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1

2023 2017-08-31 15:18:21

    “苓儿,冬梅!” 南薇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端坐起来,捂着突突跳动着的胸口,半天没从前世那些血淋淋的经历中回过神来。

    一个月,已经一个月了,她重生回十岁这年,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每每从噩梦中惊醒,她都恍惚如梦。毕竟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太过玄幻,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这大晚上的,又怎么了?”有丫鬟举烛掀帘进门,将南薇拉回现实。

    丫鬟将房中烛火点亮,就见南薇捂脸拥被呆坐榻上,单薄的亵衣已尽数被冷汗濡湿,长发湿哒哒地黏成一团,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小姐可是又魇着了?奴婢这就吩咐下去,给你准备热水。”丫鬟正准备喊人烧水,床上呆坐着的那个人,总算是有了反应。

    “我没事。”因半夜惊醒,喉中干涩导致声音嘶哑,再加之精神不振,是以南薇的声音怎么听都透着几分中气不足的虚弱。

    那丫鬟虽领了命,却并没有听话退下去。

    “可……”

    南薇又怎会不知:不过是因为这丫鬟上头的主子交代了要寸步不离地监视自己,她才这般迟疑罢了。

    “下去吧。”这是不容置喙的命令。

    “是。”

    丫鬟眼白翻飞,嘴角一歪,转身就走。她的动作太大,掀翻了门口的矮凳,还暗骂一声:“该死的!”也不扶那凳子,径自出了房门。

    那丫鬟出门后,便扯着守夜丫头低声吩咐:

    “去通知夫人,今儿个七小姐又魇了,嘴里喊的还是七小姐的名字。”

    “那还要准备热水吗?”

    “呸,一个死了亲娘的庶女,也敢给我甩脸子。不用准备了,让她冻着吧。”

    ……

    丫鬟声音并不大,可是南薇还是一字不落听全了。

    她曾经失明,接触外界全靠听觉和触觉,是以她的听力比一般人要好。

    自打二夫人把这位名唤青竹的丫鬟塞过来之后,这丫鬟心中就忿忿不平,觉得兰萱阁处处透着寒酸,捞不着好。来了不倒半年,见南薇是个性子软好拿捏的,胆子就大了,打着二夫人的名头让兰萱阁上上下下听她差遣不说,对南薇这个正经的主子也是诸多怠慢,就差没将嫌弃二字写在脸上。

    但是南薇对青竹这个丫鬟的印象深刻,却绝对不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恶劣态度。

    相反,前世南薇对这个丫鬟的印象很不错。

    她甚至觉得二夫人能把青竹派来,是对她的特殊关照。

    可青竹来了兰萱阁没几个月,就被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南昭看上了,为了将青竹明媒正娶地迎进门,南昭大闹慈寿堂,传得沸沸扬扬,甚至因此耽误科举。

    这事最后传到皇上耳里,南昭被视为大不孝,此生不得入朝为官。

    想起这件事,南薇的手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

    因为前世还是她怂恿南昭,不为家族强权,勇敢追求真爱。

    南昭为了真爱抛弃一切之后没几天,他的真爱就打着南薇的名义去库房里偷了两百两银子,而后便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南昭备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整日沉醉书法,终身不娶。

    重活一世,她一定要阻止悲剧的发生!绝不能再让青竹毁了大哥的一生!

    南薇整晚未寐,第二天坐到镜前一看,眼下一圈青黑。

    “小姐你这般样子给老太君见了,她老人家又该念叨我们伺候不尽心了。”带着埋怨念叨的,正是青竹。

    “青竹姐姐放心,老太君若问起来,我就说是做了噩梦才没睡好,不会怪你们的。”

    听南薇这么说,青竹的脸色才算好些。

    “奴婢倒是不怕被怪罪,只是你也知道二夫人素来疼你,你这个样子,她会心疼的。”

    前世,南薇觉得二夫人和善,这些丫鬟每天在她耳边吹的“耳边风”,也有功劳。

    如今她听到那个名字只剩恶心。

    “别说了,们走吧。”

    青竹遏制住翻白眼的冲动,跟着南薇出了门。

    窦姨娘因难产过世之后,南薇这个没了亲娘的庶女就像是滴水入海,渐渐被人遗忘。只有老太君会时不时派人问候两句,送点衣物过来。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老太君对她都多有照佛,只不过前世老太君拦着,不许她嫁给封度,她还怪老太君偏心,不服老太君的安排,甚至要和封度私奔……如今回想起来,前世她实在是不懂事,让她老人家伤心了。

    这么想着,南薇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

    刚走到花园,迎面见一个少女被人众星拱月般环绕着,正往这边走来。

    南心!

    杀妹之仇,夺夫之恨!前世的种种在眼前闪过,南薇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南心身边的人也发现了她。

    “大小姐,您快看,那不是七小姐吗?”

    南心顺着那人的目光看过去,嘴角噙起一抹冷笑。

    她身边的人也谄媚道:

    “也不知道这老太君是怎么回事,偏偏喜欢这个七小姐。二房有大小姐您在,不论是样貌还是才学,都甩七小姐几条街。这七小姐最多也就是个陪衬鲜花的绿叶罢了。”

    南心听得眉毛飞扬,嘴角翘起,很是愉悦,不过她还是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来。

    “快别乱说话,那好歹是我的妹妹。按说她病了这么久,我合该去看看她的。”

    南心说着,远远地叫了一声。

    “七妹。”

    不料南薇竟像是没见到她一样,低头快步冲出花园。

    南心被人如此无视,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她身边的婆子也叽叽喳喳地指责南薇——

    “这七小姐生性顽劣,看到大小姐居然招呼都不打,实该好好教训教训了。”

    “是啊,大小姐,要不我们想个法子,整整她?”

    南心看着南薇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了主意。

    “身为她的姐姐,我自然有义务教教她做人的道理,不然传出去,还以为我南家的姑娘都跟她一样没家教呢。到时候丢的还是我们南家女孩儿的脸。”

    说罢,还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这个妹妹啊,真是片刻不让人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