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楔子

2147 2017-08-28 11:40:00

    荣帝三年,大寒

    连下了数日的大雪,簌簌落落地,似要将皇宫全都埋掉般,猖狂、肆虐,如今这雪终于停了,太阳光从云层的缝隙里射出来,却依旧是冰冷的。

    冷宫里就跟地窖一般,处处透着刺骨的寒气,比这冷宫还冷的,是南薇的脸。她双眼空洞,眼角的血迹已经干涸,暗沉沉地挂在脸上,看着十分渗人。即便如此狼狈,即便已无法视物,她却仍骄傲地昂着头,朝着发声的方向——她的嫡姐南心。

    “这可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肉饼,妹妹当真不肯赏脸?”

    “南心,你把苓儿怎么了!”南薇才不相信南心会这么好心,在夺走她的夫君、她的后位之后,会好心好意地跑来冷宫看她。如果不是她的亲妹妹如今还在前线奋敌,命捏在这对奸夫淫妇手里,南薇早就和他们拼命了!

    “你看看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先用点肉饼吧。”说着,南心从宫女手上接过托盘,亲手将托盘上的白瓷碟盖揭开,几个炸得金黄酥脆的肉饼静静地躺在盘底。

    肉饼近了,南薇闻到一股腥臭味。

    “娘娘,这不能吃啊,这是人肉饼啊!”南薇的贴身宫女冬梅突然扑上来,一掌掀翻托盘。

    而南薇的一张小脸,霎时吓得惨白。

    “冬梅……你……刚刚说什么?”

    “这可是我们祁国第一女将军的肉,一般人就算是想吃也吃不到呢。”南心的笑容里淬了毒一般,“就是可惜了,人在前线死的,送回来肉已经不新鲜了。”南心一脚踩在肉饼上,肉饼被她碾成了碎片。

    一想到自己刚才差点吃下的是……是她亲妹妹的肉,南薇再也忍不住,捂着胸口,一阵作呕,吐得天昏地暗。

    “南心,你不是人!” 南薇已经吐得站都站不稳了。“我自问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的存在,就已经对不起我了!我才是南府嫡女,你一个庶出的,凭什么处处比我高一头?!父亲器重你,老太君喜欢你,就连皇上,都被你的妖术蛊惑,立你为后!可我呢”南心尖笑,声音渗人。

    “我堂堂南府嫡女,却只能嫁给一个不能人事的病秧子,如果不是我自己想办法摆脱,怕是我这辈子都要守活寡!”她所谓的摆脱方法,自然就是趁着去皇宫看南薇的时候,爬上龙床成为宫中宠妃。

    “所以,你就拿南苓的肉做肉饼?”南薇心口在滴血。“她……她也是你的妹妹啊!”

    “妹妹?呵,笑话!她心里的姐姐,可从来只有你一个人!听说你被打进冷宫了,她第一件事就是来威胁我,要我求皇上放你出来。真是笑话,我南心还能被她威胁?!她就是只纸老虎,我不过是随便派人给她传了个假消息,说你已经死了,她就受不了打击出了岔子,被敌人一箭穿心,当场毙命。”

    “南心!是你害死了南苓,我要杀了你!!!”南薇像发了疯的猛兽,若不是冬梅怕她受伤紧紧抱着她,她早就冲上去和南心拼命了。

    “妹妹你这话说得不对,什么叫我害死的,她明明是被你害死的!”南心瞪着南薇,笑容要多阴冷有多阴冷。“南苓要不是想护你这个妖女,她也不会死。”

    南薇气急,破口大骂!“南心,我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妖妇,死到临头了,还在嘴硬!”

    屋里陡然响起一道男声,南薇闻声抬头,虽然她看不见,心里却很清楚来人的模样——那可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夫君,当朝皇上,封度。

    可是,从封度宠幸了南心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已经彻底死了。

    南薇觉得自己真是可悲,在穿越之前,她好歹也是一个气象学博士,怎么到了古代,竟被一个男人当做棋子捏在手心,耍得团团转。

    “皇上,求您救救娘娘。”冬梅哭着爬过去。“她……她还怀着您的孩子啊,您就算不看在娘娘与您共患难这么多年的份上,也顾念娘娘肚子里的孩子,放过她吧。”

    “你说什么?南薇她,怀了朕的孩子?”封度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震惊。

    南心见状,走到封度身边。

    “皇上,您忘了,她是能窥测天机,操控天气的妖妇,这女人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妖怪还不一定呢。”

    封度瞥了趴在地上的南薇一眼,满是轻蔑。他一脚踹开冬梅,三两步走到南薇面前,单手拎起她的衣领,咬牙切齿,眼神里都是恨意。

    “不用美人提醒,朕是绝对不会让一个妖妇生出皇子的。”

    “兔死狗烹,兔死狗烹啊!”南薇又哭又笑,心中似被有利刃翻搅,痛得她喘不过气来。突然间,腥甜上涌,南薇一个没忍住,喷出满口献血,封度躲避不及,被喷一身。

    封度嫌弃地看着自己的龙袍,越发嫌恶。

    “来人,这个女人肚子里怀的是妖孽,给我把那个妖孽棒杀了!再把这个女人丢进豺狼堆里喂狼。”

    所谓的棒杀,就是用木棍打孕妇的肚子,直到打到孕妇流产为止,是极其残忍的刑罚。

    所以,听到封度命令的时候,宫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难不成你们都想去跟她陪葬?!”

    没人敢忤逆皇上的命令。

    马上有两个孔武有力的宫女,抱着一人高的戒棍进来了。

    冬梅连忙扑过来,护在南薇身上。

    封度见状,眼皮都没抬。

    “既然她誓死都要护着这个妖妇,那就成全她。一起打,打不死你们提头来见。”

    丢下这句话,皇帝牵着南心的手,头也不回地出了冷宫。

    施刑的宫人摇了摇头,虽有些不忍,还是抡起棍子招呼下去。为了保命,他们一下下可都是使了吃奶的力气,几棍子下去就见了血。

    南薇紧紧攒着冬梅的手,没有眼珠的空洞眼眶里,竟然涌出了血泪。

    “你怎么这么傻啊,冬梅!你不必跟着我送死的。”

    “对……对不起,娘娘……冬梅没能力保护您和小王子了。”咽下最后一口气,冬梅终于软软地趴在南薇身上,结束了痛苦的一生。

    “冬梅!”

    一声凄厉的嘶喊,响彻整个宫闱,惊得寒鸦四起。

    冷风刮过,冷宫彻底暗下来,鹅毛大雪絮絮地落,没多时,便把皇宫都掩埋在一片素白之中。

    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