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20章 超度秀丽(1)

1409 2017-06-24 22:30:38

    洛辰带着秀丽沿着山路往前走,路上偶尔遇到游走的孤魂野鬼,可说来也奇怪,皆远远避开洛辰不敢靠近半分。

    秀丽打量着她体内散发的黑色戾气,“阿辰,我死后家里人有为难你吗?”记得当时跌倒在溪水里,也是一股黑色缠住她,让她生生淹死的。

    洛辰勉强挤出丝笑容,“习惯了。”

    “阿辰,你好像不怕鬼?”

    “人比鬼可怕。”洛辰耸肩,苦笑道:“那日天生横灾河水倒灌,他们把我绑了献祭给鬼怪,说能消灾。可是,谁让我天生命硬,竟然也没死掉。”

    秀丽停下脚步,神情复杂的打量着她。

    洛辰不解,“怎么了?”

    “阿辰,你已经死了。”

    洛辰顿住脚,“你说什么?”

    “今天虽是鬼节,可平常人是看不到鬼的。”秀丽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更不可能拉到鬼的手,可你现在正拉着我。”

    洛辰哑然,半晌才道:“你们不老说我阴气重,能见鬼么。”

    秀丽沉默。

    “不管死不死,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洛辰拉着她继续前行,“总之,我一定会让你去阎王殿报道。”

    “你呢?黑白无常来找你了吗?”

    “哈哈,像我这种煞星,阎王哪里敢收。”心,沉了下去。全世界的人,都说她死了,看来她是真死了。

    秀丽问道:“是谁害死你的?”

    “还能有谁!”洛辰望了她一眼,“全村几百人,他们亲手把我扔进河里。”

    秀丽悄然叹气,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漫漫长夜,洛辰跟秀丽走过十里山道,站在麻婆胡姑门前。

    而胡姑似乎早知道她要来,提着破马灯,手撑阴阳伞在屋前等候。门前,飘荡着几十只孤魂野鬼,凄厉地往结界上撞,却近不了她的身。

    鬼节,胡姑却似乎并不好过,神情疲惫,身体愈发佝偻,咳嗽的厉害。

    秀丽似察觉到危险,不肯再靠前。此神婆十里八乡出名,专干缺德之事。如今鬼节,那些受了她迫害而惨死的厉鬼,纷纷上门找她报仇。

    “阿辰,你可来了。”胡姑咳出一口血,用力喘息。

    洛辰幸祸乐祸,“哟,你今天的生意可不错,赚得盆满锰满呀。”

    胡姑转身,用阴阳伞将将她们引进院子,“区区小鬼们,还奈何不了老身。”

    “小鬼难缠。”洛辰克制怼人的冲动,“你小心阴沟里翻船。”

    胡姑的院子阴森可恐,木桌上堆了数只乌鸦死尸,鲜血涂满墙院,地上掉落的剪刀,拆断的桃木剑。吊挂的竹篓内,爬着密密麻麻的毒蜈蚣。

    吹灭马灯,胡姑收好阴阳伞,转身倒了两碗漂着纸符灰沫的茶水,“两位,喝吧。”

    碗沿边,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洛辰反胃,自是不可能喝。

    胡姑瞅了秀丽一眼,“娃仔,喝吧,喝了好去阴间报道。”

    秀丽犹豫,半晌才伸手去端碗。

    洛辰搁住她的手,不悦道:“你对秀丽施法了?”

    “那倒没有,只是这地方有法术,克住了她。”胡姑勾勾嘴角,露出满口黄牙,“这娃仔死时挣扎的厉害,魂魄内残留了缕穷奇的一缕戾气。那阎王老儿何等聪明,怕给自己惹麻烦,自是不愿意趟这混水。”

    她抓住洛辰的手,拿去剪刀往指尖上扎,“这符水加上你的血,能消除它的戾气,黑白无常自然会来接她走。”

    洛辰挣扎,“我怎知你是否撒谎?”

    “老身不做吃亏的事。”浑浊的眼睛,透着精明,“你身后站着的那位,老身可不敢招惹。”

    洛辰不再挣扎,剪刀扎进指尖。胡姑挤压着她的指间,暗红的血液滴落在碗中。

    她端起来,握住秀丽的手,甚是内疚道:“喝了它,你就可以真正解脱了。”

    秀丽神情呆滞,麻木地接过碗,喝了碗里的符水。

    胡姑点燃一炷香,嘴里念念前词,在秀丽身上贴了几张符纸,再喝了口乌鸦血,喷在她脸上。

    咒法毕,胡姑擦着额头虚汗,“时间不早了,鬼门即将关上,你先送她走。”

    洛辰带着秀丽离开,院子外的孤魂野鬼仍在往结界冲撞,厉声叫骂着麻婆胡姑。他们不怀好意地盯着洛辰,却不敢向前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