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21章 跳崖(2)

1737 2017-06-24 22:33:05

    女儿平安归来,老洛头甚是高兴,亲自下厨添了两道肉菜。

    “阿辰,昨天是你的生辰,今天补过。”自她落地起,从不在鬼节过生辰。不光是忌讳,亦是她娘的死忌。

    洛辰直咽口水,乐呵呵道:“阿爹,这顿饭可是我有生以来吃过最丰盛的。”

    “多吃点。”老洛辰给她夹了只鸡腿。

     “今天生辰,我得许个愿。”洛辰道谢,忙放下筷子,“我爱爹,我爱欧大哥,愿你们都开心快乐。”嘿黑,若能成一家人,简直完美了。

    老洛满脸笑容,望了眼欧莫兮一眼。阿辰,或许对他动心思了。小姑娘家,也不矜持含蓄些。

    欧莫兮皮笑肉不笑,“淘气。”

    洛辰动筷,美滋滋地吃了起来,“嗯,阿爹做得真好吃。”顺手,另一只鸡腿夹到欧莫兮碗里。

    “……”欧莫兮没了胃口。

    吃完饭,洛辰回房补眠。她趴在床上,心猿意马地把玩着避邪珠,满脑子皆是他那张出尘脱俗的脸,“小欧子呀小欧子,姐快把持不住了。”体内压抑的洪荒之力,欲喷薄而发。

    隔壁房的欧莫兮,狠狠打了三个喷嚏。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欧莫兮忙盘腿运气,用法力压住涌动的血气。

    他没有告诉她,她昨晚在潭底魔力附体,将他打伤了。她不知,自己已成为穷奇的魔爪,随时能伤人取命。体内的阴戾之气,已逐渐成气候,避邪珠能镇压一时,却也并非长久之计。

    想着他的容颜入眠,洛辰头一歪呼呼睡去。胸口,一股黑之气冒了出来,将避邪珠包裹住,不断吞噬着洁净之光。

    傍晚醒来,阿辰去菜园摘菜,阿爹除草翻地。

    “阿辰,你是不是对欧少侠……觉得他不错?”没有外人,老洛头没藏住心思。

    洛辰朝他眨儿,“他做你女婿,如何?”

    “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老洛头高兴,随即又担心道:“可是,我们能高攀上吗?”

     “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咱家哪算高攀他。”洛辰自信满满,“爹,我可是十里八乡一枝花,配他绰绰有余。”

    老洛头扑哧笑了。她啊,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

    “别笑,你就等着我将他手到擒来。”

    老爹仍是不太自信, “其实也并非欧少侠不可,咱找个忠厚老实的,安稳过日子。”

    “非他不可。”洛辰信誓旦旦。

    “爹瞧出来了,你今天可是刻意打扮了。”

    洛辰眨眼,“随时,准备着。”

    老洛头摇头失笑。她呀,真是他亲生的吗?

    晚上,欧莫兮再次不打招呼莫名失踪了。洛辰在房间剧烈挣扎一番,然后进了他的房间。

    房间整洁干净,随身之物只有两套衣服,一尘不染。

    洛辰在床沿坐下,闭着眼睛,静静感受他残留的气息。

    对他,莫名的,就像着了魔一样。他的一频一语,都让她移不开眼睛。

    洛辰怔怔出神,继而傻傻笑了。

    守着一盏昏暗的烛,洛辰抱膝坐在床上,静静发呆。

    她不知,是在等,还是在逃避。

    指间,抚摸着避邪珠轻轻打转。白天,可以跟阿爹肆意聊侃,可夜深人静时,才知道自己的心有多虚。

    午夜时分,子午一到。

    洛辰的意识模糊,轻轻倒在床上。

    “欧……欧莫兮……”喃喃片语,睡了过去。

    梦里,是痛苦,是纠缠。

    他似乎蕴藏盛怒,悉数发泄在她身上。入骨三分的痛楚,她倔强的咬牙,不愿意开口求他。

    他是只魔鬼,求他有何用?

    暴风雨般的愤怒,洛辰以为自己会死,却仍是睁开了眼睛。身体,无尽的疲倦。

    她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

    手,死死握住成拳。身体,却麻木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才有了知觉。洛辰喘息,抵不过事后的疲惫,再次晕晕欲睡。

    门,轻微的响了。

    天微微透着亮,莫非他又回来了?

    洛辰紧起耳朵,屏气凝神。

    不是他,他的气息太过霸道。而现在的,内敛沉静,

    她微微挤开丝眼缝儿,身体一怔。借着窗户透进来的淡光,白色的影子罩了过来。

    看不清他的容颜,而手中握的利剑,泛着寒光。

    心,咯噔一下,瞬间跌落谷底。这玩笑开的,呵呵……

    手腕抬起,剑光闪烁。深邃的眼眸,不起半丝波澜。

    冷汗,自背部渗出。脑海,一片空白,心怦怦直跳。

    颀长的身影,笼罩在床头, 散发着淡雅的气息。

    剑,徐徐落下……

    “唔……”洛辰的身体突然抽搐一下,挣扎着,“不要……不要碰我……欧大哥……救我,快救我……”

    隐入梦魇,她痛苦地挣扎,“欧大哥,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半空中的剑,怔住了。

    手,悄然掐住大腿,重重一拧。眼泪,滑落眼眶,梦中的她无助而绝望抽搐,“不要……不要过来,啊……欧大哥……”

    寂寥的夜,唯有她喃喃梦语,悲凉哽咽的哭声。

    白色影子,默默收了剑,悄无生息离开。

    窗外,凉月淡淡,冷暖自知。

    洛辰坐了起来,用手抹去脸上的泪。头,埋进两膝间,久久缓不过神来。

    这世间,没有人希望,她活着。

    可是,她得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