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5章 吃了捉妖师的豆腐(2)

1788 2017-06-24 22:22:56

    诛魔剑出鞘,欧莫兮跃身而起,斩向水龙。

    水龙吟啸,摆尾袭来。欧莫兮化剑气为盾,挡住攻击。数枚灵符散开,从不同方向袭向水龙。水龙被击散,洛辰自空中跌落,摔向万丈深渊。

    欧莫兮俯冲而下,在水雾中坠落,追寻她而去。

    冰冷的水雾,纷纷击打在身上。脑海一片空白,洛辰再次听到了他的冷笑。更坏的是,他的力量,在控制她的身体,让她甘愿沉沦。

    开玩笑,她不能死,也舍不得死。

    它狠,她也不是吃素的。

    鲜血,自嘴里渗出。舌头差点没被自己咬断,剧烈的疼痛让她意识清楚醒过来。

    身体的束缚没了,洛辰坠落的速度变慢。

    白衣身影,映入眼睑。是他来了。

    呼啸的风刮过身体,洛辰的眼睛,紧紧盯着上空的欧莫兮。他为了她,才跳下来的?

    嘴角,不觉间泛起。她突然间,不再害怕了。

    欧莫兮冲了下来,探手抱住她的腰。诛魔剑争鸣,他搂着她,御剑冲出水雾,往天际而去。

    鲜血,洒在他白衣上,晕散开。两具被水雾打湿的身体,紧紧黏在一起。

    洛辰体力耗尽,倒在他怀中。眼睛闭上前,他俊美无双的容颜,倒影在她的瞳孔。

    她笑,竟感到安心了。好似,有他在,她不会有危险。

    *********

    醒来时,已经在床上,时近傍晚。

    错过最好的逃跑机会,洛辰懊恼的连哭都哭不出来。

    “唔……唔……”舌头咬破,连话口齿不清,痛得她面容扭曲。

    欧莫兮守在床边,神情严峻的坐在椅子上,良久才说了句,“阿辰,它可能因为你而苏醒了。”

    “……唔……唔……”洛辰着急。它是谁啊,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就把她往死里弄!

    “它叫穷奇,是上古四大恶兽之一。上万年前,为祸三界残杀生灵,被天界上神封印在此。千年前,封印松动,我创派祖先以性命为代价,加固了封印。此后每十年,都会派门下弟子来探查。千年相安无事,却没想不到,穷奇却突然出现苏醒征兆。”昨晚深夜,他潜入瀑布涯底,阵法明明没有松动。

    为何,穷奇非她不可?仅仅因为她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阴女?阴女虽难找,可并非只有她。

    她跟穷奇有接触,身体必会留下邪秽之气。欧莫兮取出龙鳞坠,放在洛辰面前,施法催动。

    “唔……唔……”这玩意,作甚?

    龙鳞发出纯净金光,照在洛辰身上。

    洛辰以为是照妖镜,钻进被子不让他照。笑话,万一照出个青面獠牙的女鬼出来,他必将她打得魂飞魄散。

    欧莫兮眉头紧蹙。上古神龙鳞,绝不可能失效。穷奇或许是找到了净化邪秽之气的办法,龙鳞坠才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是谁在暗中帮助穷奇,竟有能力净化上古恶兽的邪秽之气。

    黑色眼眸,落在瑟瑟发抖被褥上。真的会是她?

    收起龙鳞,欧莫兮掏出瓶药, “治疗你的伤,应该挺有效的。”

    洛辰露出半个脑袋,可怜兮兮,“唔……唔……”

    那眼神,似只可怜而委屈的受伤小野兽,只差没冲他摇尾巴。欧莫兮有丝冲动,她不该死在穷奇魔爪之下,成为它苏醒破世的祭品。

    舌头受伤不好上药,而洛辰支吾着让他帮忙。老洛又出门去求村长高抬贵手了,没别的选择,欧莫兮只得给洛辰上药。

    药撒在舌头上,疼得洛辰龇牙。疼痛难忍的她,手抓了上去。

    “唔……”欧莫兮浑身僵硬,下意识扬手挥了过去。

    冲她的脸,打过去的。欧莫兮意识到不对劲时,手一转势,“啪”打在她肩上。

    洛辰被打趴在床上,双手紧紧捂住脸,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唔……”对不起,她不是故意抓他……豆丁的。

    欧莫兮满脸通红,衣袖一挥走了房间。

    洛辰欲哭无泪,盯着自己犯下罪恶的双手,既觉得羞耻,又……手感不错!

    捂脸!男神的豆丁不错。

    色字头上一把刀,女的也不例外啊。

    这算是,女鬼色诱捉妖师么?

    ********

    日落,血红染了半边天。

    欧莫兮站在山顶上,神神严峻地盯着远处的染血云霞。透过上古龙鳞之光,血红云霞之内,邪秽涌动。瀑布涯的阵法,没有被破坏。穷奇的黑暗之气,却已溢出阵法,吸食人间邪恶之气,一旦羽翼丰满便是破阵之时。

    信鸽,自掌中飞起,冲向云霄。

    宁静数百年的村庄,殊不知风雨欲来。穷奇一旦破世,人间将生灵涂炭,再无安宁之日。

    做了污事,洛辰没敢出房门,怕被亵渎的欧莫兮会取自己性命。

    晚上,阿爹走进洛辰的房间,满脸愁容的他,额头红肿受伤。

    不用想,都知道他到处下跪求人,想让女儿活命。可惜,全村的人都想她死,阿爹就是把头磕烂了,都不管用。

    欧莫兮的药很管用,洛辰的伤好了大半,已经能正常说话。她安慰着红眼眶的阿爹,“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放心,他们都死光了,我这个祸害也不会死的。”

    阿爹点头。

    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时辰,才勉强吃完。舌头疼得难受,阿爹体贴地给她敷药。

    洛辰想到辣眼睛的画面,仍是尴尬不已。男神,肯定不会轻易原谅他的。这不,暴走之后,到现在还未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