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03章 收尸为徒

2365 2017-08-31 19:44:22

    荒诞的一幕,洛辰觉得自己快疯掉了。头痛的她揉着太阳穴,脑海中却一遍遍闪现着她跟穷奇亲密接吻的画面。那时的穷奇,嚣张而恣意,望着她的眼神满是宠溺,与现在冷血残酷的他压根是判若两人。

    “唔……”胸口突然针扎般痛,洛辰身体缩成团,手紧紧压住胸口。液体,悄然滑过脸颊。

    莫名疼痛消失后,洛辰擦了擦脸,愕然发现满手的泪痕。

    “真是变态。”洛辰哭笑不得。或许是摘星阵太过诡异,六人加上穷奇的神识错位产生的幻觉,否则根本解释不通。穷奇,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变态,他数次欲置她死地,却一次次的放过她。这次亦是如此,他吸了她的鲜血跟修为,她本是在劫难逃会,浩瀚而汹涌的灵气会将她化为灰烬,可关键时候她体内的丹田被打开。被穷奇夺走的修为,竟然悉数冒了出来,将汹涌的灵气化为已有,收纳进丹田之内。

    丹田之内有什么,竟然能收藏如此多的灵气,洛辰是想不明白,那邪乎玩意就像上清派的捉妖袋似的,气吐山河收纳自如。吸收的灵气,已跟她融为一体,至纯的灵力能治病救人祛除戾气。这对穷奇而言,绝非好事,可他却精心布了个局,让她死里逃生。

    这次诡异之事,她隐约觉得跟上次穷奇突然重伤她腹部有关。或许,他在她的丹田处,做了什么手脚?

    头痛欲裂,洛辰实在无法捉摸穷奇的心思。不管他玩什么阴谋,自己走一步算一步便是。

    冷静之后,洛辰洗干净满脸的鲜血,换了套衣服走出西佑院。

    苍穹,被剥夺众多灵气之后,黯然失色,月华惨淡。洛辰踏着月色,往天浴池而去……

    **********

    冗长一觉,欧莫兮醒来是已经翌日清晨,身体乏力沉重却没有大碍。洛辰用自己的灵力,治愈了他的伤。

    欧莫兮起身,坐在桌边喝了两杯水,思绪才清醒过来。断断续续的画面,闪过脑海,让他错愕不已。摘星阵时,他看到的并非是梦,而是洛辰残缺的记忆。他与穷奇打过交道,可面对的只是他的神识戾气,并未到庐山真面目。若没有猜错,他在摘星阵中见到的那个男人,便是穷奇。只是为何,洛辰会与他相恋?

    她与穷奇,到底是什么关系?

    推开房门,欧莫兮去了隔壁钟远平的房门。钟远平仍未苏醒,身体同样并无大碍。他检查了其余三位师弟的情况,才安心下来。

    其余师兄弟从练武堂回来,见到欧莫兮醒来顿时喜出望外,“大师兄你可总算醒了,师父昨天可担心你们了,足足守了一夜,早上才离开的。”

    张茵满心欢喜,刚要挤向前,却听到欧莫兮在问,“阿辰怎么样了?”

    喜悦之情,僵在脸上,心从云端跌落到谷底。阿辰阿辰,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不要太过分了。

    “我们一早就去西佑院了,可是不见阿辰的影子,师父已经派人找了。”

    师兄弟喜悦言于表,说话声音大了些,钟远平等人都陆续被吵醒,晕晕乎乎走出房间。欧莫兮将钟远平唤到一旁,低声问道:“昨日摘星队施术时,你可有听到什么或者看见什么?”

    钟远平想了想,“除了察觉到洛辰意识紊乱,并未听到什么见到什么。大师兄,莫非你听见看见什么?”

    欧莫兮摇头,一脸疑惑道:“我好像隐约听到了声音,却并未听清楚。”他看见自己,穷奇,洛辰,而其他人却听不见看不见,莫非这残缺的片断,只有相关之人才可见。如此也好,在秘密查清楚前,越少人知道越好。穷奇与洛辰,祖师爷山洞的烈焰与神秘女子,或许追根溯原才是破解穷奇破世的方法。

    “大师兄修为比我高,能听见看见也不足为奇。”钟远平并未多想,而是担忧各门师叔伯的安危,“摘星阵法既已成功,阿辰应该能救人了吧?”

    欧莫兮等人找到天浴池时,脸色蜡白的洛辰沿着天浴池石阶一步步踏上来,而池水中飘浮着几道人影。

    她走路不稳,岸边的张亦庭扶了一把,肃穆的国字脸难掩激动情绪,“阿辰姑娘,谢谢你仗义出手,此大恩大德我张某铭记于心。”

    洛辰擦去额脸的汗水,强行挤了抹笑容,“张掌门不必挂怀,大敌当前我们不分彼此,共度难关。”

    见到欧莫兮等人赶来,张亦庭吩咐道:“莫兮,送阿辰姑娘回西佑院休息。”语毕,他与弟子们一并入池,七手八脚将师兄弟门捞起来。

    灵力损耗太多,洛辰的精神很差,欧莫兮一路护送她回西佑院。冒着生命与天争来的灵气,为救上清派各门的主事,全耗光了。

    洛辰足足养了三天,才缓过气来。以一己之力救了上清派一众人性命,短短时间洛辰在上清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天天被人好吃好喝伺候着。

    张亦庭自天浴池捞人后,在藏书阁足足闭关数日,不吃不喝连门都不让进。出关后,他召集各门商议,足足花了半天时间,紧接着传召了欧莫兮。

    数日不见,张亦庭精神不济,脸颊瘦削,顶着两只黑眼圈,神情却一如往日的严峻,“你各位师叔伯的伤好得七七八八,这次的事多亏了阿辰姑娘。刚才我跟他们商量了许多,阿辰既已留在上清派,且我们目的都为消灭穷奇,自然要共商制敌之事,不该是一盘散沙各自行动。我想将阿辰收入门下,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留下,上清派对外界也算有交代,你意下如何?”

    捉妖师,收行尸为徒,这简直荒谬,传出去会被天下道派耻笑,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消息太过突然,欧莫兮一时哑然了。

    “这事确实唐突了,本是万万不可能的。为师很清楚此举会让上清派蒙羞,而我将成为上清派的罪人,愧对列祖列宗。可经过这次的生死劫,有些事自然有看透了。若穷奇破世,人间将成炼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能诛灭穷奇,牺牲上清派又如何,我愿意当这千古罪人。”

    张亦庭神情凛然,却又透着悲壮的坚毅。他打心底一万个不愿意,却又顾全大局,这是他身为掌门人的责任与担当,更是胸襟气度。

    “我想,阿辰会很高兴的。”欧莫兮欲言又止,到嘴的话却终是没说。

    张亦庭自是看得明白,知道他的疑虑,语重心肠道:“莫兮,为师这些天夜观天象,星宿变幻莫测,凶吉相辅相成。万物相生相克,灾星凶相嚣张,可吉相隐约却蕴藏燎原之势。我想,既是燎原之势,可见并非是阿辰或是你或我个人之事,而是联合天下道派之势,方能燎原。不管再难,阿辰这个名份必须给,给了她交代,我们才能做天下的表率,才能统领大家齐心协力诛灭穷心。阿辰既然能改变我们,相信她也能改变其他道派对她的看法。”

    悟透名誉生死,方才看清世间万物。