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重生爱恋 千金毒妻

第二百一十四章 醉酒的穆墨言

3398 2016-08-12 15:59:46

    沈妍轩看着床上沉睡的穆墨言,真的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那么失态的穆墨言呢。她用自己弄湿的毛巾轻轻擦拭着他的脸,看着他微微蹙眉的样子。他是在为自己皱眉头吗?是自己真的太过分了吗?

    其实原本沈妍轩就是犹豫的,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决定会让穆墨言那么痛苦。记得连栾和袁佳说的话,他们说的没有错。自己不应该将自己的仇恨强加在穆墨言的身上,他是无辜的,他们的孩子也应该是无辜的。她应该要顺其自然更好。

    轻轻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却是发现穆墨言的眉头更深了,然后突然转动着自己的头,口中念念有词:“妍轩?妍轩。我爱你!”

    “我知道,你爱我!”看着醉酒中的穆墨言依然没有忘记告诉沈妍轩他的想法,沈妍轩心里面是暖暖的。

    “但是为什么,你要拒绝我,拒绝我们的孩子?我喜欢孩子,更喜欢你为我生的孩子。妍轩……对不起,我自以为自己不在乎,其实我很在乎!我在乎的是你对我的感觉,对我的不信任,对我的不敢托付。不要孩子,其实就是你还没有放心地将一切交给我的缘故,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你相信我,把一切都交给我!”穆墨言转着头,像是在对沈妍轩说话,又像是在对自己说一半,让沈妍轩心疼。

    “穆墨言,对不起!”沈妍轩不知道还应该说点什么,她知道对不起三个字是完全没有办法抵制他心中的痛苦的,但是除了这个却不知道还应该说点什么。

    第二天。

    穆墨言觉得头疼愈烈起来,他慢慢睁开眼睛,想要直接起身,却是发现自己的手被一个人给压在了床边。正想要抽出来,却是发现那个脑袋是沈妍轩的。她的头紧紧靠在自己的手臂上,丝毫都没有放松的意思。

    穆墨言停下了抽拉的动作,而是慢慢躺了下来,然后看着她靠在自己手臂上沉睡的表情。床边放着一个脸盆,里面有两块毛巾,空气中依然有醉酒的味道,天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喝了多少的酒,已经早就记不清楚了,自己是怎么回来都已经没有了知觉。

    看样子沈妍轩是照顾了自己一个晚上,才会这样累得趴在自己的手臂上睡着的。他从来都没有让她操过心,也不应该在这里拖她的后腿啊。自己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就像他说的那样,还有他的一半,但是毕竟还有着沈妍轩的一半,自己怎么可以那么委屈呢?她如果不想要生,就不生好了,她对自己不相信,说明自己还做的不够不是吗?

    “你醒了啊?”沈妍轩猛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看了看面前已经睁开了眼睛的穆墨言:“嘴巴渴了吗?要喝点水吗?这水已经冷了,我帮你去弄点温水来吧!”

    沈妍轩一边说着,一边想要起身,但是穆墨言却是直接拉住了她的手,然后紧紧的,不想让她离开:“墨言?怎么了?”

    “你不用那么幸苦的,我已经没事了!”穆墨言看着沈妍轩说道,“你看看你眼中的红血丝,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好好休息的。”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过,你不在我的身边,我怎么都睡得不安心啊?”沈妍轩支吾了一下,然后看着穆墨言,轻声说道。眼神中含情脉脉,即便是个傻子都已经看出她这个话摆明了就是情话啊。

    穆墨言不是个笨蛋,当然也是看在了眼中,然后微微一怔,顿时眼中的欣喜乍现,不过却也是转眼即逝:“我有些渴了,帮我拿点水吧。”

    “嗯。”沈妍轩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穆墨言,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正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沈妍轩的手机却是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一个陌生号码,会是谁?

    接起了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着有几分熟悉,却好像已经犹如隔世,等到那个女人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沈妍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以前同窗好友,算起来也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面了,记得当时人家还追求过沈睿轩,然后要自己牵红线来着呢!

    当然沈家极其隐藏身份,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沈妍轩的真实身份,这也是为了让沈妍轩在高中生活中不至于太过于特殊了,这样多少也是交到了一个真心的朋友,她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仔细算起来这么多年不见面了,为什么突然又联系了自己呢?

