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一百一十章 锦绣区

3268 2016-08-12 15:59:46

    等到罗志明告别了离开之后,沈妍轩才好奇地看着穆墨言:“锦绣区?为什么罗叔叔那么在意?”

    “锦绣区是当年罗叔叔以前居住的地方,在罗叔叔的父母过世之前,也是一直住在那边。原先也算是比较豪华的住宅区,但是后来相对的小区也是纷纷建成,那边也是成了老小区,但是罗叔叔总是对那边还是念念不忘,毕竟也算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我想他在这里帮忙沈氏集团和寰宇毕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住在宾馆对这些老人来说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我就找到了锦绣区他原先居住的别墅,好在还是空着,所以就买了下来。”穆墨言解释说道。

    “是吗?”沈妍轩微微蹙眉,“说起来锦绣区我倒也不陌生,我妈妈以前也在那里住过,后来才搬离了。不过这是她几十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我也没有去过呢。”

    “你说什么?你妈妈以前也是在那边的?”穆墨言听到沈妍轩说话,更是皱紧了眉头,果然罗志明和秦妍之间……看着沈妍轩的表情,穆墨言并没有将这些疑问表现出来,毕竟这是老一辈之间的事情了,和他们没有关系,更何况也不是当前最需要去了解的。

    “这也算是缘分吧!”沈妍轩也并没有当回事情,满脑子倒是想起了刚刚关于主动邀请同床的事情,瞬间觉得有些慌乱起来了。

    一时间整个病房又安静了下去,只是两个人却是各有心事。

    三天后。

    于睿坐在办公室,看着面前的合同,微微蹙眉,显然里面的合同的价格和总金额已经超过了应该有的范围。看了看合同的受理人的名字,于睿就皱起了眉头,果然是在大姐列给自己的名单之内。

    “怎么了?”看到了于睿的表情,一边的林颖跑过去看了看合同,顿时脸色一沉:“哼!这算是什么合同?即便是我们的经销商也不可能享有这样的折扣啊?居然给了折后再折的价格,那我们公司不是要亏了吗?”

    “谁说不是,我不能在这里代签。你让袁佳帮我把他下午叫到办公室,我亲自询问他合同的事情吧。”于睿合上了合同。

    “也好,对了大姐说今天早上会有一个罗先生九点钟会来的,还有五分钟就九点了,是不是他不来了?要不要向大姐打个电话问问?”林颖拿起了合同,然后询问着。

    “这不就来了?”突然门大开,然后罗志明出现在了门口,“我罗志明从来没有迟到过。不到最后一刻,不用急着催我!”

    “罗先生!”于睿和林颖都从座位离开,然后毕恭毕敬地往罗志明走去。

    只是罗志明发现于睿的轮椅,微微吃惊:“你的腿……我记得小时候,没有问题啊?”

    “罗先生小时候看到过我?”于睿刻意避开了他的腿,这也是他从来的痛。

    “嗯。”罗志明当然看到过,只不过他也看穿了于睿不想要提及的事情,所以聪明如他当然也是没有再多问下去:“所以来看看你有几斤几两可以挑起沈家的担子来!”

    医院。

    护士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是满满的纱布卷,还有剪刀和各种药水:“穆先生,今天是第三天了,您的伤口需要更换药水和纱布了。”

    “哦!好!”穆墨言点点头,然后想要缓缓起身,一边的沈妍轩看到了他的举动,立刻上前,将他搀扶了起来。

    “你的伤口没有好呢,用力的话会对伤口造成撕裂的,怎么说了都不听!”沈妍轩抱怨着说道,然后用枕头将他放好。

    护士小姐轻轻笑了笑:“你们好恩爱啊,羡慕死我们了。不过穆太太说的没错,不能自己用力,这样很容易伤口难以愈合的。”

    沈妍轩被护士一说,顿时有点无言以对,恩爱?他们?除了她陪了他两个晚上之外,似乎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恩爱可言的吧?真不知道护士的眼睛是怎么看出来他们之间很恩爱的!

