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97章 她的软肋

2014 2017-08-31 19:38:13

    送走一人一熊,洛辰回到西佑院收拾残局打扫卫生。得了空,洛辰也没闲着,上清派得天独厚的灵气,是万万不能浪费的。与穷奇之间的战争,分秒必争。差之毫厘,便是生死之别。

    关好门窗,洛辰潜心修炼,尽情汲取着天地灵气。呼吸由促转缓,心跳放空,意识随着内力逐流,不断模糊……

    身体,似在空中飘荡,酣畅而愉悦。她听着自己呼吸,心跳……不对,还有一股气息,在她周围涌动着,若有若无若隐若现,透着丝熟悉,却并不害怕。可是,她很确定,这股气息,并非欧莫兮的。

    奇怪,除了欧莫兮,还有谁能让她如此放松防范。

    洛辰睁眼睛,四周白雾一片,眼睛所到之处无法视物。身体,很是困倦,她重新合上眼睛沉睡漂流,可那股感觉却愈发明显。

    它好像有了呼吸,正在肆无忌惮的盯着她,温和的感觉荡然无存,甚至透着暴戾。洛辰猛然惊醒,却如何也睁不开眼睛。

    “是你?”言语中,难掩的惊慌。

    一股黑影,将洛辰笼罩住,“阿辰,好久不见。”

    声音,没有往昔的嘲讽,温和而有耐性,却让洛辰起了鸡皮疙瘩。这是上清派,妖魔鬼怪的禁地,山门有重重结界,它却视若无物来去自如。与他相外久了,洛辰自然明白,他若玩心越重,她承受的后果会更惨。

    心,控制不住战栗着。洛辰试图稳定呼吸,良久才道:“你来做甚?”

    “外面挺无聊的,来看看你。”穷奇心情似乎真的很不错,目光落在洛辰的脸上,“是上清派的水土养人,还是欧莫兮将你照得的好。啧啧,你比以前更美了。”

    洛辰很厌恶他的目光,居高临下的盯着猎物,锋利的目光轻而易举将她剥丝抽茧,让她赤果果呈现在他面前。这种羞辱,比尊严践踏在地上,更让她难堪。

    “哟,不乐意了?”手,轻轻按在她巴掌大小的脸蛋,指节一寸寸滑过她的肌肤。

    洛辰浑身僵硬却动弹不得,强忍怒气道:“当然不乐意!”

    “阿辰,你可真是忘恩负义的东西。”她的抵触,非但没惹怒他,反而更得意了,“你该好好感谢我,若非我伤了那几个老废物,你在上清派将会寸步难行,岂能有现在的身份跟地位,让你不可或缺。”

    洛辰相当无语,“莫非,我还要谢谢你不成?”她是用自己的命铤而走险,赌回来的。

    双手,握住洛辰衣衫,撒裂声响起。他清冷的目光居高临下俯视着,“你这二两肉的残破身体,若非有我的心血滋养着,你早已经发臭腐烂。”找到撑腰的,她脾气越来越大,真是永远都学不乖的废物,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尾巴翘上天了。

    重重的身体压在身上,洛辰很是反感,却耐他不何。以卵击石之事,只会却遭来他更疯狂的报复,她没有必要再做。

    她丝毫不怀疑,他那不可理喻的变态之举。猫捉老鼠的游戏,他总是乐此不彼。现在的上清派并非穷奇的对手,若镇压穷奇的阵法再找不到修复的良策,破毁恶鬼出是迟早之事。

    说句不好听的,穷奇当前最聪明并保障的做法是,把上清派全灭了,没了威胁破阵只是迟早的事。可是,他偏偏反其道而行,真不知是他太自负,还是活得太久无聊到只能用猫捉老鼠的游戏来打发时间。

    “你到底想如何?”她看不见他,却清楚地感受到他放肆的目光,在打量她发凉的身体。两具太过熟悉对方的身体,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她羞忿害怕,沦为他的某种工具,没有一丝丝尊严可言。

    对手太弱,穷奇实在提不起兴趣,“想你好好露一手,把那几个老废物治好了,在上清派站稳脚跟,然后调转枪头来对付我。”手掌捏住她的脸,饶有兴趣道:“人世间丑恶太多,这张美丽的脸不该这么快消失。消失了,就不好玩了。”

    “是生是死,我自己说了算。”洛辰猛地用力,瞪大眼珠子望向他的方向,“我不是你的傀儡玩具,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别忘了,你现在也威胁不了我。”

    “找了上清派做靠山,翅膀硬了。”她凶狠的架势,他还真没放在眼里,只觉得更有趣了。翅膀更了,折了便是!

    “你用阴胎欺骗我,现在阴胎没了,你还想威胁我?”想到此事,洛辰更是愤怒,无耻之徒。

    瞧着她愤怒的模样,穷奇反被逗乐了,“你可真会颠倒是非,我何时说过你怀孕了,是你自己到处嚷嚷自己怀了阴胎,还拿它来威胁我。”

    “……”洛辰怔了,好像他是没说过,可他却使了伎俩让她误以为自己怀孕的,让她闹了大笑话。不对,诊出她怀阴胎的是麻婆胡姑,而麻婆分明是他的傀儡,可他竟然抵赖了。

    不得不承认,他的伎俩确实高明,连欧莫兮都骗过了。

    “投靠了上清派,连亲爹都不要了。”穷奇轻轻哼了声,哪壶不开提哪壶。她的软肋太多,他何须用阴胎来蒙骗她。

    洛辰脸色顿时惨白,“你将我爹怎么样了?”不可能,她明明问过欧莫兮,驻守在瀑布涯的上清派弟子有过飞鸽传书,她爹平安无事。

    “你不会觉得,区区几个虾兵蟹将守在那里,就天下太平了?几个老废物我都没放在眼里,你也别再为自己的懦弱找理由”

    洛辰不说话。没错,阿爹是她的软肋。可天下再大,她若再不强大起来,就算随时随地把阿爹带在身边也没用,他若起杀意仍是像捏死只蚂蚁那么简单。逃避,根本不是办法。

    “你想杀我阿爹,现在的我阻止不了,可这份仇我会算的。”

    穷奇拧她的嘴角,确实长胖了,肉嘟嘟的,“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么样报仇的。”

    洛辰沉默,恨得牙痒痒。

    粗厚的手掌,摁在洛辰腹部,力量重重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