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20章 超度秀丽(2)

1538 2017-06-24 22:31:24

    走出院子,秀丽跟着清醒过来。她害怕地挽着洛辰的手,“阿辰,刚才发生了什么?”记忆,一片模糊。

    “胡姑给你起坛做法,一会你就可以去阴间了。”

    秀丽怀疑,“她有这么好?”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她是个贪财的神婆。”

    走到村子安静的角落,洛辰不舍地拉住秀丽的手,“到了那边,投个好人家,阳间的事就别再惦记了。上次,谢谢你救了我。”或不是她,秀丽还能活着。

    秀丽望望月空,眼泪落了下来,“阿辰,有些事或许是命中注定的。就像你……其实,那天出殡那天,我见过阿辰了。”

    洛辰愕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不是她,一点也不像。”秀丽擦了擦眼泪,紧握住洛辰的手,“她死得很惨,却没有能力替自己报仇。你若有能力,帮帮她吧。”

    “当然。”洛辰承诺,“有负于她的,我绝不会放过。”

    子时至,阴气渐退,阳气回暖。

    黑白无常踏空而来,高帽长舌头,面容狰狞,腰缚铁链手铐。

    “张秀丽,你阳寿已尽,速跟尔等回阴间。”

    洛辰握住她的手,“秀丽,一路保重。”

    秀丽点头,向前跟着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瞅了洛辰一眼,眉头紧蹙,腾空而去。

    洛辰站在夜空底下,怔怔失神道:“我命,不由我?”

    子时毕,鬼门关闭,阴气褪去。

    洛辰只觉得身体笨重僵硬,不适之感再次袭来。

    回到胡姑的屋子,孤魂野鬼已消失,村子恢复了安静。

    胡姑疲倦地倒在椅子上,满是沟壑的脸苍白无血色,两只眼眶深陷。

    洛辰在她对面坐下,“作孽太多,终遭报应。”

    胡姑喘气道:“娃仔,我们都是同病相怜之人,只是你比我幸运,还有得选。”

    “一派胡言。”洛辰嘲讽道。

    “我当年的遭遇,可比你惨多了。”胡姑惨笑,神情颇是恍惚,“命逼得我,走上这条路。你呢,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帮到你。”

    洛辰一怔,压低声音道:“上清派也不行?”

    “你的命,是债,也是孽。”胡姑紧盯着她的眼睛,“你就像颗棋子,终要被人左右。若妄想扭转局面,只会适得其反。”

    “我根本就不信。”洛辰咽了咽口水,冷冷道:“你们将我献祭,我不照样活了下来。”

    胡姑伸手,掀开她的衣角,脖子上的伤口露了出来,“棋子还没弃,是还有可利用之处。”

    洛辰一震,竟无言以对。

    “你以为自己掌握了命运,真是可笑至极。”胡姑将符水推到她面前,“它不过是将你玩弄于股掌中,还没尽兴而已。咱们也算有缘,喝了这碗符水,你回去的路上,身体不至于太难受。”

    洛辰不死心,“你要多少钱,才能帮我摆脱它?”

    “跟钱没关系。”胡姑直接拒绝她,“你能否摆脱它,要看自己的际遇。”

    “不帮我?”洛辰脸色一沉,“你现在这样子,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取你的命。”

    “我这一生作孽太多,最终是没有好下场的。”面对生死,胡姑倒是淡然,“若能死在你手上,倒也算是圆满了。”

    “娃仔,殊悬太大,老身真是爱莫能助。”它的能力,浩瀚如星辰,岂是她能左右。

    洛辰白来一趟,却仍不死心,“它到底有何企图?”杀人不过头点地,它玩钝刀子割刀,素质呢?

    “老身真不知。”

    洛辰气得,端起那碗恶心的符水,一口喝完,抹嘴走人。

    神婆的符水还是挺管用的,身体好受了些,洛辰后悔没管她多要几碗。

    回到村口,已是凌晨。洛辰沾了浑身露水,山间空气清新,身体倒是挺舒服的。

    沿着小路往家走,借着月亮看到白色的影子,往瀑布涯的方向而去。

    洛辰颇是诧异,欧莫兮去瀑布涯做甚?诛杀穷奇!

    洛辰兴起,她悄然跟了上去,想探个究竟。她不是棋子,更不能任人摆布。

    欧莫兮走得快,洛辰怕被他察觉,抄了另外一条近道,蛰伏在草丛堆里。对瀑布涯,她是有心里阴影的,不敢靠得太近,怕被它察觉到。

    没过多久,欧莫兮出现在瀑布涯。

    他站在涯边,静静听着倾泻而水的咆哮声。

    洛辰趴在草丛堆,安静地欣赏着他颀长的背影。涯边风大,吹得白衣袂袂,长发飘飘。

    她咽了咽口水,甚是痴醉。得此美男,此生足矣。

    “啊……”脸颊突然重重一击,洛辰忙捂住嘴巴。他大爷的,谁打的!

    谁打的?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