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一百四十八章 齐父出面

3388 2016-08-12 15:59:46

    “没有!泯然,我有钱的!很多钱!”张小沫立刻转到了齐泯然的面前,然后直接拉住了他的手,“我真的有很多钱,当时沈氏集团要倒之前,我妈妈就把所有的股票都出售,而且连股份都是高价出售给了公司的一个小股东。所以我和妈妈有很多钱,你们齐氏集团需要,我是可以提供的!”

    “什么?你们有钱?”齐泯然一脸不信。

    “真的!泯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之前的时候,妈妈就已经出售了所有我们手头上面沈氏集团的东西,你是知道的,我们沈氏集团当时有多么大的盘子,所以价格之高,连我们都没有想到,本来我想等你和我结婚了再告诉你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怀你的孩子,然后还扒着你不放呢?我知道你现在也有困难,抚养不起我们的孩子。所以我怎么会让你麻烦呢?我爱你啊!泯然!”张小沫看着齐泯然,然后将头靠在他的腿上,她已经什么都不管了,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重新回到沈妍轩的身边去,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面子,也是因为自己腹中的孩子,更是因为她爱着这个男人。

    齐泯然看着张小沫,的确她是没有欺骗过自己,那就是说她果真有那么多钱了?这也骗不了自己,毕竟他们没有结婚,所以即便是自己发现了她的骗局,然后撤出来也不算什么。而且至少这几次下去,他倒是明白了一件事情,张小沫好像是真的对自己动了情。这是好事情,一个女人一旦对一个男人动了真情,就等于是被这个男人给操控在了自己的手掌心。

    想到这里,齐泯然冷冷一笑,然后皱起了眉头,不对!她说张玫在沈氏集团出问题之前就卖掉了所有关于沈氏集团的东西,这就是说明她在卖的时候,已经知道了沈氏集团会发生的事情,或者说已经有人提醒过她了!难道是失踪的罗志明?还是别人?

    不行!张小沫好搞定,但是张玫却也算是一个狐狸,毕竟那么久江湖闯下来,张玫也不是什么傻女,和张小沫完全不同,不好对付,不一定可以问出事情的真相。但是现在他想要知道的,就是事情的真相!

    想到这里,齐泯然看着张小沫,然后突然长叹一口气,然后轻轻抱住了张小沫,温柔地双臂一如既往,深情的眼神也是和以前如出一辙:“小沫,对不起,刚刚是我冲动了。口不择言了!我怎么可能爱沈妍轩?她现在是穆墨言的老婆了,我也犯不着现在和寰宇过不去,对吧?”

    “泯然?你是说真的?”张小沫小心看着齐泯然,却是发现他的眼神还是如此温情,顿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对!齐泯然只是因为自己怀孕而在他的意料之外,所以才会生气的,他是一个什么都希望有计划的人,怎么可能为了沈妍轩生自己的气呢?

    “当然了!小沫,我和你认识那么久了,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你还不明白?”齐泯然故意装作叹了一口气,然后抱住了张小沫:“我并不是责怪你,但是你也知道我现在齐氏集团也是身在泥潭啊!我是齐家的独丁,我身上的压力多大?再说了,如果我生下了孩子,还要养个孩子,我真的害怕养不起你和我们孩子啊!”

    “泯然!是我多想了,你说的是对的,我也不像孩子出生,只是这也是意外,该怎么办?难道把孩子给打了吗?我不忍心啊!再说我们还有钱!可以养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你浪费的!”说完之后,张小沫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说道。

    “好!那我问你,为什么你和你妈妈知道沈氏集团的事情?是谁说的?是谁做的?”这才是齐泯然真正的目的,就算是要找靠山,也要找可靠的啊?

    “我真的不知道,妈妈死活都不愿意告诉我,我问了有一百遍了,但是她就是不肯说,说是说了对我们不好。我也不能多问。但是我只知道,寰宇也好沈氏集团也好,终究还是抵不过我们!”张小沫的眼神传来隐隐杀意,对她来说,只要沈妍轩彻底垮了,她才高兴。

    齐泯然看着张小沫,知道她并不是在撒谎,看样子,她是真的不知道。眯起了眼睛,还想要多问几句关键的事情,恐怕对自己判断事情有利。

    正在这时门口却是传来了门铃声,张玫用最快的速度上去打开了房门,却是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男子,眉眼之间和齐泯然有几分相似,眼神中也有着精明。

    听到门铃声,齐泯然和张小沫都同时起身,然后故意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然后站了起来。

    “齐泯然!你在哪里?”