    “妍轩,我们班里面搞了同学会,可以联系到的同学都已经联系到了,就你了,我们可是花了好久的时间才联系到你的。你可别说你不来啊?”电话里面声音盛意拳拳,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沈妍轩也只能答应了,只是心里面多少觉得有些奇怪,倒不是同学会奇怪,是那么多年了,班里面的同学会从来都没有去过,也没有人邀请过她,今年怎么就突然想到她了呢?如果是以前,她绝对不会多想什么,只是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自己了。

    “怎么了?”穆墨言揉了揉自己宿醉后的太阳穴,然后看着沈妍轩有些晃神的脸问道,“是谁的电话?”

    “一个同学,也是下周三的聚会,不过是下午。要不然那天我先去同学会,然后再赶去参加伍德凯的宴会?”沈妍轩看着穆墨言说道。

    “其实你不去也可以,他现在要对付的人恐怕是我!”穆墨言皱起了眉头,满脑子都是伍德凯那双看着沈妍轩色迷迷的眼睛,就更是觉得厌恶万分。更是不愿意让沈妍轩去,被那个猥琐的男人从头打量到尾。

    但是在沈妍轩看来,穆墨言是因为生了自己的气,所以才会说这样的话,否则她们之间的夫妻不是吗?难道他对付穆墨言,不正是对付自己吗?穆墨言说的话将两个人分的那么清楚,怎么都让沈妍轩听起来觉得有些不舒服。

    ”你尽管先去,我自己会过去的。不管怎么说,张小沫和张玫现在和他纠缠不清,我不想让沈氏集团再生枝节。”说完之后,沈妍轩转身离开了房间,然后轻轻带上了门。自己在生什么气呢?一起都是由于自己而起的不是吗?昨天袁佳给自己听的录音也告诉了自己,穆墨言有多么在乎他们之间能够有一个孩子,就好像是一条纽带可以将自己和他纠缠在一起一辈子一般,但是自己却根本就还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不是吗?所以自己怎么可以怪罪他?

    穆墨言看着沈妍轩决然的背影,想要开口,但是却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在他眼中,沈妍轩做到决定依然还是我行我素的样子,自己说或者不说对她来说,真心不怎么有用。对她来说,自己终究还是一个“外人”,想到这里,他也是郁闷得紧。

    一扇门隔断了两个人的思绪,互相猜忌着,矛盾也油然而生了。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就好像是不约而同约好的一般,晚上穆墨言说自己工作有些忙,不少的工作都带到了家里来做。而沈妍轩也说要忙着自己的事情,所以两个人几乎就没有睡在一起过。能够相处在一起的时光,倒反而是在公司里面的时候。她是助理也就不得不和他交涉,穆墨言甚至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职位,或许她就已经开始准备离开自己的世界了。

    办公室也是一个传闲话的地方,两个人虽然还是同进同出,但是不少的明眼职工却已经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的端倪,所以不消两天,沈妍轩和穆墨言两夫妻之间的不合就被传了开来,然后成为一传十十传百的事情了。才两天,这个“秘密”就成为整个公司都知道的秘密,不仅仅如此还传到了不少的新闻报社里面,头条新闻都写着两个人感情破裂的新闻,添油加醋的样子,怕是连当事人都要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相了。

    周三。

    等到沈妍轩睁开眼睛,却是看到自己床的另外一边,已经没有了温度,他今天倒是很早起床,原本一直和自己一起去的啊?今天自己去上班了,留下自己一个人了吗?虽然有点小小的郁闷,不过沈妍轩也知道最近穆墨言的压力,既然已经承诺过那三个老头子需要赚钱多少,那就必须做到,否则的话,估计他们又要到这里来惹事了。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穆墨言也十分有压力。只是……他怎么会将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告诉自己一声呢?

    慢慢起床,沈妍轩轻叹了一口气,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想要去公司,却是发现穆墨言的车子还停在外面,司机正毕恭毕敬站在门口,看到沈妍轩出来了,立刻打开了车门:“少夫人,少爷有急事需要去一次公司,所以让我等在这里接您去公司。”

    “急事?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沈妍轩微微惊讶,难道是那三个老头子又来招惹麻烦了?

    “不知道!穆先生从来不让我们过问的。少夫人,请……”司机礼貌地说完,然后开车去往公司。

    公司里面并没有什么异样,所有的员工还是照常这样上班,只是一到了穆墨言的办公室,沈妍轩顿时察觉气氛有些不对。连栾和颜皓宇也在办公室,都是脸色阴沉的样子,怕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看到沈妍轩进门了,穆墨言转过了头,眼神有一闪而过的烦恼,不过瞬间消失了:“你来了?”

    “怎么了?”沈妍轩看着连栾和颜皓宇,她知道只要有一丝可能,穆墨言都不想要告诉自己遇到的困难,总是想要自己一个人默默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