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27章 穷奇的骄傲(1)

1632 2017-06-24 22:47:11

    回到房间,洛辰仔细琢磨着海螺,心情矛盾复杂。她既想欧莫兮离开,又想他留下。

    自幼遭人白眼受尽欺凌,洛辰无法体会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胸怀。说是自私也罢,她只紧张自己在乎的人。

    可欧莫兮是心怀天下之人,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哪怕是为了救她。

    他走了,寻了清静之地,独自疗伤。她,爱莫能助,只能干着急。

    洛辰痛恨这样的自己,哪怕求生是本能,安慰自己说能屈能伸。

    手,不觉间用力,锋利的海螺角扎进肌肤,鲜血湛了出来,染在海螺上,泛起道洁净的光。

    洛辰诧异,拿起挂在胸前的辟邪珠。短短时日,避邪珠内黑色聚珠,已再次出现裂缝。浊盛而溢,她的体内邪气横生,为何鲜血却有洁净之光。要知道,上清派的海螺,是受道家仙气浸润的。

    血,估计被穷奇吸了不少,加之身体已死多时,洛辰严重贫血,她用力挤着扎破的手指,将血珠滴在避邪珠上。鲜血缓缓溶进珠子内,黑色浊气淡淡化去。

    一滴血,化去避邪珠内大半的浊气。

    洛辰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更糊涂了。她是四阴之女,体内阴气过得易招鬼怪,故而被穷奇看中借她躯壳吸食人间阴戾浊气。

    他爱吸就罢了,可为何还吸她的血?要知道,她的血若真能净化浊气,他非但白吸还会起反噬作用。

    如此矛盾的存在,皆在她身上。

    是她身上的秘密太多,还是穷奇跟欧莫兮在隐瞒什么?

    不管如何,她都没有选择,只能想办法揭开迷雾。

    黑夜降临,村子寂寥,偶有狗吠之声。

    年迈本就身体虚弱,加之鬼上身,对老洛头的身体损伤很大,他苏醒过一回,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眼皮跳不停,心忐忑不安。她害怕黑夜,也怕白天。欧莫兮不在,家里寂静的可怕,总觉得黑暗中有阴幽幽的东西,在偷窥着什么。

    收拾好灶房,洛辰拖出木盆清洗衣物。翻了两遍,没有找到欧莫兮的衣物,她再次到房间翻也没找出来。

    不甘心的她,将房子里外翻了遍,衣服丢在澡堂的废篓桶内。

    也对,欧莫兮有洁癖,又岂会再穿如此肮脏的衣物。能从瀑布涯一路穿回来,对他而言肯定已是种折磨,他的心情跟裸奔也差不多了。

    洛辰捂脸,他肯定厌恶她了。

    月色下,她搓洗着捡回来的衣服,小心翼翼不敢多用力,怕给搓坏了。

    漂洗干净,挂在竹篙上。风吹过来,衣服飘动。洛辰静静坐在屋檐下,迎面吹来的风,似乎夹带着他的气息。也不知,他是否一切安好?

    夜深,洛辰安顿好一切,回房休息。

    吹灭灯火,洛辰想着白天发生的事,翻来覆去没睡意。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传来阿黄呜呜的声音,紧接着脚步声传来。

    声音轻,却走得稳,一步一步,缓而慢。

    心,咯噔一下,紧揪了起来。

    手,摸向枕头底下,将匕首掏了出来。可转念一想,若是用刀子能解决,她也不会尊严扫地了。

    另外一只手,捏的是海螺。只要吹响它,欧莫兮便能赶回来保护她。

    可是,她不能吹。他已经为她受了重伤,若再强行出头,只怕会性命不保。再说,他能护她一时,还能护她一世?

    深呼吸,她将东西/藏了起来,躺床上装死。

    门,被推开。

    声音越靠越近,他一步踩下来,似踏在她的心脏上,压抑的呼吸不来。

    脚步在床前顿住,黑影笼罩下来。

    洛辰屏住呼吸。

    他不动。

    她也不动。

    半晌后,窒息的洛辰再也憋不住,狠狠呼吸了口。

    道行不够,她根本兜不住,洛辰睁开了眼睛。

    高大的身体,被黑袍包裹。黑暗中,只看见双血红色的眼睛,深邃而阴戾。

    “大王。”洛辰故作镇静,从床上坐了起来,“您怎么来了?”

    “脱了。”冷冷的声响起。

    “脱了?”洛辰愕然,“脱什么?”

    红色的眼眸,紧盯着她。

    洛辰这才意会过来,立即护紧衣领,“我爹,在家呢。”禽兽,现在一听到他的声音,脑海便想起他附上阿爹的身体,调戏了她。变态!

    他不说话,气场却骇人。

    洛辰清了清嗓子,放软声音道:“我怀孕了,不宜同房。”

    想了想,又补充道:“对胎儿不好。”

    他仍是不说话,眼眸更是阴冷。

    洛辰突然捂住肚子,倒在床上呻吟,“大王,宝宝踢我,好痛呀。”

    他看着她,像看小丑般,滑稽。

    她在床上打滚,却没得到他的半点回应。好吧,某人认裁,坐起来捋了捋凌乱的头发,哀求道:“下次,行不行?”不明白鬼怪嗜好,若他真觉得不满足,随时可以找一打女鬼伺候着,就算他对人类花姑娘情有独钟,也可以找别人的嘛。强扭的瓜不甜,懂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