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25章 我保护你(4)

1809 2017-06-24 22:41:19

    在房间守到深夜,欧莫兮仍没有清醒。洛辰披了件衣服,走到院落坐在发呆。绞尽脑汁,仍是没有找到救他的办法。

    角落,阿黄呜呜的声音响起。

    狗的眼睛跟嗅觉,比人灵敏,它们总看听见或是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洛辰抬头四处打量,只见一道幽影院外。

    她飘了进来,站在洛辰面前。

    洛辰的笑容很勉强,“阿爹没事。”

    “你在担心他吗?”幽影问道。

    “本来还想让他早日帮你投胎的,可现在看来也没办法了。”洛辰五味杂陈,苦涩道:“我是不是很没用,遇到危险时总是他救我,而如今我却无能为力。”

    “你已经尽力了。”幽影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

    “阿辰,你在跟谁说话。”老洛辰听到院落有声音,手拿着煤油灯走了出来。

    幽影抬头,泪眼婆娑的望着他。

    洛辰转身朝他扬了扬手,“阿爹,我睡不着,自言自语呢。”

    老洛头见她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叮嘱道:“你明天要到镇上请去大夫呢,早点休息,别着凉了。”

    洛辰点头。

    幽影目头他进门,悄然擦泪。

    “别哭了,他看不见你,是好事。”洛辰不知该如何安慰她,“若是知道你死了,他该多伤心。你该庆幸,他看不见鬼魂。”

    鬼,只有阴气重气运低的,才能看见。

    “他元神受损过重,普通大夫是治不了的。”

    洛辰一怔,问道:“谁才能救他?”

    幽影摇头,“刚做鬼不久,我也不清楚。不过,比他厉害的,或许可以。”

    洛辰眉头紧戚。比他厉害的,那便只有……穷奇了。

    可穷奇,怎么会救他呢?

    刚燃起的一丝希望,又被浇灭了。

    洛辰仍是不死心,问道:“你以前路过瀑布涯时,是否遇到过诡异之事?”

     “瀑布涯传说是不太干净,可村子还是很安静的。”幽影若有所思,犹豫地望着她,“似乎你来以后,慢慢就变了。”

     “我……你那是啥眼神?”洛辰吐血,郁闷道:“我也是有爹妈生的,还真是煞星不成。”咋,她活得时是煞星,现在死了就想把这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真是跟那群刁民一个德性,自己就不该可怜她。

    幽影忙罢手,解释道:“我不是这意思,你别误会。”

    洛辰满肚子气。她又不是馒头,谁都敢给她气受。

    “你也死这么久了,该交了些鬼怪朋友了吧?去打探一下,我到底哪得罪瀑布涯那只家伙了。”

    幽影低头,无地自容。

    “一个都没有?”洛辰不敢置信。

    “刚交了一个朋友,但是……它三天前被你体内崩射出的红色火光烧没了。现在方圆百里的鬼怪,被都你燃烧干净了。”

    “我身上的火光?”洛辰愣是没有任何记忆。

    “当时你跟欧少侠被黑气攻击,还以为必死无疑之际,你体内突然崩射出很强大的红光,将鬼怪的元神全烧成灰烬了。我想,必是那道光保护了你。”

    洛辰从上自下将自己浑身打量了遍,没觉得身上哪一块地方能稀罕能发红光烧鬼怪,除非……

    她下意识摸了摸腹部。能秒杀鬼怪的,除了穷奇,或许它家的种也行?

    欧莫兮曾说过,她是皿体,或是死了,阴胎再找新的皿体,未必有她好使吧?要知道,她可是千百年难得一遇的阴女。

    若是真的,洛辰还真不知该哭,还是笑。

    想起那晚她顶撞了穷奇,按它以往的性子,估计是要将她往死里虐的,可它转身对付欧莫兮去了。如此反常的举动,该是不想牵连到阴胎才对。

    洛辰眼睛一亮,有了主意。

    夜深,洛辰点亮昏暗的马灯,走了院子,穿行在狭小的田埂上。

    没一会,她又拆身返回,推开欧莫兮的房门。

    用刀将床单割成条搓结实,她地将晕迷的欧莫兮扶坐起来,背在自个身上,再用被带绑好。穷奇狡诈,她不能单独留下他,万一趁她不在,它把他杀了呢。

    欧莫兮身材颀长,尤其是两条修长均称的腿,在她身上挂不住,直接拖地。

    一百多斤的重量压在身上,差点没把洛辰的腰压断。她吃力地将他背着,腾出一只手提马灯,踉跄地在黑暗中行走。

    路上摔了几跤,马灯跌坏,烛火熄灭。眼前一片漆黑,洛辰气喘息息,郁闷道:“你也不帮我提着灯。”

    幽影爱莫能助,“我是鬼,提不着实物。”

    “是修为不到家吧。”洛辰毫不留情地揭穿她,“你以前还威胁我,原来是纸老虎。”

    “对不起。”幽影甚是尴尬。

    “你天天都在干嘛?”山路寂静,而欧莫兮太重了,压得她体力透支,得转移注意力,“有没有调戏你家阿牛哥?”

    “没……我不敢见他。”幽影尴尬,搓着自个的手,“人鬼殊途,我不会去打扰他的。”

    “人鬼情未了。”洛辰噘嘴,不悦道:“你快点想法子把他搞定,他已经在路上拦我几次了,要向我表白真心了。再有下次,我可不客气了。”唉,长得丑烦,长得美,也挺烦的。

    “你别伤害他。”幽影着急道:“阿牛哥是好人。”

    “那你还愣着干嘛,扑了再说。”

    “扑?”幽影不解。

    洛辰无语,“上啊,睡了再说。”

    “……”幽影满脸黑线。总算明白她为何会怀孕了,跟瀑布涯那只,简直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