    “爸爸!”齐泯然在房间微微一怔,然后立刻打开了门,走了出去,看到楼下门口站着一个老人,立刻上前:“爸爸,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啪!”齐泯然的父亲齐仁兴上前就是一个巴掌搭在了齐泯然的脸上。

    “爸爸?你……”

    “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准备要在这里杀人放火了?”齐仁兴瞪大了眼睛,然后看着齐泯然说道,然后又立刻转头笑脸看着张玫:“实在是对不起,我教子无妨,吓了你们了!”

    “没事!多谢齐先生来,毕竟我女儿是有了身孕的,我主要是怕吓着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张玫何其聪明,难道说是自己被齐泯然给吓坏了吗?当然不会。而且这些老人和自己一样,多少还是对自己的隔代孩子有着几分慈爱之心,所以料想齐仁兴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更何况齐家到现在还没有传宗接代的孩子呢。这个孩子就是他们的长孙,怎么可能不在意?

    “你也真是的,这肚子里面的孩子可是我们齐家的长孙,你怎么可以这样发脾气呢?”齐仁兴对着齐泯然吼道,然后眼神却是飘向了张小沫腹中的孩子。

    “伯父,没事的。泯然只是一时间心情不好而已,齐氏集团的困境我们也知道,所以他发发脾气,也是情有可原的。”张小沫立刻替齐泯然说话,然后看了一眼齐泯然说道,自己倒是不知道齐泯然的父亲居然是如此通情达理的人,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妈妈居然会将他给叫来。

    “嗯。还是你这个孩子通情达理。”齐仁兴看着张小沫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齐泯然担起这个责任的。不能让你给委屈了。”

    “我没有委屈地,伯父。”张小沫立刻说道,然后主动握住了齐泯然的手。

    “爸爸,你身体不好,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齐泯然看着齐仁兴,然后抽出了自己的手,搀住了齐仁兴的手臂。

    “嗯,也好。”齐仁兴点点头,然后看着张玫:“那……我先回去了,这几天也是受寒,年纪大了,总是身体跟不上了。”

    “哎呀,您来了,连杯茶水都没有喝上,真是对不起。”张玫点点头,立刻假模假样地说着,心里面却是巴不得他们快点离开。

    “哎!以后成了亲家,别说是茶水,就算是酒水也可以喝上的。不着急!今天算是也两家人见了面,以后就是三分熟了!”齐仁兴果然是商场上的人,颇会打官腔。

    “齐先生这么说也对!那我也就不留您了,还是您老的身体要紧!”张玫也是立刻顺水推舟,然后打开了门。

    齐仁兴和齐泯然就直接出门上了同一辆车。

    一到了车里,齐仁兴猛然挥手对着齐泯然又是一个反手巴掌。

    “爸爸!你……”齐泯然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看着齐仁兴,不明白事情不是结束了吗?为什么他还要打自己?

    “你还真是蠢!这张家母女,虽然外人不知道,但是整个商场的人都知道她们是沈家的人,你居然也要去惹?齐仁兴气得一口气也是喘不上来,然后立刻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爸爸,您可不要气着了。歇歇气!”齐泯然虽然有万般不好,但是对自己的父亲却也算是孝敬。

    “我都要被你气死了!”齐仁兴摇了摇头说道,“这沈家都已经是落魄了,之前你和那个沈妍轩混在一起,我倒是觉得不错!可是偏偏沈家出了事情的时候,你却是什么都做不了,这下倒是好,直接和姓张的混在了一起。这也算了,男人嘛!玩玩的,也正常,可是你呢?却和人家有了孩子,现在让我怎么说?说出去我们齐家面子都给丢尽了!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啊!舍弃了沈妍轩,却是和她们私生女混在了一起,这让我的老脸搁在哪里?”

    “爸爸!我不是有心的。这个张小沫存心坑我的,我从来都是做好的安全措施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和别的女人生孩子?”齐泯然一脸无辜。

    “我呸!如果不是你上了人家床,人家阴得了你?”齐仁兴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倒是好,落魄的沈家攀不上,倒是和人家小三的女人混在一起,我们齐家怎么办?现在齐氏集团的危机,你也不是不知道。缺钱!你去哪里弄钱来?难道还要跑去寰宇找那个沈妍轩要钱吗?”

    “爸爸!你不要着急,我现在有了一点头绪。”说到这里,齐泯然然后对着齐仁兴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看到齐仁兴原本紧皱着的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

    “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不过我还要知道详细的事情,爸爸,你放心,齐氏集团交给我,绝对没有问题!”齐泯然信誓旦旦地拍着胸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