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22章 阴胎(1)

1894 2017-06-24 22:34:15

    老洛头甚是烦恼,谁曾想自己长了嘴乌鸦嘴。刚说女儿破了煞星诅咒,鬼节免痛免灾。方便刚没到两天,病得奄奄一息。

    洛辰日渐人消瘦,持续高烧晕迷,呕吐不停,在床上躺了几天下不来。

    老洛头心急如梦,连请了两个赤脚大夫,说了染了风寒。开了几剂药,喝了不见起效,反倒病情愈发严重。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洛辰病重之事,在村里传得沸腾,多是些诋毁之言,以及幸灾乐祸的嘲讽。

    大夫不行,老洛头一咬牙请了神婆。

    别的神婆能耐不大,老洛头请的是麻婆胡姑。

    麻婆胡姑进门,把老洛头赶了出来。她在洛辰房间走了一圈,继而坐在床边,浑浊的眼睛似钉子般钉在她身上。

    洛辰剧烈咳嗽,翻身趴在床边干咳。

    胡姑眉头紧蹙,连连摇头。

    “有何高见?”洛辰直喘气,没好气道。

    “你怀孕了。”

    洛辰下意识顶嘴,“你才怀孕了!”

    胡姑长吁短叹,“老身倒是想,只是没机会。”

    洛辰懵逼,良久后才猛地坐了起来,“怀孕?你有没有搞错,我可还是黄花大闺女!”

    胡姑满脸黑线,“你自己相信就好。”

    “见鬼,我怎么可能怀孕。”洛辰急了,剧烈地咳嗽,压低声音道:“你不是我说死了么?怎么可能怀孕!”

    “没说你怀的是人胎。”

    洛辰愕然,“再说一遍?”

    “你怀的是阴胎。”胡姑一针见血。

    浑身寒毛竖了起来, 洛辰气得差点吐血,“我是黄花大闺女,别败坏我的名声。”胡扯,才睡过几次,怎么可能就怀孕。

    胡姑甚是无语,“娃仔,这没有外人。”

    洛辰瞪了她一眼,威胁道:“再瞎说,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胡姑起身,伸手道:“把钱付了。”

    眼睛瞪如铜铃大,洛辰冷哼道:“有种,你找他要!”

    “算了,老身认栽。”善恶轮回,终有报应。这娃仔,找了个大靠山,自己不敢动她分毫。

    胡姑一走,洛辰犹如泄了气的皮球,软瘫瘫倒在床上。怀孕,阴胎,这是什么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等等,阴胎是什么?

    跨种族么?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胡姑向来嘴巴紧,不知是报复洛家赖账,抑或是受鬼威胁,洛辰怀了阴胎之事,在村子里轰炸开了。

    老洛头听到消息,立即扔下锄头从田里往家赶,急得还摔了两跤。

    洛辰自然不承认的,挣扎起床到厨房拿了把菜刀,要把麻婆胡姑剁成碎块。

    老洛头死死拉住她,“阿辰,你这是做甚?”

    “爹,神婆收了杨家的钱,才会想出献祭此等恶毒的主意。见我还好好的活着,他们不想出更毒的办法来整我死。什么阴胎,压根就是造谣生事。”洛辰作势往外冲,怒气冲冲道:“爹,你千万别拦我,我今天非得把她剁成肉泥不可。”

    “剁什么,你连站都站不稳。”老洛头心急如焚,“咱势单力薄,硬拼哪抵得过人家,还不如想办法澄清谣言。”

    “嘴长他们身上,哪管得住。”洛辰头晕胸闷,两眼冒星星,“再说,他们谁不盼我出点事,没有也得造谣出来。”

    急中生智,老洛头突然想到一个主意,“欧少侠还没走,他是妖降捉魔的,只要他站出来说你没怀阴胎,谣言便不攻自破。”

    “……”洛辰一震,脱口道:“不行!”

    “为何?”老洛头不解。

    “我已经给他添了许多麻烦,不能再打扰他了。再说,他们若是愿意相信,上次也不会捉我去献祭了。”被他知道,她死得更快。

    “那倒是。”老洛头焦虑道:“这可如何是好?”

    “树挪死人挪活,肯定有办法的。“洛辰眉头紧戚,咬着手指低头踱步,“容我想想。”

    “可我还是觉得……”

    说曹操,曹操到。

    欧莫兮提剑踏入院子,老洛头张嘴要叫住他。

    说时迟,那时快。

    洛辰疾步向前,捂住亲爹的嘴。

    父女俩动作太过……欧莫兮的目光,停住了。

    “呵呵……”洛辰傻呵呵冲他笑。

    手中的剑,嗡嗡震动起来。

    欧莫兮神情严峻,他暗自握住手中的剑,一步步走向洛辰。

    一步,两步,距离越近,诛魔剑震得越剧烈。

    欧莫兮用法力,将剑意压制。

    他站在洛辰面前,挺拔的眉宇紧锁,目光如锥紧盯在她身上。

    “咳!”心虚的洛辰挺直腰板,气势足足。

    目光,最终落在她平坦的腹部。

    “欧大哥,非礼勿视。”洛辰气得,强撑着笑容提醒道:“我可是未出阁的姑娘,你这般打量我,不太适合。”

    欧莫兮嘴角微往上扬,皮笑肉不笑,“失礼了。”

    修长的腿,侧了侧,绕开她进了房间

    老洛头推开她的手,低头打量她的腹部,忧愁涌上眉头。方才欧少侠看她的眼神甚是奇怪,是何意?

    洛辰吐血,跺脚道:“爹!”

    老洛头收回疑虑的目光,安抚道:“你病还没好,回去躺着吧。这事你也别激动,清者自清。”

    “你没事请什么神婆,害死我了。”某人郁闷地想撞墙。

    老洛头搓手,“大夫查不出你的病因,爹只能病急乱投医了。”

    “这事你别管了,我会摆平的。”

    关上房门,洛辰气势不再,虚脱的她摇摇欲坠,忙扶住桌子才不至于摔倒。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破事,没完没了!

    喝了两口水压惊,卸去伪装的她,茫然的不知所措。

    手,轻轻抚摸胸前的避邪珠。

    她不懂,既然欧莫兮起了杀心,为何还送避邪珠给她?

    虽然,她逃过一劫,可谁知他何时会改变主意。

    目光,落在避邪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