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秘男人

3300 2016-08-12 15:59:46

    “齐泯然!你听谁胡说的?我的确是认识罗志明,但是我和他是敌非友,你现在算是什么意思?听了谁说的半句话就来我这里撒野?”张玫没有想到齐泯然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听说了罗志明的事情,微微一愣。

    她其实不想告诉齐泯然关于罗志明的事情说白了也就是不想让齐泯然打退堂鼓,因为一旦罗志明出现了,沈氏集团就等于多了一根定海神针,想要撼动有些困难。如果过早的知道了他的存在,齐泯然说不定就不会帮助她们了,原本也就是靠着张小沫和齐泯然之间的那层关系走到现在。但是现在看来齐泯然对张小沫的感情也只是风中落叶,不值一名。所以她不得不开始防着齐泯然。有些事情他知道的越少越好。

    更何况罗志明和自己的事情,怕是没有几个人知道了。而知道的人大多都和自己差不多岁数,怎么可能对齐泯然一个小辈谈起这些往事呢?怕是其中一定有人在做鬼,只是那个人会是谁?难道就是罗志明?

    “泯然,是啊,妈妈和那个罗志明是对头,那天在沈氏集团里面偶然见面了,他们两个人还当众大吵了一次,这件事情有目共睹,你不信可以去问啊?那天他们也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张小沫看着齐泯然说道,齐泯然此刻的表情让她害怕和寒心,她太明白他了,这样的表情是他开始想要远离开自己的表现,以前的她丝毫不会介意一个男人,但是现在不一样,她是爱上了齐泯然,所以她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可能让他离开自己。

    “哼!你怎么知道不是你妈妈瞒着你呢?世界上就是有些人很自私,不愿意跟任何人分享成果,你妈妈就是这样的人啊?你不是说过当年你妈妈和沈妍轩的母亲秦妍争宠吗?那个老头子明明已经愿意养着你妈妈了,但是最后你妈妈还是不死心,想着办法逼死了秦妍吗?既然当时有这样的心狠手辣,现在为什么会没有?”齐泯然看着张玫,然后冷冷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不信任。

    “你!什么老头子?那是沈豫郝!小沫年轻不懂,你也跟着不懂吗?再说这是我们沈家的事情,你只要做好你齐氏集团的事情就好了,管我们沈家的事情干什么?”张玫看着齐泯然已经完全对自己没有半分尊敬,所以更是怒火中烧。

    “妈妈!你不要再说了,泯然也只不过是一时气愤,毕竟罗志明的事情,连我都是才知道的,既然要和他联盟,怎么能不告诉他呢?”张小米回头看着张玫说道,眼神却是带着责怪。

    张玫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张小沫居然会为了一个男人和自己倒戈?更何况这个男人若是和沈豫郝那般的人一样,也就算了,却是个墙头草齐泯然?

    “总之,我没有必要骗你,罗志明和我从来就不是一路人,我也不知道你听了谁乱说哈。但是目的也一定不单纯。齐泯然,你是齐氏集团的少东家,这点判断能力应该有吧?”说完之后,张玫将自己的怒火慢慢压下,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不能生气,绝对不能!因为她手上还有一个棋子,从来就没有显露出来过,现在确实时候要动用了。既然要动那个棋子,自己也就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沈豫郝若是现在醒过来,或许自己还能够在他的怜悯下生存,但是如果他不能,自己的女儿现在一颗心也不再向着自己了。齐泯然到了现在,看样子也是个孬种,只能眼看着沈氏集团飞黄腾达。

    想当年,之所以自己会那么执着地跟着沈豫郝,然后一心想要顶替掉秦妍,说白了就是自己对沈豫郝的那点感情,要不然,现在或许过得也并不比别人差。只是……自己却是一念之差,固执己见,而现在自己老也老了,不可以再犯这样的错!

    想到这里,张玫偷偷打开了自己的首饰盒,然后从里面的夹层拿出了一颗指甲般大小极亮的钻石。这颗钻石连张小沫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她一直放在这个最危险却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也是该拿出来的时候了。

    门外,张小沫轻轻伏在齐泯然的肩膀,然后风情万种:“泯然……你啊,不要怪妈妈了。她没有私心的。而我也是啊?我对你的拿点感情,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齐泯然看了看张小沫,说实话,沈妍轩也好,张小沫也罢,她们的容貌的确是少有的。大多数的那些富家小姐都是靠后天的打扮,但是张小沫虽然不如沈妍轩,却也算得上是天生丽质。这几天没有见面,却是发下她的皮肤好了许多,吹弹可破的模样。

    若英若现的领口打开,让他的男性荷尔蒙立刻上升了,自己刚刚喝了点酒,现在也是正好在酒性上面,所以咽了咽口水,不玩白不玩不是吗?

