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5

2032 2017-08-31 17:55:56

    南薇的这一声“大哥”,愣是把南昭这辈子的鸡皮疙瘩都叫出来了。

    “别,七妹,你这样会让为兄的想去死一死的。你还是正常点说话吧,就跟以前一样,打我,骂我,我都不介意的。”

    南薇:“……”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自家大哥是个抖M呢?

    南薇收拾好心情,扫了满院子的狼藉和在狼藉里站着的南昭一眼,问道。

    “大哥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那个……”南昭忙把残剑剑柄丢给跪在一旁的紫鸢。“七妹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呢,你说我们院子里的丫鬟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爷新得了一把好剑,这丫鬟居然敢给爷弄断了,如今就剩下一把剑柄,要不是爷……”

    “你又不会武功,要剑干什么?”

    “强身健体,强身健体。”对上南薇那探究的眼神,南昭说话的底气明显不足。

    而他身边,从不缺拆台的丫头。

    紫鸢实情以告。

    “大少爷说,姨娘走了,九小姐被送人后也生死未卜,他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当然,他南昭的原话是:“他一个人活在这世上,还要被彪悍的妹妹管制,活得没意思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紫鸢认为自己还是个十分体贴主子的丫头的,至少没有把最致命的那句话说出来。

    而南昭现在只想掐死这个“体贴”的丫头。

    “七妹,你别听紫鸢这个丫头瞎说,你看我像是那种不自爱的人吗?”

    南薇的白眼还没翻出来,紫鸢已经抢白了。

    “是,大少爷您当然‘自爱’了,嫌上吊自杀死状太惨,投湖吧,又嫌湖水臭,服毒吧,又嫌搞毒药麻烦,看着那戏本子里有自刎的戏码,便学里面的将军也要拿剑抹自己的脖子。”

    “紫鸢,你这丫头,越来越放肆了!不管管你你都能爬到主子头上去了!”南昭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难得地拿出了大少爷的魄力来。

    众人都翘首以待,想看看这个大少爷,会怎么“管”人。

    就连当事人紫鸢,不仅没有一点被主子罚了的紧张感,相反,她隐隐还觉得有点小激动:她家主子终于知道在丫鬟面前立威了。

    紫鸢这份高兴劲儿还没起来,就被南昭一句话给压下去了。

    只听他说:“罚你今天不许吃饭!”

    南昭说得气势汹汹,自以为威力足以震摄天下,胸腔中充盈着从未有过的豪迈。

    这种感觉真好,真该好好体验体验,还是过两天再寻死吧。

    南昭如是想着,他的寻死大业,就这样又被搁置了。

    这场闹剧,以紫鸢一脸哭笑不得地领罚之后告终。南昭心里虽然有一百个不乐意,但南薇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他也不好动手赶她,只能看着南薇登堂入室,命人将他藏在床底下的绳子,塞在枕头底下的剪刀,书桌里的匕首,甚至是衣柜里面的半包巴豆,都被搜了出来,缴灭充公。

    看到那包巴豆的时候,南薇也很是无语。

    大哥藏这么大一包巴豆想干什么?拉死自己吗?

    自从窦姨娘死了之后,南薇身边的人,就被二夫人以各种理由换得差不多了,东厢这边倒还算平静,因为南昭到底是少爷,房里的小厮居多且都是大小就买断了身家,卖身契都在南昭手里。剩下的丫鬟,也是像紫鸢这样的,生前伺候窦姨娘,后来被调到东厢来的,是以这房里的人,二夫人不方便,也不敢大肆地换人。

    是以南薇吩咐下去之后,东厢里的下人还算听话,忙里忙外地很快就收拾好了。

    南薇看着书桌上刚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书稿,随意翻开了一本来看。

    扉页上《奇闻异事录》南昭注几个字很是显眼。

    南昭有个理想,他不仅想死,而且想死得轰轰烈烈,为后世传颂。所以他一直立志成为向欧阳先生那样的大文豪,至少在死之前也要给后世留下一个可供瞻仰的东西。

    这些都是前世南苓告诉南薇的,前世南薇和南昭关系一般,南薇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南昭的事,如今她记忆里的这些琐碎细节,都是南苓叨叨念,她被迫听,才晓得的一点零碎。

    如此想来,自己对这个长兄还是知之甚少。至少她以前就不知道,她长兄文采斐然,想当“文豪”也不是痴人说梦,而是真有几分本事的。

    至少这天马行空,一本正经胡诌的文笔,可不是一般人能学来的。

    “我知道我很有才,但是你也没必要眼睛都看直了吧。”

    南昭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稍微收拾打扮一下,倒还是有几分风流才子的韵味在。此刻,他倚在门口,双手环胸盯着南薇,看上去云淡风轻,其实心里紧张得要命。

    万一这个老是喜欢和他抬杠的妹妹把他的文贬得一文不值,他……他会想死的。

    “大哥,这《奇闻异事录》很有意思,你怎么只写了一章就没写了呢?”

    那句很有意思让南昭眼神一亮,可南薇后面的话着实戳到他的伤心处了。

    “唉,自打姨娘过世之后,与我说故事的余嬷嬷便被二夫人赶走了,丫鬟们足不出户什么都不知道,我呢,空有环游天下之心,却无离家出走之力。这般想想,人生还真是没意思,我还不如去死一死。”

    南薇:“大哥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可缠着余嬷嬷给我说了很多故事,知道很多大哥你听都没听说过的奇异。”

    南昭眼前一亮,看南薇就像看救命稻草,不快一扫而空。

    ”真的吗?“

    南薇的眼睛弯成一道小月牙。

    ”我还能骗大哥不成?“见南昭来了兴趣,南薇拉着他坐下,提笔在纸上寥寥几下,画出一片山脉来。

    “听说啊,有这么一个地方,那里四季如春,花开不败。山脚下鲜花满地,山顶上却白雪皑皑。那边还盛产玉石和银器,那里的男人制银,女人当家,男人必须要听从女人的安排。”

    在南薇说出“四季如春,花开不败”那四个字的时候,南昭就已经被迷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