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0章 这锅,她不背(2)

1809 2017-06-24 21:54:54

    时近傍晚,突然乌云大作狂风暴雨,雷鸣闪电似要将天地撒裂。柴房漏雨,在风雨中嗡嗡作响,坐在地上的洛辰无法动弹,半个身体泡在水里。

    手腕磨得出血,洛辰依旧无法解除束缚。

    柴房,突然传来刀劈铁链的声音,“阿辰,阿辰……”

    洛辰讶然,惊喜若狂道:“阿牛哥?”

    关键时候,还是老情人给力,扛扛滴呢。

    “我来救你了,别怕。”门外,长相憨厚的年轻男人,拿着斧头用力劈锁。

    铁链铁锁笨重硕大,发出刺耳哐哐的响动,唯恐无人不知。

    “别劈锁,劈门。”这娃,也太忠厚老实了。

    突如而来的狂风暴雨,让阿牛有机可乘,在洛辰指点下,一身蛮力劲的他很快劈开了门。他焦急地替她松绑,“阿辰,我们快逃,村子出灾了,瀑布涯河水倒灌,淹没许多田地,很快就会倒灌进村子。”

    “河水倒灌?”不可能,瀑布涯地势比村子低许多,如何倒灌?除非活见鬼了……瀑布涯,那是色鬼的巢穴。

    他到底打何主意?要她命还不够,竟然还倒灌村子。

    天似缺了口,倾盆大雨倾泻不停,积水漫过天井往外冒。看守柴房的家丁早日不知藏到哪躲雨,阿牛拉住洛辰的手,往后门跑。

    “阿辰,我们逃吧。”雨水扑打在脸上,阿牛紧张的直喘粗气,“虎霸王伤得很重,十里八村的大夫全被请过来了,他们都说可能活不过今晚,杨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雨水太大,视线模糊不清,洛辰被他拽着走,数次差点摔倒。暴风雨中,更是听不清他说的话。

    “吼……”

    一道青色闪电下来,伴随着巨响,后院的树上冒起青烟,青葱的树枝往下掉。屋檐被闪电击断,残砖断瓦哗哗往下掉。

    双脚发麻,往前冲的阿牛猛地栽倒在地,身体泡在水里。

    洛辰没稳住身体,狠狠扑在地上。手腕紧紧被箍住,她费了好些力气才掰开。

    惊出一身冷汗,真不知是倒霉还是走运。如果再跑快点,闪电劈的便不止是树跟屋檐,只怕将她也劈得四分五裂。

    手探向阿牛的鼻子,尚有呼吸。洛辰不禁松了口气,可看清他手里握的东西时,又气得肺疼。这位哥哥可真是勤俭持家,亡命关头连把破斧头都舍不得扔。

    闪电打得满天飞,他拿着斧头闯关,这不是上门求劈么!

    扔掉斧头,洛辰使出吃奶的劲想将晕厥的他扶起来,奈何体格太过悬殊。身体孱弱的她使劲憋得满脸通红,仍是没将他起来。

    “阿牛,醒醒。”她扬手重重给了他两巴掌。

    阿牛疼得苏醒过来,仍是一脸懵样,半晌才痛呼,“嗷”地嚎了一声,嗓门相当洪亮。

    洛辰忙捂住他的脸,“嘘……”

    屋檐被劈掉一角,轰隆隆的整个后院都在震动。厨房避雨的杨家下人冒头一探究竟,便看到院里的两道影子。再探眼一眼,不正是村头的傻大个跟扫把星么……

    “来人啊,扫把星逃走了!!!”

    厨房大妈嗓子肥亮,声音赛喇叭。

    一记河东狮吼,躲在厨房避雨的厨工及家丁全冲了出来。十来人冒雨蜂拥而至,阿牛见势不妙,一个翻身拉住洛辰要跑。谁知刚被电过的身体压根使不上劲,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敌众我寡,今天只怕要交代在这了。

    只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洛辰冲向前几步,捡起扔在水里的破斧头,不停在空间挥舞,气势汹汹道:“来啊,怕死的,就过来。”

    破斧几斤重,洛辰比划的相当吃力,差点没把自己撂倒。

    家丁抄上家伙,把两人团团围住,棍棒头齐刷刷伺候着。阿牛一把夺过洛辰手中的斧头,将她护在身后,斧头使得虎虎生风。

    家丁数次冲上来,皆被四肢发达的阿牛打退了。

    双拳难退四手,阿牛渐渐力不从心,挨了几棍。力粗肉厚的他倒不觉得疼,一门心思想保护她。

    斧头被木棍击落,一帮人冲上来对着阿牛拳打脚踢。洛辰被拖了出去,生硬的拳头打在肚子上,痛的她差点没死过去。

    阿牛被打着头破血流,却顾不得自己,怒吼一声猛地冲破重围,拉住她三根手指。

    两只手,被毫不留情地扯开。

    “阿牛哥,你快走。”洛辰吐掉嘴里的血唾沫。五大三粗的,他想逃出杨家并不难,再不走连命都要交代在这。

    这个傻子,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早已经死了。

    阿牛撞飞两家伙,扑过来想救她,谁知背部遭了两重棍。笨重的身体倒在水里,鲜血涌了出来。

    手肘撑在水里,他吃力地爬起,“阿……阿辰,我要带你走。”

    一顿拳脚,再一次将他打趴。

    他再一次爬起……

    却再一次倒下。

    “阿牛哥,你个傻子,快走!”雨水扑打在脸上,洛辰已尝不到泪水的苦咸。

    身体,愣生生架着拖走,他的影子在暴风雨中模糊。

    “阿辰……”

    撕心裂肺的喊声,伴着他的吼叫。阿牛似疯子般,不要命地跟家丁打斗着。

    不知多少次,直到他再也爬不起来,身体泡在血水中……

    “阿……阿辰……”沉重的眼皮,再也无力睁开。

    这一松手,怕是永别。

    血迹,很快被倾盆大雨冲散。家丁拖起阿牛的身体,一路拖拽,留下一道道血迹,很快便被倾盆大雨冲冼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