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23章 阿辰,你跟我走吧(1)

1632 2017-06-24 22:36:25

    体内暴走流窜的黑暗戾气,在灵力的控制下,逐渐平稳下来,被暂时压制在丹田。

    刀绞般的痛苦褪去,洛辰蔫蔫坐下,勉强挤了出笑容,“你又救了我。”还以为,他会兵不血刃,眼睁睁看着她死即可。

    “它不是一碗红花汤或是几剂药就能除掉的。”他不知该佩服她的勇气还是无知,“再有下次,你的命未必保得住。”

    洛辰万念俱灰,“我现在这样,跟死了有何区别?”

    “生或死,你已没有权力选择。”话锋如剑,直戳人心。

    洛辰抬头,望着他从容淡容的模样,“你呢?”

    “我上清派不会让它胡作非为,祸乱天下。”

    眼睛发酸,洛辰微仰着头,“欧大哥,我呢?”

    “好好睡一觉。”欧莫兮点燃一支香,摆在桌上。

    或是过于疲倦,洛辰闻着淡淡的香味,很快睡了过去。

    门,轻轻被推开,脸色深沉的欧莫兮走了进来。

    一股白色的光,将她卷绕起来。欧莫兮与她面对面,盘腿而坐。灵力运于双手,施在洛辰腹部,探入她体内。

    两股力量,在洛辰体内较量。黑气深入骨髓,游走于体内,虽似于散沙,可一旦受到灵力的攻击,它们立即聚于形丹田,却盘根于五脏。

    较量间,她的五脏被牵扯拉紧。

    鲜血,逸出洛辰嘴角。欧莫兮忙收回灵力,捏开她的嘴喂了个养心丹。

    手,轻轻翻开她的衣领,脖子上的血洞已消失无踪。

    洛辰,已是皿体。

    穷奇在她体内布下的黑暗戾气,犹如一盘错综复杂的棋局,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一局,以皿体为祭。子生皿生,皿亡子续。

    穷奇有恃无恐,除了丝毫不顾忌她的死活,亦是向上清派的挑衅。

    黑气遍布全身游走,它在贪婪的吸食她的阴气,尸斑已蔓延至颈脖,肌肤枯憔容颜苍白。

    避邪珠发出黯然的光芒,裂缝遍布。欧莫兮伸手,将避邪珠摘了下来,运起灵力净化附着的阴戾之气。

    半个时辰后,裂缝修补完毕,避邪珠完好如初。他俯身,将避邪珠重新戴在她胸前。

    ********

    一觉醒来,已是清醒。

    桌上放着白粥,洛辰却丝毫不觉得饥饿。身体飘飘然,她踉跄着起身,换下沾了臭汗味的衣物,坐在桌前梳头。待看清镜子中的模样时,吓得手一哆嗦,镜子哐当掉地上。

    “啊……”她捂住自己脸,尖叫。

    一早老洛头确定女儿病好了,便去赶集卖灯笼。

    进来的,是欧莫兮。

    洛辰死死捂住脸,幻觉,幻觉。

    “多见阳光,自然会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欧莫兮于心不忍。

    紧捂的手,松了丝缝儿。她抬头,透过指间的光望向欧莫兮,“你懂的,我见不得阳光。”

    “有避邪珠在,自然保你无碍。”

    洛辰六神无主,“欧大哥,为什么会这样?”

    “你天生阴气重,如今又怀了阴胎,它通过你吸食人间阴戾之气。你的身体承受不住过于积重的阴毒,自然容颜溃烂发作。”

    “阴胎?”洛辰仍是不敢置信,“那根本不可能。”

    欧莫兮反问道:“既然不可能,你为何喝红花?”

    洛辰呛得说不出来话,半晌才试探道:“它掉了吗?我喝了好几碗呢。“没道理呢,穷奇办事也太有效率了吧。

    “它不是一般的阴胎,你若再任性胡来,只怕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洛辰错愕,不解道:“有何不同,无非就是只鬼胎而已。我若死了,就是一尸两命呗。”故作轻松,语气却是紧张至极。

    “你已被穷奇制成供养阴胎的皿体,一旦它瓜熟蒂落,便是你魂归之时。”

    手,自脸上松落,脸上露出溃烂的斑点,而她却已顾不上,着急道:“皿体?”

    “阴胎以阴气供养,而你天生阴气之身,死后阴气更盛。它会疯狂吸食你体内的阴气直至死亡,继而跟穷奇合体,届时穷奇法力大增,解开上古封印大阵,破世而出。”

    洛辰久久缓不过神来。他睡她,就是奔着生娃来的?

    她伸手摸向肚子,浑身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它还在?”

    欧莫兮点头。

    “我不想要它。”洛辰迫切问道:“你肯定有办法的,是吧?”她疯了么,要养只阴胎。

    “它并非简单的阴胎,而是穷奇的精血,它已扎根在你的五脏六腑,若用外力强行祛除,会反噬到你的身上。昨晚的红花汤,便是如此。我还没有找到消除它的办法。”

    洛辰失神,“连你都没办法,那我岂非死路一条?”

    欧莫兮眉头紧蹙。

    洛辰沉默,良久才道:“我不想死,可如果有天非死不可,我希望是死在你的手里。欧大哥,不要让我落在穷奇手上。”

    她的声音,透着疲惫与哀伤。

    欧莫兮点头。

    洛辰有些后悔,或许那晚该让他动手的。她若死了,便没了阴胎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