    说完之后,护士就恢复了认真的表情,然后轻轻解开了穆墨言的衣服。

    沈妍轩这也算是第一次看到穆墨言的身体,外表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穆墨言,里面却是十分有料,他的胸口十分宽厚,一看就是经常在健身房锻炼的架子。只是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什么时候去过健身房,看样子,还是自己了解他还少了。

    他的伤口再胸口下端,所以胸口和下端被厚厚的纱布给缠绕着,只不过再往下,在小腹处却是露出了完美的人鱼线。完美倒三角的体型,让沈妍轩不由自主地别开了视线。却是发现刚刚要给他换药水纱布的小护士,也是眼睁睁看着他的完美身材,眼神冒出的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刺眼。敢情是把自己这个穆太太不放在眼中吗?

    “穆先生的伤,还是我亲自来吧!”门口医生正好过来巡查,原本这些换药的事情小护士做了也就算了,只不过医生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一进来就看到了沈妍轩的目光正冷冷瞪着小护士,而小护士的心思么……

    所以为了避免一些无畏的伤亡,医生果断地将已经被穆墨言肉体给迷惑的小护士给叫了出去,然后亲自上阵。

    哎!你说他这个医生好过么?手下全是一些待字闺中的小护士们,见着一两个帅哥就是虎视眈眈的模样,弄得他也是很为难啊,什么事情但凡是要和医患发生问题的,他都是要自己动手。

    看到小护士幸怏怏地离开,沈妍轩总算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下回也不要让自己再看到这个护士丫头了!这哪是来换药的?这简直就是来眼睛揩油的嘛!也不知道对方是谁的老公,这也太大胆了吧?

    不知不觉中,沈妍轩却是已经将穆墨言和自己的名字牢牢牵扯在了一起。只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医生小心地撕开了纱布,然后查看了一下伤口,点了点头:“果然是年轻,穆先生的伤口恢复很不错。原本想着要一个月,现在看来不需要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只是这段时间千万要注意伤口不要用力,也不要感染。多喝汤,少吃一些容易留疤的食物。”

    等到医生小心谨慎绑好了伤口之后,沈妍轩才算是放下了心。要知道这拆伤口,换药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忍受下来的。只是穆墨言却是脸色苍白,但是半声都没有呼痛。任由医生换好了药,才松了一口气。

    等到医生离开后,穆墨言正想要和沈妍轩说话,却是发现她的脸色并不好看。好像在生气?只是她在生气什么?穆墨言倒是一头雾水。

    “妍轩?”

    “干什么?”沈妍轩没好气地说着,自己都不知道在生气什么,想到刚刚那个小护士的眼神,就觉得好像自己吃亏了一般。照理说,她重生前什么都失去过,即便现在失去了些什么,理应也不会有那么巨大的反应吧?但是她却是觉得不甘。

    真是该死!就算是穆墨言被人家看光了,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他们也只是假夫妻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不是吗?

    想到这里,沈妍轩倒是微微一惊,什么时候开始,婚姻却是被她始终挂在嘴边的一个话题了?因为那场协议的婚姻,她居然将穆墨言放在自己的筹码之中了,也就是说他就是自己的一部分,所以他被人看到了,自然会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了,就等于是被张小沫给夺走了什么东西一般。真是该死,什么时候,她居然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了?还是对着穆墨言?

    记得自己之前和齐泯然在一起的时候,他也算是风流倜傥,喜欢他的女人也是不少,但是自己却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吃醋地感觉,即便有女人对着齐泯然上下其手的时候,她也会觉得是因为自己的眼光好,找到了齐泯然,这样的男人就是为了给自己长脸的,所以就算是被人家看了些什么,也无可厚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轮到了穆墨言,自己却是丝毫都不想要人家看到穆墨言的好,穆墨言的一切。

    之前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啊?难道是因为结婚的关系,所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改变了?所以她和他之间的态度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了?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责任感的缘故,所以觉得身为夫妻,就应该有夫妻之间的责任和义务的关系。

    “妍轩?你怎么了?”穆墨言看着沈妍轩摆明了有火气的模样,不明所以。

    “没事啊!”沈妍轩虽然心里面已经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但是还是架不住自己的口气却是依然冲人。

    “那你怎么……”穆墨言微微蹙眉,他的不经意地转身,碰到了伤口,一阵刺痛。

    “你干什么乱动?没有听到医生说什么吗?要你注意伤口!你就是不听?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想要再换一次药,给别人看你的身体啊?”沈妍轩脱口而出的指责,然后直接将穆墨言放平在床上,更是气愤难消。

    给别人看身体?穆墨言抬高了眉毛,是他听错了吗?沈妍轩生气的事情……居然是因为刚刚那个小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