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9章 鬼节遇鬼(2)

1871 2017-06-24 22:29:36

    夕阳,自山头沉落,余辉消散在连绵山峦。

    洛辰往脸上脖子上涂了厚厚的脂粉,才走出房间。

    老洛头放牛回来,见她的脸跟抹了白灰似的,愕然道:“阿辰,你打算出去?”

    “家得闷得慌,我去串串门。”

    “串门?”老洛辰颇是为难,犹豫半晌才道:“阿辰,他们今天向我赔不是了,你还是别去串门了。”

    “爹,我们这些年所受的屈辱,岂是他们几句简单的道歉能抵消的。”洛辰无法理解他的善良,“他们打拿抢骂不说,还将我活活献祭给鬼怪。那是比鬼还可怕的恶魔,吃人不吐骨头。”

    老洛头左右为难,劝慰道:“阿辰,毕竟是乡亲们呐,再说你也平安回来了。”

    洛辰沉默,片刻才道:“我明白了。”不看僧面看佛面,他可是用生命在保护自己的亲人。

    出了院子,洛辰去了阿牛家,敲了半天的门,张家门始终紧闭。

    透过篱笆,隐约可见竹门后闪动的暗淡灯光,“张婶,再不开门,我可爬进来了。”

    “谁啊?”张氏的声音响起,紧张道:“阿辰吗?”

    “过节了,来看看你!”七月十四,她的生辰日,鬼节。

     “是啊,今天过节,太阳落山我们就歇下了,刚睡死没听到你敲门的声音呢。”张氏不敢开门,颤颤道:“阿辰,有什么事?”

    “来看看阿牛哥。”洛辰想起风雨中那道奋不顾身救她的影子,不觉声音软了些,“他还好吗?”

    “还不能下床,刚吃了大夫开的药,睡得很死。”

    洛辰转身离开了。不见也罢,她做人时见不到心上人,现在做鬼该出来自由了,不用自己操心。

    出了村子,洛辰摸黑走在山道上。山道寂寥,伴着偶有啼鸣的乌鸦,惨白月亮照着崎岖山路。

    山路拐弯处,时时可见燃烧殆尽的香纸烛宝。风起,灰烬打旋儿飘走,留下股淡淡的烟火味儿。

    路过野儿坡,听到深山处乌鸦撕心裂肺的叫声,洛辰不禁手心冒汗,这可是方圆数十里远近闻名的坟山。今天是鬼节,阎王大开鬼门关,阴间的鬼魂涌上人间,有冤申冤有仇寻仇。

    “啊……救命啊……救命啊……”

    孤寂的夜,突然传来呼救声。

    洛辰一咯噔,这声音……竟有些熟悉。除了自己,还有人敢在鬼节出来乱跑。

    来不及多想,她循着声音跑去,拐了两个山道,借着惨淡的月亮,隐约可见几个男人正在欺负扯着一名白衣女子。人多势众,她本能的害怕,却又想自个也死过几回了,在穷奇手下还能活过来。再说,她其实已经死了。死人还怕活人不成?

    洛辰冲了过去,一把揪住男人的后衣领拉了出来,扬起拳头便要打,“啊……”

    她一松手,重重摔在地上,震愕地连嘴都合不上。

    男人面容惨白,一只眼睛空洞,汩汩流着鲜血,眼洞爬满蛆虫。

    洛辰的出现,让几名非礼女子的数名男人停下动作,纷纷望向她。

    妈啊!那一张张惨不忍睹的脸。

    “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洛辰忙捂住脸,远离他们绕着山路边疾步而行,“各位大哥,小妹不懂事打扰你们的雅兴,大家继续哈……”妈啊,真的有鬼,呕……

    他们打量着离去的身影,然后相互对望,扭头继续……

    “阿辰,救我!”女子发出凄惨的叫声,“阿辰!!!”

    洛辰停住脚步,瞳孔瞬间放大。秀丽,是秀丽的声音。

    她紧握拳头,转身走了回来。

    “放开她!”洛辰深呼口气,凶神恶煞地盯着他们,“做鬼做腻了?也不出去打听一下,她的主子是谁!”

    他们打量着眼前浑身散发黑暗戾气的……女鬼,咽了咽口水,“是谁?”

    “瀑布涯的穷奇。”洛辰冷笑,嘴角带着嘲讽。

    “她可是前几天刚死的。”野鬼们虽不相信,可听到瀑布涯时,仍是禁不住打了哆嗦。

    “没错。”洛辰赏了他们一记白脸,“她违了主子的意,所以主子把她淹死了。不过,打狗还得看主人。我家主子不要的,也轮不到你们碰。”

    “这……”众鬼面面相觑,甚是棘手。

    洛辰沉声喝道:“还不滚?等我家主子来,你们就得灰飞烟灭。”

    众鬼稍是迟疑,扭头低声商量道:“她好像有些来头,你们看那些黑色戾气,跟瀑布涯散发出来的很像,还是别去招惹那只厉鬼吧。”

    “可是这妞挺漂亮的,而且刚死不久,够新鲜。”

    “听说上清派也来人了,我们还是安分点,万一闹大了被他们知道就麻烦了。”

    商量之下,为首的野鬼道:“看在你家主子的份上,这次的事就算了。”言下之意,便是让洛辰不可声张。

    洛辰冷漠道:“只要以后你们不再纠缠她,好说。”

    众鬼离开了,洛辰拍着胸口压惊。她走过去,将披头散发衣衫凌乱的秀丽扶了起来。

    秀丽穿着下葬的寿衣,满脸苍白,身体冰凉。

    洛辰一把将她抱住,“秀丽,没想还能见到你。”

    “你……”秀丽神情呆滞,怔怔道:“穷奇是谁?”

    洛辰哑然,半晌才道:“都说瀑布涯有鬼,我说出来吓唬他们的,想不到还真管用。你怎么……还没去投胎?”

    “黑白无常说我死于非命,只能做孤魂野命,无法投胎。”

    洛辰讶然,不解道:“怎么可能,那这世间的孤魂野鬼,岂不比人还多?”

    秀丽茫然道:“我也不知,总之是阎王殿不肯收我。”

    “你跟我走,或许有人可以让你转世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