    其实原本齐泯然就只是借着酒然后来闹事的,他不是傻子,自己如果就这样直接登门来骂,张玫一定是恨他入骨,所以他干脆喝点酒,借着酒意来询问,这样一方面可以套出真话,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在酒醒之后,就当作现在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样张玫也没有办法再责怪自己。

    只是刚刚看着张玫的表情,似乎并不算是欺骗自己,难道是沈妍轩其中搞鬼?但是没有可能啊?如果是她搞的,她就没有必要捅穿这层纸,因为她的目的就只是将沈氏集团给稳定下而已啊?刻意将对手目标暴露给自己,不等于是自曝其短吗?这样所有人的攻势就会向着罗志明,这样对沈氏集团并不算是好事情啊?更何况她明明就知道了自己对于沈氏集团的拿点心思。

    这其中一定有一个人在骗自己,他齐泯然也不是好骗的主!既然两头都要瞒着自己,那么他能够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等到合适的时机能够得到一杯羹!对了!如果罗志明真的是张玫的旧识,那么自己如果能够直接过去和罗志明联手的话……或许局面就会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齐泯然差点就被自己的聪明才智给倒头就拜了,心情也是大好了起来。

    然后主动用手将张小沫揽在自己的怀中:“宝贝,我头好晕,是喝醉了!快带我去房间。”

    看着齐泯然恢复了原本的笑容,不明所以的张小沫以为是他的酒醒了,所以瞬间就放下了心,直接将他领到了自己的卧室,当然借着酒兴,齐泯然和张小沫又是经历了一场男欢女爱的戏码,然后再房间一呆就是一整天。

    张玫虽然气恼张小沫的不争气,但是却也是无可奈何。自己空有聪明才智,却还是被热破坏了计划。若是沈豫郝还在,一切其实也就更容易。

    张玫在镜子面前已经装扮了一个多小时了,衣服也是换上了最得体的一件。虽然已经是年过五十,但是她的皮肤依然还算是精致,身材也是凹凸有致,这和自己的保养扯不开关系。而今天这一切就是她的筹码,不胜不归!

    想到这里,她就对着镜子暗暗一笑,然后拿起了手机:“喂?我是张玫,我想要见你。就现在可以吗?”

    等到齐泯然和张小沫睡下之后,张玫看了看钟,然后突然穿上了外套,离开了张家站在了路口,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豪华车子慢慢从一边开了过来,然后将张玫直接接上了车。

    “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张玫进了车子,看着身边那个熟悉的人问道。

    “我老了,没有你什么都不顺心,只是你倒是没有变,还是那样的好看。”一个苍老的声音穿出来,然后一个乌黑头发的老男人在一边缓缓转过了头看着张玫说道。

    张玫第一次也是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用手轻轻拨了拨自己的头发,自己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夸奖了,听到他说,当然是心里面窃喜的:“你说什么呢?我也是老了。哪有年轻时候的美貌啊!”

    “哎……当年你就是要跟定沈豫郝那个傻子,才会弄得现在那么惨,怎么样?我的老婆前几年也是过世了,我们再续前缘怎么样?”那个男人看着张玫,然后情不自禁抬起了手轻轻抚摸着张玫还算是光滑的皮肤说道。

    “你……你怎么也那么傻啊?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你我都不年轻了,难道还要麻烦你以后给我送终吗?你啊……还是找那些姑娘更好。”张玫倒也是有自知之明。不过倒不是因为自配不如,而是因为沈豫郝还没有死,她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离开了沈家,以后沈豫郝要是醒过来,不就刚好就找了个机会把自己给抛弃了吗?自己经营了一辈子的事情就这样给自己毁了,她可不是这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女人。

    “你啊……”那个男人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我就知道你还是等着那个死鬼!不过正是因为你的痴情,我才会对你更加痴情呢!好了,今天叫我出来,绝对不是来叙叙旧的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伍哥,还是你最懂我。我的确有事情要你帮忙。”说完之后,张玫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那颗裸钻,然后放在了那个叫做伍哥男人的手中,“这是你当年送给我的,现在我还给你,只求你帮我一个小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