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92章 道德绑架

2193 2017-08-24 23:02:31

    自山顶下来,已是深夜。棕哥饿得前胸贴后背,一路催着欧莫兮不停,而张茵却是意犹未尽。难得跟欧莫兮独处,心中的阴霾一扫而言,不再心事重重。

    欧莫兮回到住处,敲了钟远平的房门,“五位师叔伯的情况如何?”

    钟远平神情忧虑,“天浴池池水暂时压制并减轻了他们体内的戾气,却并没有消除,更不妙的是水在变浑浊,若再想不出消除戾气的办法,怕也撑不了多久。”

    欧莫兮脸色严峻,想着应对之策。

    “大师兄,阿辰她愿意帮师叔伯们解毒吗?”束手无策之时,钟远平不禁对洛辰抱了丝希望。毕竟,她既然来投靠上清派,而掌门也愿意收留她,就该风雨同舟患难与共。

    “阿辰并非不愿意,而是她现在的情况并不允许,若强行施救,只怕非但救不了叔师伯,连她自己也有性命之忧。”欧莫兮沉默半晌,眉目轻拧不展,“当务之急,我们是要助阿辰早日恢复身体,才能救治师叔伯。”想到她的生不如死,他无法再开口。

     “大师兄说得在理,可短时间想恢复并非易事,况且师叔伯们拖不了这么久。”钟远平着急,眉宇拧成一条线,“我们再想想,集思广益嘛,总会有办法的。咱们上清派有很多助于疗伤修行的丹药,一会我都取些来,烦劳大师兄送去西佑院。”

    办法倒是有一个,或许值得一试。欧莫兮在查阅古籍时,曾有记载个秘方——摘星阵,以五位内力深厚的捉妖师为阵,阵若星辰之形,借星辰之力引入阵法,可治载星之人,故名摘星阵。

    摘星队,需要施阵者同心协力,方能载星。欲试摘星阵,唯有六门掌事者同意,而能载动穷奇强大戾气的五位捉妖师,放眼望去六门中唯有掌门麾下弟子最为适合。

    有些事,看破不道破。

    如今之计,唯有等张亦庭施令,而欧莫兮侧万万不能再开口,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张亦庭夜不能寐,他在祖师祠堂足足守了一夜。凌辰,他身披夜色,一步步往天浴池而去。

    站在天浴池外,听着池内传来此起彼伏的痛苦呻吟声,张亦庭五味杂陈,他们都是自己的同袍兄弟,数十年并肩降妖除魔,同进退共生死。

    如今,他即将要做冒天下之大不讳之事,但愿祖师爷,各位先辈以及同袍兄弟们,能体谅他的苦心。

    欧莫兮亦是彻夜未眠,他没再踏进西佑院,而是在房间静心打坐修炼,清心咒一遍又一遍,可浮现在脑海中却是烧燃不止的赤色火陷,还有洛辰那张奄奄一息的脸,却依旧强撑着笑容。

    棕哥也察觉到主人的异样,它隐约觉得跟那具烂行尸有关。它是万分瞧不起她的,可是主人对烂行尸跟张茵的态度截然不同呢。它得等等,等弄清主人的心思,再收拾烂行尸也不迟。

    漫漫长夜过去,一众弟子起来晨练,刚打着哈欠走进练武堂,便见张亦庭负手而站,神情严峻。

    “掌门。”众弟子面面相觑,立即站队行礼。晨练向来由大师兄带领,掌门向来不参与的,如今竟然出现在练武堂。

    张亦庭环视众弟子,清了清嗓子道:“你们五位师叔伯在天浴池的情况并不太好,若再找不出办法救他们,怕是难逃一劫。如此一来,上清派便会受到重创,让穷奇有了可乘之机。为师想了一夜,唯一能救你们师叔伯的办法,便是启动摘星阵。”

    “摘星阵?”众弟子莫名,半晌才明白过来。摘星阵,不是早已失传了么?

    钟远平向前一步,“掌门,摘星阵我们只是在古籍中看过,但并未真正练过,传闻此阵凶险万分,稍不留意便取人性命。”

    张亦庭颔首,语气深沉道:“没错,此阵要求施阵者同心协力,但凡稍有杂念,载阵者便会反噬身亡,此阵凶险且对施阵载阵者要求甚高,故而此阵才没有代代流传。曾有记载,在第十二代传人中,有捉妖师被妖魔重伤,当时为救他性命启用过摘星阵,但因施阵者中有人分心乱神,载阵者当场死亡,施阵者皆重伤。”

    “掌门,我愿意试阵。”十六突然站了出来,“只要能救各位师叔伯们的性命,保我上清派实力,弟子无惧生死。”

    十二紧张跟着站了出来,“掌门,我也愿意。”

    “我也愿意!”

    “我也愿意!”

    很快,十五名弟子纷纷站了出来,甚是慷慨激昂。张亦庭甚是欣慰,他们的无畏与热血,真不枉自己多年的心血。他看了眼沉默出神的欧莫兮,“莫兮,此事你怎么看?我是想阿辰载阵,再从上清派挑选五位弟子施阵,若阵法成功,既能治阿辰的伤,而她汲取的灵气也可用来救各门主事。”

    欧莫兮权衡再三,向前一步道:“掌门,我等救人心切,若论功法六门各有千秋。捉妖师与妖魔鬼怪素有积怨,若要求他们与阿辰相互信任以命相交,怕会适得其反。建议掌门自十六名弟子中挑选,一来是我们朝夕相处都熟悉彼此,二来是我们当中大多数人跟阿辰相处过段时间,在情感上或许没其他各门弟子对阿辰抵触深,这样会减少摘星阵的风险。”

    张亦庭思虑片刻,面露欣慰之意,“莫兮说的没错,为师也是这意思,你们觉得如何?如今强敌当前,时局变幻莫测,我们既要保持初心,又得懂得变通,最终才能诛灭穷奇,保我上清派千年之威。”

    众弟子拱手弯腰齐齐道:“谨遵掌门之命,我等愿意赴阵。”

    张亦庭甚是感动,满脸笑容。十六名徒弟,真不枉费他一生心血。

    “莫兮,你对他们都了解,也了解阿辰,摘星阵人选之事,就交给你了。”

    欧莫兮领命,考虑片刻开口点名,二师弟钟远平,五师弟孙思扬,六师弟楚雄,十师兄弟苗风,加了他自己刚好五人。

    “大师兄,我也要参加。”张茵站了出来。

    “大师兄,我也要参加。”凑热闹不嫌事大的十六跟着站了出来。

    欧莫兮走到十六面前,忍着笑意道:“你再苦练两年,必有机会。”

    十六扁嘴,郁闷道:“大师兄欺负我!”

    众师兄弟一哄而笑。

    张茵的自告奋勇,让张亦庭觉得丢人,他没好气地瞅了她一眼,“你来凑什么热闹?”

    亲爹的斥责,张茵视而不见,一脸严肃道:“大师兄,我想为上清派尽一份责任,还望你能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