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95章 误打误撞

1857 2017-08-25 23:14:05

    人齐,心近。

    欧莫兮环神着众人,神情变得严峻,“既然大家都认识了,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研究如何将摘星阵法练好,才能救病救人。”

    洛辰边给棕哥剥瓜子边表态,“道家阵法我不懂,不过既然大家都是奔同一个目的去的,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配合。”

    吃人嘴软,棕哥突然觉得,臭行尸比那个老惦记它家主人的骚/货强,最主要是的,她看起来挺好欺负。

    欧莫兮将摘星阵秘籍拿了出来,放置在桌上,跟四名师兄弟讨论着。洛辰凑了脑袋过去,道家的符文她看不懂,可阵法图还是能看懂些。五角形图案,五个方位各有名捉妖师护阵,各线看似纵模交错,可最终的力量却汇集到阵法中央,汲取的天地灵气由皿体吸食。

    那个所谓的皿体,便是洛辰。

    苗风看着阵法,打了眼羸弱的洛辰,“大师兄,上清派灵气充沛,修练道法之人汲取的灵气更为丰润,若五道灵力同时注进阿辰体内,她恐怕根本承受不住。”

    担忧也罢,顾虑也好,或是怕她拖后腿。他们的目光者不再透着厌恶跟排挤,语气中更是透着商量,更甚至是有半丝的尊重。洛辰不禁涌出阵喜悦,在此时此刻,他们是认可她的,没有将她当成怪物。

    欧莫兮思虑片刻,语气笃定道:“若我等为皿体,自然无法承受浩瀚的灵气,可阿辰却不同。她天生是极阴之女,在承受穷奇无穷尽的戾气之时,还能数次自愈重伤的身体。她本身汲取灵气、治愈身体的能力,远非常人能比。”

    他望向她,似极夜空星辉的眼眸,看似波澜不惊,却透着不容置疑的肯定,以及一个简单问候:你还好吗?

    洛辰心间似有朵花蕾在悄然绽放,弥漫着股香甜的气息。若非众目睽睽,若非立场不同,她怕会控制不住自己,去给他一个拥抱。有他在,她很好!

    “吼……”

    棕哥似发现了些端倪,熊脑袋突然冒了出来,冲着洛辰龇牙咧嘴。

    欧莫兮淡淡道:“去墙角倒立,一个时辰。”

    “……”棕哥扬拳,欲捶胸顿足。可是,主人的一个眼神,它只得撅着屁股,乖乖去倒立。不对不对,主人跟这行尸不对劲,有事,有事呀。

    钟远平对欧莫兮的话深信不疑,可事关人命,他仍是有顾虑,“阿辰,你真的可以?”

    “应该可以吧。”洛辰其实也没十足的把握,“再说,我们好像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众师兄弟相望,理倒是这个理,只能尽力一试了。为救师叔伯,连行尸都敢豁出自己的性命,他们还有何惧怕的。

    “大师兄,皿体之事解决了,我们还得商量同心。”心之所想,千变万化,最高境界也做到同求存异。这个异,而如何摒除?这是摘星阵法的苛刻之处。

    “这个应该很简单吧。”洛辰不解地望着他们,不知他们为何皆面露愁容。

    行尸语出惊人,苗风不禁张大嘴巴,“你确定?”

    洛辰想了想,半晌才道:“摘星阵只说要同心,并没有规定我们内心必须想什么,不能想什么。只要加以适当的提示跟引导,团队合作必然能完成。比如……吃饭,我们心里都想着吃饭不就行了,如果其中一人想吃喝粥,这个算失败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接话。他们先是愣了一会,然后纷纷望向欧莫兮。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洛辰觉得,自己太无知了。不过,这么想并没有错呀。

    欧莫兮亦是愣了,沉默半晌才道:“阿辰说的,好像也没有错。”

    “……”一时间,众人哭笑不得。有没有搞错,这可是最神秘莫测的摘星阵法,岂会如何简单。真若如此简单,那上千年来多少高人求而不得,岂不成了笑话。

    众人的神情,让洛辰心里发虚,“我说错了?这个叫分工合作,制定统一目标。”

    当然是错的!这可是祖师爷创下的阵法,多少代掌门人都无法参悟,却能让只行尸信手拈来,上清派岂不早倒闭了。

    可是,他们敢怒不敢言。毕竟,是上清派在求人。

    “我们的目的是让阿辰汲取灵气加速治愈她体内的伤,助她恢复修为救治各位师叔伯,再联合众人之力诛灭穷奇。”欧莫兮想了想,接着道:“阿辰的意思是,摘星阵法对齐心甚为苛刻,虽然最终目的是诛灭穷奇,但其实每个过程都会有目标的,我们控制不了他人之心,但每个阶段可以制定统一的目标,让人心跟着目标走。如此一来,事情便简单了。”

    她说的话,很是新奇,欧莫兮不全能理解,但多少能猜得八/九不离十。

    得到肯定,洛辰不由松了口气,“我们制定目标口号,用清心咒去除杂念,到时大家心中默念口号,或许能心事想成呢。”

    “口号?”楚雄一头雾水,“什么口号,如何制定?”

    “口号这个东西,越简单越好,冗杂了反而出事。”洛辰咬唇想了想,“这次阵法的口号,不如叫:支援阿辰,救助师伯。这八个字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你们通过汲取灵气治愈我,而恢复修为的我再去救助你们的师叔伯。实施阵法时,你们别的啥也不用想,心中默念这八个字就行了。”

    众人懵逼,她如此荒唐,却又透着奇思妙想。不管如何,师叔伯的病情已经刻不容缓,哪怕洛辰是在耍他们,试试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