开了沈妍轩的安全带,对着沈妍轩大吼一声,“快走!”

    沈妍轩不明所以,但是直觉告诉自己要相信穆墨言,所以她立刻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直接冲出了车子,往路两边的小丛林冲去。只听见身后轰隆一声,然后巨大的撞击声音让她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然后猛然回头。

    只看见巨大的集装箱车子就好像一只在黑夜中猛兽,然后直愣愣撞上了前面的玛萨拉蒂,直接将玛萨拉蒂的车尾直接给碾碎了,瞬间拉长版的身体就好像变成了S*MART!如果她在车子里面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不过……穆墨言?穆墨言还在里面!

    想到这里,沈妍轩立刻冲着车子大吼一声:“穆墨言!穆墨言!”

    只是撕裂的声音被巨大的撞击和拖拽的声音给隐藏掉了,巨大的集装箱车子在前面一个急转弯,然后在夜色中匆匆离开,而一边被撞击的玛萨拉蒂此刻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堆废铁。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穆墨言!

    沈妍轩立刻跑到车子前面,对着里面叫着:“穆墨言?你在里面吗?你在哪里?”

    心痛!沈妍轩终于又体会到这样失望地感觉,无法呼吸,浑身就好像被绳子捆绑了一般,让她无法动弹,所有的脑海里面都重复着一遍又一遍被鲜血覆盖着的穆墨言的模样,不会的!不会的!

    “我在这里!”突然一个带着倒吸一口气疼痛的声音传入了沈妍轩的耳朵。

    她猛然回头看着另外一侧的小丛林,穆墨言一只手紧紧按着另外一只手臂,然后缓缓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穆墨言!你没事吧?”惊喜,就好像瞬间绳子都纷纷落下,她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他的面前,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抱住了他。

    穆墨言只是看到沈妍轩直接就冲到了自己的怀里,她的力气如此大,直接将他给撞后退了两步,然后看着她在自己怀里纹丝不动的样子,他轻轻地用手环住了她的身体:“我没事!别怕!”

    他早就知道她的心里面不可能没有自己的。现在沈妍轩想要后悔似乎也已经晚了些。

    黑暗中,原本就应该贴在一起相互扶持的心,此刻已然融为一体。

    过了许久,沈妍轩才慢慢恢复了平静,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紧紧抱着穆墨言,瞬间就觉得脸颊有些发烫。自己居然那么在乎他,连自己都没有料到,这下自己该怎么收场?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松手?总不能一直这么抱着吧?

    似乎是发现了沈妍轩的小小异动,穆墨言率先松开了手,虽然他比谁都像要一直这么抱着,轻轻闻着她发丝上面的清香,这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不过比起这些来,他还是更在意她的感受。

    “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沈妍轩发现穆墨言的松手,倒是有些些失落,不过立刻就装作好像没事人一般。

    “嗯。这件事情怎么看?”穆墨言忽略了她的尴尬,毕竟这次是她主动抱着自己,而且自己也明白了她的心思,所以从某方面来说,是便宜了自己,不是吗?对待沈妍轩,他从来都有耐心。不着急!如果一开始就直入主题,只会将她给推远了。

    “我……我只是害怕……失去一个战友,你知道我们现在在一条船上的……所以……你不要误会……”沈妍轩有些支支吾吾,第一次面对穆墨言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在说什么呢?我是说这次的车祸!”穆墨言看着沈妍轩,心里面更是欣喜,发现了她另外的一面,如此尴尬和腼腆的沈妍轩,他倒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所以干脆就当作一脸无辜,然后看着沈妍轩问道。

    “啊?哦!是这个啊!”沈妍轩听着穆墨言说,瞬间就只想要打自己的脑袋,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不然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看到了沈妍轩略带着点失望,又别扭的表情,穆墨言倒是瞬间有了玩笑的心思,“如果说是那个拥抱的话,你是该担心我,毕竟我们是夫妻不是吗?”

    “穆墨言,这只是一个失误!”沈妍轩当然听出了穆墨言语气中的窃喜,再说他脸上的笑容也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思,沈妍轩只能又气又急地解释着。

    “嗯,我赞同,现在我们可以来谈谈关于车祸了吧?”穆墨言点点头,然后看着沈妍轩说道。

    “是有人故意的!”尽快将情绪转移到车祸上来,沈妍轩看着夜色下已经毫无痕迹的车子,皱起了眉头。

    “我刚刚看了车子,黑暗中看不清楚颜色,而且车子后面没有车牌,这个地方比较偏僻,没有摄像头。看样子开车来撞我们的人对这篇环境有所了解。”穆墨言分析着,然后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但是一辆巨大的车子从这边开过去,会去哪里?总要有一个停吧?”沈妍轩看着路口,“这里并不沿海,所以车子肯定不会开到某个码头的,集装箱车子,一定有个聚集点,那个热不会那么傻的半夜开着车子进城吧?而且还是一个没有牌照的车子!”

    “太晚了,我们先回去,然后报警!”穆墨言走到了车子面前,想要查看车子的情况,却是发现自己的手机在车子的挤压中也显然已经寿终正寝了,“对了,你的手机在吗?打电话报警,然后让连栾来接我们。”

    沈妍轩拿出了手机,然后报了警,只是看着穆墨言:“我从来都没有连栾的电话。”

    “那就打袁佳的电话,她知道怎么找到连栾。”穆墨言看着沈妍轩一脸疑惑的表情,然后解释道:“只要被连栾看中的女人,估计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会强行被他植入自己大脑的他的电话号码的。所以袁佳一定知道。而且这个时间指不定连栾还在袁佳的地方。”

    沈妍轩半醒半疑,不过等到袁佳在电话那边迫不及待地说马上打电话联系连栾的时候,就知道穆墨言的话是真的,看样子,袁佳也的确被连栾给“洗*脑”了!

    坐在已经废了的车子上,两个人等着警方和连栾的到来。

    “我们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平静地坐在一起,然后说说话了。”穆墨言看着沈妍轩的侧脸,黑夜之中,微风徐来,将她原本梳理地一尘不染的头发给吹乱了,脸上的阴霾倒是慢慢消失了,只剩下她微微带着一丝迷茫的眼神。

    “你有这个闲空,干嘛不好好想想会是谁想要杀我们。”沈妍轩没好气地看着穆墨言,然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微凉的秋天,在白天还可以,但是一到了晚上气温就急剧下降,让她有些凉意。

    察觉了她的举动,穆墨言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然后轻轻盖在了她的身上。

    “不用了,你里面穿的也……”沈妍轩摇了摇头,正想要脱下外套还给他,却是发现他里面白色的衬衫上一片污渍,不!这不是污渍,是血!

    “你受伤了?”沈妍轩立刻回头看着他的手臂,才发现果然他的手臂处有一道大约十公分的划伤,衬衫已经破损了,可以看见里面的皮肤也是微微外翻,显然伤口不浅,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血的,而他的棉外套估计已经将他的血给吸走了不少,所以看起来好像伤口并不大的样子。

    “没事,跳车的时候手臂着地,刚好那边有一些被砍过的树跟,所以手就划到了,只是流了点血,没什么。”穆墨言将手轻轻抽了回来,然后故作轻松地看着沈妍轩说道。只是他没有说的是,他此刻有一些晕眩,可能是因为失血的关系。

    “警车怎么不来?”沈妍轩看着穆墨言,知道他从来就是一个死撑的家伙,所以不由得着急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