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02章 荒诞的记忆

2022 2017-08-31 19:43:57

    五星以人肉之躯,承受并转化着灵气。随着越来越强悍的灵气,五人逐渐承受不住。灵气的凶悍,远比他们想像中强数倍,修为逐渐耗尽连身体亦无力再承担。可是谁也没想到放弃,一旦放弃,便是搭上十几条人命,谁也输不起,哪怕粉身碎骨。

    很快,修力相断耗光的他们,嘴巴眼睛耳朵相继渗血。五星命悬一线,而洛辰身上的焰火却呼呼燃烧的沸腾。阵法外面的张茵,不停撞击的阵法,想将他们救出来,可阵法却固若金汤。她语带哭腔,不停地哀求着张亦庭,“爹,您快救救大师兄他们,否则来不及了。”

    摘星阵的利害之处,张亦庭再清楚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条路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生死只能听天由命了。

    “爹,我求求您了。”张茵连哭带喘,扑到张亦庭身上紧紧扯住他的胳膊,“爹,救救大师兄他们,他们快不行了。”

    “阿茵,并非我不想救他们,而是阵法一旦启动便被封印,他们根本出不来,如今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张亦庭再心急如焚,可他是上清派的掌门,不能失了威严,神情肃穆道:“来人,把她拉下去!”目光,紧紧盯住燃烧的赤焰。来吧,让他见识见识上古赤焰的威力。

    几名弟子上来,强行将张茵拉了下去。

    赤焰烈烈焚烧着穷奇,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她紧盯着他,眼眸中透着玉石俱焚的恨意。

    “啪”,穷奇的脸在烈火中,崩了条裂缝。

    “啪……啪……”没过多久,裂缝再崩 ,一条,接着一条。

    容颜不停斑驳,“砰”地一声巨响,穷奇在赤焰中化为灰烬。那一瞬间,丹田打开的无底洞,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闭。洛辰试图运起灵力,嚣张的烈焰逐渐被控制。

    焚火之后,身体一改之前的萎靡,犹如醍醐灌顶轻松透通,感知跟听力被重新打开。她愕然发现五星的思维跟体力即将崩塌,星阵岌岌可危。来不及多想,她立即运起灵力,顺着星阵脉线将体力的灵力渡进他们体内。灵力,被赤焰燃烧之后,带着至纯致精的治愈之效。

    一场及时雨,滋润着龟裂干涸的土地般,在悄然治愈他们的身体。五星忙稳住心神,配合着涌进体内的灵力,各自收回维系星阵的法力。

    术法毕,摘星阵结界消失,天穹之境被合上,九霄灵气切断。

    张茵推开同门师兄弟,朝着欧莫兮奔了过来。她跪在地上,向前扶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脸色因紧张而惨白,“大师兄,你怎么样?”

    欧莫兮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到张脸,是洛辰紧张而担忧的容颜。她没事,就好。

    眼前一黑,他倒在张茵怀中晕了过去。

    其他师兄弟,已纷纷倒在地上,晕厥过去。

    张亦庭疾步向前,手搭在钟远平的腕上。钟远平脸上血迹斑斑,他被粗犷的灵力伤了五脏六腑。阵法之外,张亦庭看得再清楚不过,洛辰的心神被某种东西打乱,摘星阵失衡危机重重,加之他们的身体承受不住过重的天地灵气,性命不保是必然,可现在从他们的脉搏来看,身体虽虚弱不堪,却并没有性命之忧。

    目光,落在洛辰身上。是她吗?钟远平体内,残存着一股并不属于上清派的灵力。

    他转身探向楚雄的脉搏,同样找到了残存的灵力。果然是她,是她用自己的灵力,在治愈他们。

    洛辰站了起来走到欧莫兮身上,身体蹲了下去。

    “你走开!”张茵生怒地一把推开她,“都是你,大师兄才会变成这样。”从小到大,他都是坚强到无懈可击,而如今却危在旦夕,是那么脆弱不堪。

    洛辰阴着张脸,见张茵不依不饶喋喋不休,于是推了开她一把。她没用力,却将张茵生生推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确定欧莫兮还有呼吸,没有性命之危,洛辰才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西佑院,将院门关上。

    张亦庭吩咐门下弟子,把晕迷的五人送回房间。凝重的眼神,久久盯着西佑院朱红色的紧闭大门,那赤红色的火焰,仍在他脑海燃烧着,经久不息。

    身边弟子陆续散去,肖红给张亦庭添了件披风,“今天这事确实诡异,莫兮他们算是从鬼门关把命捡回来了。”光是想想,后脊梁骨还直冒冷汗。

    “夫人。”张亦庭握住她的手,语重心肠道:“她或许是上清派的希望,可亦是上清派的灾难呀。”这柄双刃剑,一旦没控制好,将会害已害人。

    “她到底是谁?”肖红浑身泛起疙瘩。她是只行尸,却绝非仅仅是只行尸。

    张亦庭抬头,望向繁星点点夜空,“今夜之事,不能从上清派流传出去。”他在窥视星迹,想要从中找出蛛丝马迹,可究竟要找什么,自己也一头雾水。天地万物,皆有其源。她身带赤焰,如此特殊的存在,星迹必有其踪。

    “我会吩咐下去,没有你的允许不得私议此事。”

    张亦庭眉头紧蹙,转身与肖红一并离开。

    西佑院悄然伫立在僻静的夜空之下,在晕暗的月光,拉出长长的影子,死寂的夜空透着股阴凉之气。

    洛辰回到床上,僵硬的身体“砰”地倒在床上。被烈焰燃烧过脑海,杂念化为灰烬之后,记忆在这寂寥的夜逐渐清晰起来。

    这次,她能感受到火焰在身上燃烧的滋味。存亡之际,她隐约能察觉到有股力量在身体深处爆发,可事后却怎么也追溯力量的来派。洛辰呆滞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她到底是谁?她从另一个世界来,却被穷奇变成了行尸,可笑的是身体还能自燃,更诡异的是她看到了些不该存在的东西。

    烈焰燃烧时,她看到的不仅是穷奇,还有欧莫兮,以及她自己。是的,是穷奇而非穷奇,是欧莫兮而非欧莫兮,还有她,绝对不是自己。

    短短闪过几个片断,长得如出一辙的脸,她甜蜜地亲吻了穷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